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怪她,是我让她走的-《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苏酿顾焱》

    第38章不怪她,是我让她走的

    苏酿担心顾焱误会,最开始是抱着顾治,后来背着顾治,紧赶慢赶的往家里走的时候。

    顾老太正牵着顾妙在门口焦急的朝外面张望着,这都快要辰时末了,酿酿怎么还不回来?

    还有小治,今天早上酿酿刚出门,他就爬起来了,小小年纪却说他不放心娘亲一个人上山,紧赶着就跟着酿酿追了出去。

    可母子两个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山上到了晚上,毒蛇猛兽什么都有,就是村里的老猎户也都会在天黑之前赶回家里的。

    母子两个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顾老太双手合十直念阿弥陀佛。

    小顾妙瘪着嘴,红着眼眶,又想哭,但却没有哭出来,她迈开小脚丫子,就要往院子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太奶奶我……我去找……找里正爷爷帮……帮忙找……找娘亲和……和哥哥!”

    顾老太脑中灵光一闪,她怎么就没想到请里正帮着找村里人一起上山找人,还是她的小重孙女聪明!

    她赶紧上前牵住了顾妙的手,“妙妙,太奶奶跟你一起去!”

    可一老一小两人才刚一只脚迈出院子,身后突然就传来了顾焱平静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奶奶,妙妙,你们别去了。

    苏酿不会回来了,她可能把小治也一起带走了。”

    顾老太牵着顾妙回身,就看见顾焱撑着绑着木板的腿,靠着一根木棒的支撑倚在卧房门口,不知道刚才他是怎么撑着起来又出来的。

    顾老太赶紧走过去扶住了顾焱,有些责怪的说道:“阿焱,你干什么啊?酿酿不是说了让你这双腿千万不能用力。

    等她找到了她师父,还能给你治好吗?”

    顾焱顺从的回到了床上。

    其实从床上到卧房门口,不过就是几步路的距离,但顾焱这一来一回,却是疼得身上的衣裳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坐在床上,垂着眼睑看着他自己的腿,又说了一遍,“奶奶,苏酿不会回来了,我这腿也治不好了!”

    顾老太刚才选择性的忽视了顾焱的这句话,现在听见顾焱又说了一次,她想要装没听见也不可能了,声音里有些慌乱的问道:“阿焱,你为什么说酿酿不会回来了,她明明说她以后会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她怎么又走了?还把小治一起带走了?

    她怎么……怎么可以这么……”

    顾老太想骂苏酿,可她一辈子都没怎么骂过人,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词语来骂。

    顾妙听见这话想哭,可瘪着嘴却愣是没敢哭出来。

    娘亲又走了,还带走了哥哥,娘亲和哥哥都不要她了,是嫌弃她太爱哭了吗?

    她要是再哭的话,爹爹和太奶奶会不会也不要她了?

    顾焱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怪她,是我让她走的!”

    顾老太瞬间如遭雷劈一般僵在了原地,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焱,讷讷的又问了一遍,“小治也是你让她带走的?”

    顾焱沉默的点点头。

    他没让苏酿带小治走,但是苏酿把小治带走了,这是不是说明,她这次回来,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孩子?

    可想到孩子被带走了,他心里犹如被挖了心肝一般的难受,他不自觉的就握紧了拳头,若是老天真给了他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他一定会去把小治带回来的,一定!

    “阿焱,你这是为什么啊?”顾老太不解的问顾焱道。

    顾焱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道:“苏酿不守妇道,这么多年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这种女人,要来作甚?

    我好歹是个男人,丢不起那个人!”

    顾老太看着顾焱,气得忍不住跺脚说道:“阿焱,你少拿这话糊弄奶奶。酿酿之前就算脑子糊涂,心里装着那个秀才,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再说了,你当初腿脚好的时候,酿酿跟那个秀才有些来往,你都不在意。

    现在你腿脚不好了,酿酿也跟那个秀才彻底断了个干净,你反倒在意起来了?”

    “你实话告诉奶奶,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腿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也养不了家了,不想拖累了酿酿,才把她撵走了?”

    顾焱坐在床上,仍旧是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顾老太看着顾焱这模样,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她也了解自己这个孙子,性子看着冷清乖顺,实际上比谁都倔,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顾老太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拉着顾妙的手说道:“妙妙,上床睡觉吧,乖乖的。”

    顾妙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中蓄着水雾,乖巧的脱掉鞋子,一双小手小脚并用,默默的爬上了床,在顾焱床铺的最里头躺下,闭着眼睛睡觉。

    可她一闭上眼睛,两滴晶莹的泪珠儿就顺着她小脸儿滑落了下去。

    顾焱看着女儿这模样,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他只能也躺下去,用好的那只手拢着妙妙。

    顾老太把苏酿早上收起来的棉絮被褥都拿了出来,准备就在卧房里打地铺睡觉,顾焱现在腿脚还不能动,晚上总是需要人照顾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