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夫妻交心-《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苏酿顾焱》

    第86章夫妻交心

    两个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远。

    苏酿抬眸看着顾焱,心里微微有些忐忑,这还是他们两人关系缓和之后,男人第一次主动要单独跟她说话的。

    顾焱冷峻的面容上古井无波,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苏酿,真诚的说道:“辛苦你了。”

    苏酿看着男人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怔愣,她完全没想到这男人会对她说辛苦了。

    她心里突然有些发酸,她上辈子一路将李成蹊从一个小秀才供养到状元,李成蹊对她说过很多甜言蜜语,给她背过许多她不甚明白的情诗,可却从未对她说过一句辛苦。

    而今,她不过是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保护了自己的孩子,顾焱却……

    顾焱看她红了眼眶,那双向来镇定的眸子中,有一丝慌乱一闪而过,随即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废了双腿,不能保护你们母子。”

    顾焱脸上的表情未变,但眸光却有一丝的懊恼的看了看他固定住的双腿。

    苏酿赶紧红着眼眶摇头,抓住了顾焱的手,“相公,你很好。”

    顾焱看着她动了动嘴唇,但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苏酿怕他陷入自责的情绪中,赶紧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要让师父自称是我阿公啊?”

    顾焱收起了脸上那点并不明显的情绪,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村里人以前虽然知道你认识一些草药,但并不知你会医。

    若是他们知道老人家是你师父,难免会进一步知道你和师父都医术了得,我恐怕到时候会惹来一些祸端,师父也怕麻烦,所以便与我商量了,在外面便称是你的阿公。”

    苏酿点点头,刚想说她先出去把卤肉给来帮忙修房子的大伙儿送去。

    顾焱再一次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开口道:“你回来这么久,心中可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

    苏酿乍一听见这句话,还有些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她还真的想起了一个一直藏在心中的疑问,“你那日为何会衣衫不整的从烟花巷中出来?”

    她之前虽然心甘情愿借银子给李成蹊读书,但那只是她的一个执念,也是她对这段她并不愿意的婚姻仅有的一点对抗。

    若不是那天她亲眼看见顾焱衣衫不整的从烟花巷中出来,她也不会愤而写下和离书。

    顾远原本以为苏酿会问他那块玉佩和身世的事情,却没想到她问的是这件事情。

    不过,他这一生仅去过一次烟花巷,印象也十分深刻。

    “那日,我猎到了一头狼,拿到皮子店里去卖了出来。刚好碰到你娘家村子里的人,他急匆匆的跟我说,你卖了药材出来的时候撞到了镇上的恶霸。

    那会儿已经被恶霸拉去烟花巷里了。

    你我夫妻,虽然不睦,但我作为丈夫,既然知道了此事,也不能不理。

    我赶到烟花巷中,又不知你究竟被带到了哪个楼里,便一家一家的敲门寻找,最后也没能寻到你。”

    苏酿眉心微蹙,说道:“我那日在生药铺里卖了药材出来,的确是遇到了一个人,但不是恶霸,而是李成蹊。

    他痛心疾首的跟我说,你去了烟花巷中寻花问柳,我便跟着他去看了。

    正好瞧见你一身酒气,衣衫不整的从烟花巷中出来。”

    顾焱身上的气息清冷,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了然,“难怪那日明明是白日,花楼还未开门迎客,可我敲门寻人,却有姑娘拿酒等着,一边拉扯我的衣裳一边灌酒,竟是一点儿也不嫌弃我身上沾着的狼毛,和一身的土腥、血腥气。

    我虽然没喝她们的酒,却被泼了不少在身上。”

    苏酿仔细一想,想起来那日她虽然远远的就闻到了顾焱身上的酒气,但顾焱脸上却并无醉态。

    只是顾焱的衣衫被扯得有些凌乱,再加上李成蹊的话,她便先入为主的认为顾焱是去寻花问柳去了。

    原来,就连这件事都是李成蹊的一场算计!

    苏酿突然觉得上辈子她真的是可悲又可怜,拿一腔真心喂了豺狼,活了一辈子,一步一步全活在别人的算计里!

    顾焱这时候一双黑眸看着她,“你当日毅然和离,是因为此事。”

    苏酿点点头,“嗯。其实在那日之前,我已经想明白了,要跟你好好过日子,并且跟李成蹊说清楚,往后我不能再借钱给他读书了。

    我本来是想找机会跟你好好聊聊的,但你早出晚归,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了,你也只是睡在小治和妙妙的屋中,我没机会跟你说话。”

    顾焱低沉的声音中,隐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自责,“我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苏酿还是第一次听见顾焱这样的语气说话。

    一个身长八尺的糙汉子,突然委屈了起来,就有一种低头认错的可怜大狗狗一样的既视感,瞬间就激发了人的母爱,让人心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