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瓦市(1 / 1)

元柄堂沉默了。

如果沈、元两家能有五十两,说不定早已见到妹夫了,没想到转来转去,还是转到钱财上,这世道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众人一边走一边低头啃晚饭,等他们发现不对劲时,已经跟沈初夏到了瓦市。

“夏儿,我们来这边干什么?”

沈小宝兴奋的问:“是不是让我进赌坊?”

酽酽夜色,瓦市灯火通明,各式耍玩摊前都聚集了很多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乡下之地,何时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就算元柄堂都被热闹吸引了,一边走,一边看:相扑、影戏、杂剧、傀儡戏、还有表演吐火耍猴的乡间艺人,两只眼简直看不过来。

年轻人正在门口照应客人,猛不丁看到细皮嫩肉的沈初夏,明明白天偷见过,他仍旧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客官,看相扑,里面进。”

沈初夏抬眼,招幌上三个大字映入眼帘——大相社,一眼望过去,它是这个瓦市规模最大最上档次的栏子。

“听说你们在找相扑手?”

“……”年轻人直接愣住了,内心第一反应,他是怎么知道的。

“别管我怎么知道,你们现在需不需要人?”

邪门了,他明明没开口,这少年居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下意识朝胖哥看过去。

胖哥傻乎乎的笑着。

“他懂?”相扑跟拳脚师不一样。

“你们教,他就会懂。”沈初夏微微一笑。

胖哥的体形严格起来不算合格的相扑手,可想到主人说过的话,有拳脚功夫又傻气的胖哥似乎是最好的人选。

年轻人足足思考了三十秒,“稍等——”说完,转身进了栏子。

“夏哥儿,你想干什么?”沈小宝直到这时才明白,他们并不是进赌场。

沈初夏没回话,低头,两手交握,一只手轻轻敲击着另一只手,每当事情没有把握,想办法让事情有把握时,下意识就会有这个动作,前世时也是这样。

栏子门口人声喧腾,他们像异类一样站着不动,等待最煎熬人心。

栏子内部,年轻人惊奇的问:“爷,你说他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找相扑手的,除了我们两个,可没人知道。”

万立山走到窗前,挑开帘子一角朝楼下看,门口,除了那个细皮嫩肉的小子,个个像愣头瓜子一样站着。

“我们看别人时,别人也在看我们。”

“……”

沈初夏感觉有人看她,转头寻找目光来源,却什么也没看到。

果然警觉,万立山放下帘子,“白天,我们被他入眼了。”

“不会吧。”年轻人惊讶万分,“就坐在茶寮里看看他,他就懂了?”

万立山点点头,“少年很精明。”

“那收白胖子为相扑手吗?”

万立山沉思半刻,“让他进来,我会会他。”

“是,爷。”

万立山单独见了沈初夏。

二人见面,并没有像一般人先虚伪客套一翻。

“不知老板是长雇还是短雇?”开门见山。

“你希望长雇还是短雇?”

“短雇。”

一来一回,二人没打机锋。

小小年纪倒是利落,万立山微带笑意,“既然小哥这么直爽,那我也不兜圈子,雇人并不在我栏子里打,三天后,有个贵人局,只打一个晚上,要是打输了,只有佣金二两,要是赢了有赏银,但是赏银到底多少全凭贵人高兴,这点你懂吧。”

全凭运气,沈初夏点点头,“银子多少没问题,但我有个条件。”

从始自终,对面小哥儿都淡然如厮,万立山松了口,“那条件我得看看是什么。”

“也没什么。”沈初夏仍旧淡淡,“就是保证胖哥生命安全,要是危险,我随时可以叫停。”

万立山眉头微动,面不改色,“那是自然。”

一旦进入那个环境,什么命不命的,谁也由不得,想以小博大赚大钱,那就得承受风险,万立山自然不会告诉沈初夏,他让人把白大胖带过去训练相朴基本动作。

胖哥训练要沈初夏跟着。

沈初夏当晚就没有回去,一直陪他训练,一晃眼,就是三天。

胖哥智商有问题,可是在拳脚功夫上确实有天分,就连带他训练的相扑师都赞不绝口,说他练三天,赶上一般人练三个月。

利用胖哥身手赚钱,沈初夏其实挺内疚的,可她手中没有任何可博资源,只能请胖哥辛苦一回了。

正式出雇时,万立山只许沈初夏一人跟着,沈韶安担心的不得了,“夏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要不,让我跟胖哥去吧。”

沈初夏明白沈韶安所说的‘危险’指她是女孩子,可是她不跟去,胖哥根本不会出手。

几人眼睁睁的看着万老板把沈初夏胖哥带走。

五月初,夏夜月光被灯火通明掩去,一幢幢古色古香的建筑物矗立在夜色中,不时有爆笑声从里面传出来。

沈初夏第一次接触到大魏朝上流社会,一幢犯事官员府邸改成的娱乐场所,万老板说,今天晚上有相扑项目,他就是带相扑选手的微不足道小人物。

连瓦市里最大相扑社的大老板都说自己微不足道,可见今天晚上里面的人物身份有多贵了。

胖哥整日安静的站在沈初夏身后,从不惹事生非,平常时,沈初夏并不叮咛他什么,可是今天晚上非比寻常,那怕他听不懂,她忍不住要讲几句。

等候厅里人声吵杂,沈初夏怕胖哥听不到,把他拉到外面走廊里,“紧张吗?”她问。

胖哥只是嘿嘿傻笑。

有时候,无知真是福气。

沈初夏无奈摇头笑笑,伸手帮他整理相扑服,“打赢了,买糖葫芦给你吃,知道吗?”

这个他好像听懂了,“好哎好哎……”简直就是阿呆本呆。

沈初夏紧张不安的心被他逗笑了,掂脚拍拍他肩,“好好干,胖哥,你是最棒的。”

“嘿嘿……”胖哥又是一阵傻呼呼笑。

贵人们的娱乐项目实在太多,一直到十点才轮到。

沈初夏一直担心胖哥没经过这样的场面吃场,好在傻人有傻福,他上台打了三局,一败两胜,竟险胜了对方。

read3();

最新小说: 被炸死后:姑姑她今天听话了吗 农家长姐:我有十亿空间物资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风从红河来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人在星际:国家给我分配了对象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快穿之女配专业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