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急(1 / 1)

沈得志看了眼胖哥,意思是他有身手。

小兔子摇头,“除了胖哥,我们还人多,还有会动脑子的夏小哥。”

他们是一个有文有武分工明确的江湖混混,关键是带头人有脑子,他们几乎没走弯路。

几人都赞同小兔子的分析,都觉得未来可期。

只有沈初夏内心没底,赌,这种概率十有八九会输,她在取巧中等待运气。

运气不错,半夜时分,那个赔率胜算不高的相扑选手赢了,很多人捶胸顿足,都骂那个常胜的相扑手,怎么就让他们输钱了。

沈初夏暗想,如果在不设赌局的情况下,那个常胜的相扑手未必会输,但设了赌局,即便他想赢,相扑社的老板也不会让他赢。

实际上相扑社与这一带茶寮是一体的,他们联手操控着投注比例,什么样的情况下输,什么样的情况下赢,早就内定好了。

沈初夏怕下赢注的钱不够赔付输注,她赌的是这个运气,而不是相扑手。

侥幸博成,终于凑到五十两。

“老天爷……”几个半大小子,看到银晃晃的五十两,惊讶的直捂嘴。

“今天晚上我们不回去,就住附近小客栈。”夜已很深,离住的租院还有好几条街,实在太危险。

折腾一天,半大小子们也累了,听说住客栈都很高兴,而且沈初夏还找了个环境不错的,他们更高兴了。

过来迎接的元舅舅有些心疼钱,不过钱都是侄女赚的,他把话压下去,“那我先回去。”

沈初夏没让他走,请他和胖哥一起值夜,元柄堂这才发现侄女做事细心紧慎,一句多话没讲,给大家值夜。

每二天一早,大家醒来时,发现沈初夏坐在门口石槛上,都不知坐了多久,肩头都有露水。

元韶安内心一动,“夏儿……”她是个小娘子呀,舍不得,连忙蹦到她身边,关切的问:“怎么啦?”

沈初夏微微一笑,“没事,早醒让舅舅睡一会。”

“你……有心事?”

沈初夏确实有心事,但是作为领头人,她不能表现出来,“没有。”站起身,“咱们去吃早饭,早饭过后,有任务分给大家。”

“咦,不是去见那个姓乌的吗?”

不知为何,她沉静的态度,让昨天晚上赚到五十两的高兴劲瞬间没了,大伙都规规矩矩跟沈初夏到客栈前堂吃早饭。

吃完早饭,大家都等跟沈初夏去见乌竹,给她撑场面。

沈初夏却道:“不急。”

上次,小兔子进去没一会儿就见到乌竹,沈初夏一直放在心里,而且见面之后,以她观人经验,乌竹绝对不是盏省油的灯。

五十两是最终能见到便宜爹,还只是开门砖,对于沈初夏来说很重要,如果只是开门砖,那他们几个小子可能就是乌竹耍着玩的对象。

如何不让乌竹牵着鼻子走,她要好好琢磨一翻。

“小兔哥……”

“夏哥儿。”小兔子连忙附到沈初夏身侧。

她在他耳边轻声道,“召集几个跟你一起碰瓷的小兄弟,让他们……这样……这样……”

小兔子听的连连点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好,那你小心。”

小兔子领着任务高兴的跑了。

“韶安,你过来。”

元韶安也领了任务,“这样可以?”

“需要你使出浑身解数的时候了。”

元韶安点点,“只要能见到姑夫,没问题。”

“小宝哥你把窑子附近的地形、几个门……”沈初夏继续布置任务。

“行,没问题。”沈小宝也领任务跑了。

沈得志一看大家都有事做,“夏儿,那我呢?”

“你先不急,等小兔哥回来,有事给你做。”

“哦。”有事做就行。

今天早上,沈初夏让元舅舅到窑子附近出摊,等她布置好大家的事,元舅舅带着家伙什到了,她把银子藏到了元舅舅身上。

“卖完早饭,你就还住到这个客栈,一定要小心。”

元柄堂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好,你放心。”

沈初夏这才慢悠悠上了街道,身后跟着白白胖胖的胖哥,一路走一路逛,好像富贵闲公子。

一连两天,人群中有人盯梢,实在没发现什么,回到某处,“爷,第一天,两人跟着沈小哥,今天就只有胖哥,他打发那些小子干活去了。”

“都什么活?”万立山问。

“有打听人的,有打听窑子路段的,杂七杂八都有。”年轻人说:“不过都跟我们没关系。”

万立山若有所思:“没想到这小子找个人这么紧慎,我还是小看了他。”

年轻人说起另一个话:“爷,摄政王悄悄进京,是为了那个东西吗?”

万立山脸色一沉,“肯定的了。”

“那我们怎么办?”

万立山神情紧凝:“先不动,让我想想。”

“是,爷。”年轻人转身出去。

万立山喊住他,“让人盯一下那小子成了没有。”

年轻人愣了一下,没想到主人对那小子这么感兴趣,“行。”

乌竹以为少年要很久才来找他,没想到才过了五天,他就又来了,进门时,只让她一人进。

元韶安他们个个慌了,“夏儿……”

沈初夏伸手,“别慌,按我说的一步不要错就行。”说完,理了一下衣角,干净白净少年从容踏进了脏乱不堪的窑子。

逆光中,她小小背影竟像参天大树承起风吹雨打。

“五十两齐了?”乌竹抱着窑姐儿歪在榻上。

“还差些。”沈初夏拱手:“听说摄政王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怕没机会见到爹,还请乌老爷帮帮忙。”

“帮忙啊……”乌竹几分笑意的双眼油滑奸诈,“不是我不肯帮,大理寺狱卒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就算见到,大理寺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要不怎么请神通广大的乌老爷帮忙呢?”

“哈哈……”乌竹在马屁声中松了口,“那你有多少银子?”

“二十三两。”

“这么少?”乌竹脸寡淡下去。

“实在没办法……”

二人打机锋,一来一往,过了数招,最后,姓乌的终于答应安排她与大理寺狱卒见面,“我先按排你跟狱吏见面,至于能不能见到你爹,那就看对方了。”

“多谢乌老爷。”沈初夏行谢礼。

乌竹使了个颜色,他手下上前,“银子拿来。”

沈初夏从袖袋里掏出三两,掏时故意翻了袖袋,除了三两,什么也没有。

乌竹马上变脸,“打发要饭的?”

read3();

最新小说: 被炸死后:姑姑她今天听话了吗 农家长姐:我有十亿空间物资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风从红河来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人在星际:国家给我分配了对象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快穿之女配专业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