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古德骑士-《巫师:我能抽取万物》

    “哪里来的宵小之徒,活得不耐烦了吗?胆敢袭击莫里森家族的车队,今天不留下几个脑袋,你们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如雷的声音在森林之中炸响,古德昂扬立在阵前,气势十足的大喊。

    强盗团出现了一些骚乱,强盗们似乎都被唬住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纷纷扭头看向了后方的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长发,虎背熊腰,脸上有一道疤痕从额头拉倒左脸颊,看起来异常的凶恶,外加上他那如熊一般壮硕的身材,更给人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货。

    “那个是...灰地疤熊!”这时,突然有人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士兵们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噢!天啊,真的是灰地疤熊!

    “不是吧,他不是死了吗?”

    这是活跃在灰林地的一名强盗,据说他实力蛮狠,历次躲过当地贵族的追捕,甚至还曾徒手杀死过两名公爵的骑士。

    听到士兵们的议论,古德的表情也是凝重了一些,但嘴上依然撂着狠话:“呀呵,今天运气真是不错,出门就撞上那么个大礼,疤熊是吗?你的项上人头也勉强够资格为我声威镀上一笔,想死的就过来吧,这个人头我收下了!”

    疤熊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冲着旁边的一名手下使了个眼色。

    这个体型壮硕的男人走到了前面的空地上,一手持盾一手持剑摆好起手式,旁边包括疤熊在内均往后退出两步往旁边散开,给前面腾出一块供给决斗的空地来。

    古德心领神会,也不说什么,爽快的走入空地中央,双手持剑向上举起,摆好一个标准的犁式起手式。

    战斗一触即发!

    “呀!”

    强盗大吼一声顶着橡木盾笔直冲着古德冲了过来,犹如一头发狂的蛮牛,像是要占着壮硕的身体素质将古德给撞废。

    面对敌人的冲锋,古德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直到敌人欺身两米时他才有动作。

    却见他动作迅速的向左让开一步,幅度不大却堪堪避开了敌人的冲撞,同时十字剑斜向上刺出压在敌人的盾牌上继而再向下一用力,敌人的盾牌顿时往下一压,护在后头的脑袋顿时暴露到了脖颈处,古德继而顺势向上一拉——

    “噗呲!”一声。

    敌人的喉咙立刻被拉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整个脖颈都几乎向一边断开,这名敌人带着惊恐的眼神捂着喷血的脖颈顿时倒在了地上,抽搐两下就没了动静。

    强盗们脸色齐齐一变。

    士兵们士气大振。

    “古德骑士!”

    “古德骑士!”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古德刚刚那点小紧张一扫而空,大笑道:“你的小弟看起来不怎么样,就这种货色不配与我为战,我看还是你亲自出马吧,让我给你个痛快!”

    疤熊仍旧没有说话,再次向着旁边使了个眼色。

    “锵锵!”

    “锵锵!”

    两道冷冽的金属交织声炸响,又有强盗走入了决斗场,不过这次却是足足有两名,二人同样一手持盾一手持剑呈左右包夹之势,将古德给包围在了中间。

    士兵们再度为古德紧张了起来。

    “两个?怎么会是两个?”

    “太不公平了!”

    古德嗤笑一声,反倒是替敌人辩解起来:“骑士才需讲公平,强盗不用,既然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来吧!”

    两名强盗脸色一怒,当即对古德展开了攻击。

    他们没有像之前那名强盗那样胡乱发起冲锋,而是举着剑盾一步一步的向古德走来,动作小心翼翼。

    很快,双方欺身两米,已经达到了各自的进攻范围。

    “哼!”

    这次换作古德率先发起进攻,却见他冷哼一声,十字剑大开大合的一剑劈向跟前的敌人,那敌人慌忙举盾进行防御,与此同时,对面的同伴也立刻挥剑向古德身后发起进攻。

    然而危机时刻,古德却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子往下一低从容的避开了敌人的攻击,同时快速的转身一刺,正正戳在了那男人持盾的手腕上,继而熟练的向上一挑,男人惨叫一声,一只手腕连皮带肉的直被切开来,橡木盾应声掉落。

    借此机会,古德快速的左右开攻,只听得‘铛铛铛’几声兵器碰撞声,那名丢掉盾牌的男人首先被挑开十字剑刺穿了喉咙,剩下一个与古德交战了三五回后也是被砍掉半个脑袋。

    “古德骑士!!!”

