眯眼书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春光锦 > 第16章 致命威胁

第16章 致命威胁(1 / 1)

沈初夏有那么一瞬宕机,不是因为他说话的内容,而是他说话的声音,低而不沉,温和清润,如弓弦擦过大提琴低醇而魅惑,怪不得上次他一句话都没说。

这谁受得住。

“嗯?”他扬眉。

“哦哦。”

明明他什么也没表示,可是沈初夏就是感觉到了,要是她今天不讲个笑话,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门的致命威胁。

神啊,上次讲什么笑话嘛,自己挖的坑只能往下跳了,她清咳一声,“话说有一天,某人……”

‘致命’公子垂眼,拇指娑着杯沿,像是不耐。

有什么地方不对嘛,沈初夏心惊,总感觉下一秒有大刀架到她脖子上,哦,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端起酒壶给他杯子加满酒,放下酒壶又给她夹菜。

他的拇指终于停了。

她的小心脏啊!拍拍心口继续小笑话,“某人请朋友吃饭,估计朋友吃多了,走在大街上不停的打……”

‘致命’公子望向她。

又怎么了?沈初夏戛然住口,眨了下眼,意思是问,公子,是笑话不好听吗?

季翀肩膀微动。

沈初夏忽然意识到,男人恣意而又矜贵的坐姿真像一副静止的水墨画。

不对,等等,他的肩膀……忽然明白了,沈初夏赶紧绕到矮几后,小手捶上他宽阔的肩膀,那种到处找她刺的感觉消失了。

沈初夏在他后背无人角落,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麻烦。

季翀头微转,“不满?”

“没没没……”沈初夏吓得连连摆手,她才不会跟小命过不去,赶紧继续讲笑话,“不停的打嗝:‘呃、呃、呃’,前面有个妇人抱着小孩,小孩趴在母亲肩头,奶声奶气的接了一句:‘曲项向天歌’路上行人都笑疯了,只有某人憋着不敢笑,差点憋出内伤,公子,你说好笑不好笑?”

一点也不好笑,五月天,房间冷得跟春寒料峭一般,沈初夏从没像现在这样尴尬难受,为了不让气氛僵住,她没话找话。

“咦,公子,桌上这么多菜,你怎么不吃呀!”早点吃完,她好开路。

沈初夏叽叽喳喳,引得季翀转头斜睨。

“嘻嘻,公子……”某人假笑。

季翀眉梢一动,放下酒杯,夹菜。

沈初夏的心思都在外面,她还要找姓尤的确认进大理寺狱的事,捶着捶着,叽喳声没了,节奏也不对。

季翀嘴角微翘。

她实在等不了,轻手轻脚绕到矮几前,“公子,我……还有点事,要不……下次请你吃饭?”

又是下次请吃饭?季翀抬眼,望过去。

一眼深邃。

猝不及防,沈初夏吓得心跳漏了一拍,实在怕姓尤的跑了,挤出笑容,“那……那小民就先……离……退下了。”

说完,也不管他什么反映,转身就往外,门,一拉就开了,内心一松,转头一笑,“谢谢公子。”

这次真诚多了。

季翀垂眼,凉薄唇角上扬。

出了门,沈初夏就跑,边跑边祈祷姓尤的千万不要走,可惜还是迟了,那个包间已经被别人包了。

在古代,除了中人,都没办法联系,沈初夏急了,她要是再去求姓乌的,那家伙肯定狮子大开口,小跑急追,直奔门口。

半道被人撞了一下,肩膀和心口疼得要命,倚在墙边缓气,寻找刚才撞她的人,七拐八扭的过道上,人来人往,根本看不出是谁撞的她。

真是倒霉。

她要追姓尤的,一缓过劲,连忙奔向门口,却被官兵堵住了。

人行道上的人都被突然而至的官兵吓得哭爹喊娘到处乱蹿。

“官府办案都站到一边,官府办案都站到一边……”过道七拐八扭,两旁边瞬间站满了官兵,长长的,都见不到头。

沈初夏被官兵拦在身后,心道,看来这下只能求姓乌的了,下意识揉揉刚才被撞的心口,揉了两下觉得不对劲,什么时候,她衣襟内有手帕了?

混乱中,她拿出看一眼,雪白的帕子,什么绣花都没有,像是这个时代男人用的。难道是刚才相撞之人落下的?

衣襟内呀,那得撞得多巧才能撞到衣襟内,沈初夏摇摇头,刚要随手扔掉,不远处,十字拐道一边几个官兵押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

而十字拐道另一边,被人簇拥的贵公子缓缓而来,锦衣华袍,面容英挺隽逸,身姿笔直,犹如行走的水墨画,矜贵清冷的模样令人望而生畏。

她听到人群抽气声,“摄政王殿下什么时候回京了?”

沈初夏脑袋一嗡,这男人不就是她连闯两次的贵公子吗?知道他身份贵,没想到贵到这种程度,竟是只手遮天的摄政王季翀。

小兔子所讲的那些关于他的传说立刻浮到脑海,传说都离不开八个字‘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她在死亡边缘走了两趟?

老天,他居然回来了,那……那沈锦霖还有救吗?沈家逃命还来得及吗?

像是感知到了什么,那男人目光微转。

茫茫人群,沈初夏觉得他未必能看到她,但她还是紧张的低头垂眼,心跳如雷,下意识把白帕子塞进了袖袋。

“带走。”枳实大手一挥,护着殿下离开。

人群屏息凝气,一动不敢动。

那个矜贵男人终于走远,官兵撤退。

人群终于又活跃起来,“刚才抓的那个人是谁,摄政王悄然无息回京就是为了他吗?”

“他是何方神圣,竟让摄政王亲自来抓人……”

“是啊,他是谁……”

……

没人知道被抓走的中年男人是谁?沈初夏当然更不关心,这些事跟她无关,她跟着人群终于出了私菜坊。

门口,元韶安等人连连迎上来,“夏儿,夏儿……”

“有看到尤狱吏吗?”

元韶安点头,“看到了。”

沈初夏急问,“有让人跟着吗?”

元韶安没吭声,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小兔子得意的叫道,“我让小手下跟了,不过你得给他跟路费。”

老天爷,沈初夏欣慰的点头,“钱不是问题。”

庆幸小兔子机敏的同时,她意识到元韶安、沈得志与久混江湖的小兔子之间的差异。

尤狱吏果然不是盏省油的灯,沈初夏花了三天时间才堵住他,“沈小哥,不是我不帮你,那天在私菜坊你也看到了,摄政王殿下抓了要犯关在大理寺,现在我怎么敢把你放进去。”

read3();

最新小说: 被炸死后:姑姑她今天听话了吗 农家长姐:我有十亿空间物资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风从红河来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人在星际:国家给我分配了对象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快穿之女配专业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