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帮忙(1 / 1)

臭小子,谁惯的他,沈初夏伸手就抢过来,再次给小秋,更把小秋护在身后,“去啊,去告诉你爹,让他来打我,把我打死我都高兴。”

四月天,破旧院子,大魏朝刚经历过一场大动乱,人们就业率极低,就连找到扛包的元舅舅今天都歇在家,一个个东倒西歪坐在墙角闲着,看院子里孩子们打闹。

沈明熙七岁,也不知道爹下大狱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娘跑了,不要他了,以前家里就他一个,吃的喝的穿的都是他的,现在要啥没啥,常常饿肚子,还要受人欺负。

鼓着小嘴,委屈死了,死死的憋住眼泪,凶凶的瞪着沈初夏。

沈初夏最受不了这种奶凶奶凶的小萌娃,那怕是可恶的庶生子,她都不忍心,一伸手,把四分之一胡饼塞到他手里,转身出了院子,眼不见为净。

奶凶奶凶的沈明熙抹了把眼泪,抽了口气,高兴的吃胡饼,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元秀娥叹气,望了望自己生的两个儿子,得男与又男早上也什么没吃!这日子咋过呀,大女儿往外跑,她都没心情拦着。

“大姐——”沈小秋现在一手一脚跟着她姐,见大姐啥也没有,赶紧掰了一半分给她。

沈初夏望了她眼,伸手接过,一口吃了,先就这样吧!

沈得志见元韶安跟出去,他犹豫了一下,也带弟弟跟了出去。

出门不顺,黄屙屎带人过来抢人,沈初夏转头就跑回院子,一边跑一边想,今天肯定要把这条地头蛇打怕,否则后面没办法救爹。

人生地不熟,除了钱财,谁又能白帮。

沈初夏一边跑一边叫,“舅舅,让大家帮忙,谁力出的越多,给的铜子越多。”

世道艰难,闲人一大帮,正眼红沈家卖女的银钱,有坏心眼的已经蠢蠢欲动,一听说有钱拿,个个跟打鸡血的似的拿棍夹棒冲出门。

黄屙屎一群人都没办法靠近出租院门,“臭娘们,信不信,我找地保过来……”

“信,你找啊,大不了一起死!”沈初夏站在破墙头后,拿着石头,瞄向黄龅牙,“姓黄的,你要是聪明就不要惹我们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流民拿回你的五两,要是非要抢我,我告诉你,我们这些人杀了你可以跑路,你呢,你死了也是白死……”

黄屙屎身后的人看向虎视耽耽的脏乱流民,突然意识到地头蛇虽横,但遇到不怕死的,这可就不好玩了,个个悄悄朝后退。

黄屙屎气急,让人不要退,“怕个××……”

他话还没有说完,元柄堂就带着一群人不要命的冲上去,抡起棍子就往死了打。

“救……救命啊……”有人吓得跑了。

黄屙屎很快成为孤家寡人,被元柄堂一把揪到大侄女面前,“夏儿,怎么处置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要问一个小丫头。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反应过来,那一刻,他的侄女有一股领头人的气势,他不知不觉就把她当成发话人了。

沈初夏望了眼他下身,“小秋,拿把剪刀过来。”

沈小秋不懂,但她听话,马上咚咚拿来了剪刀,“姐,给。”

“你……你……想……干什么……”黄屙屎下意识就捂下面。

沈初夏一脸沉沉,“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要五两银子,还是子孙根?”

谁都没想到沈家大孙女这么狠,连帮忙的闲汉都被吓住了,甚至那些蠢蠢欲动想抢银子的合租客都不敢动手了。

元舅舅更是耳根通红,没想到大侄女这么泼辣,到底……他说不出什么滋味。

站在后面担心受怕的沈家人更是大惊失色,初夏怎么了?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沈老太太要老头子拦下大孙女给姓黄的银子,沈老爷子只摇摇头,转身进了屋。

为了十两银子把水灵灵的孙女嫁给这样的人,沈老爷子原本心就不忍,孙女还回银子,无名的,他松了口气,就算牢中的儿子知道了,也不会怪他吧。

沈老太太追到房间责问老头子,“你就真不管二儿子了?真让夏儿胡闹?”

“为了那十两银子,夏儿都死过一回了,难道我还要找那姓黄的,再让她死一回?”

“你……”老太太又气又急,眼泪都下来了,“锦霖可是咱们家的骄傲,你……你就忍心放手?”

老头子沉默很久才道,“老沈家也不知能不能渡过这一劫。”

“老头子你……”他这是放弃了?难道老二真的勾结乱臣贼子?他们就等着会不会诛连?沈老太太嚎啕大哭。

好汉不吃眼前亏,黄屙屎当然拿着五两银子走了!不过他回望的眼神,可比毒蛇还绿几分,以后麻烦怕是不少。

管它呢,还把眼前解决,乱轰轰的院子,一场群架之后,陷入到诡异的安静之中。

沈初夏没空管这些,她带着一堂一表兑了铜子回来,把大家帮忙的钱给了,口袋里,真是所剩无几了。

沈大伯坐在门槛上望天,活一天是一天吧!

只有元舅舅问沈初夏需要他帮什么。

“舅,还真有事请你帮忙。”

“你说。”

沈初夏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对他讲了很久,讲完后,抓了一把铜子给他,“辛苦舅了。”

昨天元柄堂不在家,今天院子里的人都在议论讹钱的事,甚至有不少人准备学侄女出去碰瓷讹人,开始他还不信,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铜子,“十两都还给姓黄的了?”

沈初夏点头:“嗯。”

“你……”元柄堂都不知道说什么,都怪这世道,小娘子都被逼成这样了,真是作孽啊作孽啊!

沈初夏见舅不拿,塞到他手中,“我一个小娘子,很多事不便,还麻烦舅舅帮我打听情况。”

“我是你舅,应当的。”元柄堂不拿钱。

沈初夏硬把几百文塞到他手里,“舅,出门就是钱,你拿着,吃饱喝足才有劲帮我打听爹的事。”

“我是大人,我会想办……”

最后,沈柄堂推不过,只好拿了几百文出门帮侄女打听妹夫情况。

沈初夏也没闲在出租院里,一整天都在外面闲逛,晚上回来时,沈家成把大儿子拉到一边,“夏儿找到人见她爹了?”

read3();

最新小说: 被炸死后:姑姑她今天听话了吗 农家长姐:我有十亿空间物资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风从红河来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人在星际:国家给我分配了对象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快穿之女配专业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