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她不想他战死-《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苏酿顾焱》

    第50章她不想他战死

    苏酿的动作猝不及防,顾焱一下子怔愣住了。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苏酿清楚的看见顾焱的耳根泛起了红晕。

    她自己刚才是情之所至,过后才想起来,她跟顾焱现在还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的陌生人。

    她刚才的动作委实有些唐突了。

    她自己的耳根也红了起来,慌忙的避开了顾焱的眼神,说道:“你的药可能已经好了,我去给你端药。”

    说完,她逃似的离开了东卧房。

    顾焱看着她的背影,平生第一次心脏砰砰的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耳根处的红也慢慢的烧到了脸上。

    幸好他的小麦肤色本来就偏黑,不怎么看得出来。

    苏酿就不同了,她是天生的冷白皮,哪怕这些年一直在乡下,又在山里采药,风吹日晒,皮肤也一点儿没黑。

    现在红霞上脸,整张脸看起来愈发白里透红,就像是诱人的苹果一样。

    她连忙躲进灶房,用带着凉意的手贴在脸上,给自己滚烫的脸降了降温。

    直到脸上的热度都散下去了以后,她端起炖药的小瓦罐,将药渣滤干净,药汤倒进碗里,给顾焱端过去。

    再次走到东卧房的门口,她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速度,脸也再次烧了起来。

    她赶紧深吸了一口气,“苏酿,出息一点!你孩子都已经给他生了两个了,在自己家里亲自己男人一口,天经地义!”

    她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之后,平复了心情,这才端着药汤走了进去,表情如常的对顾焱说道:“喝药了。”

    顾焱看着她的粉面桃腮,还有哪怕穿着粗布麻衣也遮掩不住的窈窕身姿,心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悸动,乖乖的配合她,喝下了她送到嘴边的汤药。

    苏酿一边喂顾焱喝药的时候,一边不自觉的再次想到了那个黑衣男子和紫衣侯爷的对话。

    那个黑衣男子多半是通过其他渠道去查证顾焱的身份去了,一旦查实了顾焱的身份,肯定会跟上辈子一样,来接他离开。

    而且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她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顾焱吗?

    苏酿想到她和顾焱如今的关系,到底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给顾焱喂了药之后,她端着空碗和勺子准备离开,可谁知道她刚站起来,脑袋就又是一阵晕眩。

    顾焱条件反射的想要扶她,她比他更快一步的扶住了床架。

    耳边突然出现了战场上的嘶吼声,眼前是一片冲天的红光和满目的血色,顾焱就站在那些火光和血色之中,手里拿着一柄宝剑,身上到处都是血色,而他的身形摇摇欲坠。

    下一瞬,顾焱高大的身躯往后倒去……

    “不要……”苏酿的心脏骤然停跳,本能的呼喊出声,声音凄厉如泣。

    等她从幻觉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她脸上一片冰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顾焱脸上心疼和担忧的表情一闪而逝。

    苏酿彻底缓过劲来的时候,只对上他一双深邃冰冷的眸子,“你怎么了?”

    此时,苏酿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她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顾焱去参军,她不想他战死!

    她下意识的一双手抓住了顾焱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一双亮晶晶圆溜溜的小鹿眼认真而惶恐的看着顾焱,“相公,我出现幻觉了,在幻觉里面看到了一些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顾焱微蹙了眉头,深邃的眸子中看不出情绪。

    苏酿这时候也顾不得说出来之后顾焱会不会信了,她喉咙无意识的滚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在幻觉里,我看见一个穿黑色锦衣的人对你跪拜,说你是什么侯爷的儿子,然后就把你带走了。

    后来你的腿也医好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去了战场上,你……你……”

    苏酿想到那个画面,泪水汹涌,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倒是顾焱平静的看着她问道:“我战死了?”

    “嗯!”苏酿捂着嘴重重点头,她想要忍住眼泪,可泪水却有它自己的想法,不断的往外滚落。

    顾焱看着她的模样,那双深邃冰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柔和。

    “砰砰砰!”

    只是他还没有说话,院门儿先被砸得震天响,“苏酿,你个小贱人,你个臭不要脸女表子破鞋,你给老娘滚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