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下注(1 / 1)

万立山豆子眼一眯。

沈初夏也盯着他:“万老板,今天晚上我发现你对竟争对手好像并不太在意。”

万立山眼眯的很紧,一股杀意扑面而来。

沈初夏轻扯嘴角,“我只想拿钱见我爹,拿到银子以后,我谁也不认识。”

二人相视。

一个久经江湖的油滑老手,一个初生牛犊无惧无畏。

“你很聪明。”

“还很惜命。”

最后,沈初夏拿到了二十两,离五十两还有大半距离。

“夏儿,还有机会让胖哥去赚钱吗?”元韶安以为大表妹多养一张嘴,没想到一转身竟赚到二十两,让他们这些小子想都不敢想。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元韶安没听懂,再问,大表妹就不肯说了。

深夜静悄悄,大相社瓦栏,年轻人问:“爷,见到人了吗?”

万立山摇头,“幸好那小子闹了一出,要不然今天我们可就……”看到摄政王季翀出现的那一刻,他差点吓死。

“那现在怎么办?”

万立山没吭声,沉默很久。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沈初夏在沈元氏骂声中醒来,“一个小娘子睡到这辰光才起,你是不准备嫁人做老姑子是不是?”

从早上喊到现在,一院子人,沈元氏的脸都被长女丢光了。

沈明熙站在门口,两手刮脸,“羞羞羞,嫁不出去,做老姑子!”

小表弟元思安一把推开嚣张庶子,“我大表姐会赚钱,会给我买好吃的棉花糖,才不会成为老姑子。”

沈小秋也附合,“就是,我大姐可厉害了。”

听到棉花糖,萌娃沈明熙嚣张劲瞬间没了,瘪着小嘴站在门边,眼巴巴的,像只可怜小狗。

熊孩子变脸堪比川剧。

元思安高抬下巴,得意的走进去,“大表姐,你啥时出门?”他想跟出去吃糖。

沈初夏穿戴好,伸手摸摸小家伙的头,从袖袋里掏五文钱,“姐姐没空,自己去买吧。”

元思安高兴的跳起来,拿了钱就朝外跑,就算家道没败落,大人也不可能给小孩这么多零钱,大表姐元宁安追着弟弟抢铜子。

小家伙护着钱,赖到地上大哭,“不行不行,这是大表姐给我买糖吃的,不给,就是不给。”

沈初夏又拿五文给小秋,出来后看到他们姐弟闹得不可交。

元宁安不好意思的笑笑,“他还小,不能这么惯着。”

沈初夏轻轻一笑不置可否,寻找元韶安。

表妹不屑的态度,元宁安满脸通红。

元韶安正在跟同租的人聊天吹牛,看到大表妹,马上过来,“夏儿,今天咱们去哪?”

“老地方。”

“还是咱们几个?”

“嗯。”沈初夏点头。

元韶安马上叫沈得志、沈小宝。

大伯沈家成张嘴,想喊住侄女又没喊出口,今天早上元家舅子出门时告诉他,昨天晚上侄女没偷没抢搞到了二十两。

说良心话,就算他一个成年男人也没这个本事搞到二十两。以前二弟比他厉害,没想到他生的女儿也一样厉害。

沈元氏见女儿又往外跑,大叫:“夏儿,你干什么去?”

元柄堂没把侄女赚到二十两的事告诉妹妹,认为这不是妇人该知道的事。

沈家成拦了一句,“弟妹,别叫了,夏儿去干正事。”

“……”沈元氏被大伯一句劝住了。

沈元两家除了沈初夏、元宁安,还有沈家成长女沈秀儿,大魏朝,超过十五岁小娘子一般家长都不让出去抛头露面,让她们安心在家等待嫁人。

居然连沈家大伯都让大表妹出去,元宁安朝坐在屋檐下做针指的沈秀儿看了眼,那意思是,大人这都是怎么了?

乱糟糟的院子,猥琐的人老是色眯眯的盯着她们看,沈秀儿早就烦透了,可有什么办法,还不如堂妹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瓦栏附近,沈初夏让胖哥表演功夫,小兔子与元韶安配合收小费,胖哥不肯,她笑笑,指指对面不远处茶寮,“我就坐哪看你。”

胖哥这才高兴耍招。

她带沈小宝与沈得志去茶寮里下注,就跟现代赌马、打拳差不多。瓦市附近茶寮大部分都有相扑、扑买等赌注业务,光靠卖茶能赚几个钱。

沈初夏进的就是前几天马立山坐过的茶寮,里面人很多,瓦市是个固定的地方,虽然来来往往很多人,但绝大部分娱乐群体会有惯熟性,会选择自认为在掌控范围内的环境。

人多,说明这个茶寮名声不错,那么赌注结果出来后,赔付肯定是割清的。

沈初夏坐到人群中,听别人分析相扑手以及赔率,偶尔有人算不出赔率时,她出声提醒,“三层又二点。”

便有人双眼一亮,“小哥儿,可以啊!”

“大叔过奖了。”她依旧一身利落少年装。

赔率,不是随意说多少就多少,而是根据相扑手实力,伤病、以及以往交手战绩、最近斗志状态综合评估出来的概率,然后再通过一个公式来计算出各自相扑手应开的赔率。

今天晚上,大相社主场两个相扑手,通过茶寮一众人一个早上的议论,终于定下赔率,一个是五层,一个三层又一点。

很多人都买高的那个,沈初夏拿出十两下注那个低的,十两博三十两,吓得茶寮老板一跳,“小哥儿,我这里玩的都是小的,最多也就三、五两,你一下子下十两,要是大人知道怎么办?”

小地方折没成本才低。

“老板只管给我下就是了。”

小老板摇摇头,他劝过了,输了也不关他的事。

下完注,沈初夏也没离开,坐在茶寮里一边听老赌手议论晚上那个会赢,另一边又与人闲话,了解大魏朝的风土人情。

小兔子有一张走江湖的嘴,一天下来,几人竟也挣了近一两银子,高兴的到茶寮与沈初夏汇合。

他乐呵的很:“今天很顺利,明天咱还来。”

沈初夏摇头:“人们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你要是还想赚钱,那就只能换个瓦市了。”

“啊,原来就一捶子买卖呀!”小兔问,“那我们明天去哪里?”

“还不知道。”沈初夏等今天晚上相扑结果,要是能赢,她就凑够五十两了,明天就能去找乌合。

沈得志突然说:“以前听人说京城遍地是黄金,我好像明白了些。”

沈初夏没想到大堂哥突然顿悟,微微一笑,“繁华京城有的是机遇,只要肯动脑子,确实饿不死人,但是人心险恶,我们还是小心紧慎为好。”

小兔子混过江湖,“志兄,知道我们赚钱为何没招欺凌吗?”

read3();

最新小说: 被炸死后:姑姑她今天听话了吗 农家长姐:我有十亿空间物资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风从红河来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人在星际:国家给我分配了对象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快穿之女配专业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