    “古德骑士!!!”

    如雷的欢呼声在森林之中炸响,士兵们的情绪瞬间达到了最高潮,一时间看待古德的眼神犹如看待神祇帮充满了崇拜。

    布列塔尼以武为荣,像古德这样超凡的剑术,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受人景仰。

    身处这欢呼声中,古德的神情也是透出了一股陶醉,本就不怎么看得起这帮强盗的他这次更是干脆的挥了挥手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全部一起上吧!”

    面对这嚣张的挑衅,强盗们非但没有给予剧烈的回击,反倒是都纷纷露出了惧色,一些强盗甚至已经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些距离,一副随时准备开溜的姿态。

    强盗之流在哪里都算不上是勇士,就是一帮欺软怕硬的乌合之众。

    眼看强盗团已经临近崩溃,强盗首领疤熊终于是坐不住了,他离开了强盗群,走入了前方的决斗场中。

    不同于前面强盗们的剑盾组合,疤熊的兵刃是两把单手十字剑分别挂在大腿两侧,他走入决斗场后当即反手握剑交叉往外拔出,只听得‘锵’一声,两把十字剑在拔出时尽溅起了片片火花。

    在那火花的映衬下,疤熊此刻显得格外的有气势,士兵们的欢呼声甚至都戛然而止。

    举着两把十字剑,疤熊开口了:“灰地疤熊,请教阁下!”

    古德收敛了脸上的轻蔑,甚至神情都凝重了起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拔剑动作,但古德还是看得出这个疤熊剑术水准肯定不是前面那些窝囊废能相提并论的。

    他想起了那些疤熊的传言,虽然他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剑术训练,但是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也磨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剑术,再搭配上他天生的神力战斗力异乎寻常,甚至连公爵册封的骑士都死在他手里过。

    面对这样的对手,古德不敢大意,十字剑斜向下摆好反打的起手式愚者式,准备先试探一波再说。

    他道:“狮心骑士,古德·艾德里安,赐教。”

    狮心王都每隔三年会举办一次比武大会,在比武中进入前一百的骑士就能荣获狮心骑士的称谓,古德曾经拿到过76名的名次,而这也是他荣耀的象征。

    两人相对而立,战斗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

    “大...大人!”

    一个慌张而又柔弱的女声响起,一名柔弱的少女自帐篷里面跑了出来。

    古德眉头微微一蹙,但是却没有动作。

    疤熊放下十字剑,同时礼貌的向后退出了两步。

    古德点头致礼,而后才转过身去。

    此刻那少女已经来到了近前,古德问道:“怎么了吗?我的美人儿?”

    少女慌张的看着古德道:“大人...您...您没事吧。”

    古德哂笑道:“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就是几个宵小之徒,好了,快点回帐篷里,接下来的场面可是有些血腥,我可不希望我的美人被吓到,那样我会心痛的。”

    少女闻言松了一口气。

    她取出一张手帕,示意了一下古德的头,在那里被溅了一些血迹。

    她道:“我可以给大人擦一擦吗?”

    古德一笑:“当然。”

    说罢上前一步,主动将少女揽入了怀里。

    少女拿起手帕认真的将古德额头上的血迹个擦拭掉,古德道:“好了,美人,快回帐篷里去吧,在帐篷里等我。”

    少女低着头:“好...好的,大人...”

    古德想了想,又挑起了少女的下颚,接着一低头对着少女的双唇就吻了上去,决定在这战斗前来一场热烈的激吻,那样吟游诗人会写进去的,故事也会更加的传奇。

    感受着那唇齿间的一片柔软,古德忘乎所以,思绪已经飞到了那酒馆吟游诗人吟唱描写他的传奇传记...

    但就在这时——

    “啊!”突然,一声剧烈的惨叫声响起。

    古德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

    却见他的腋下肋骨处不知何时竟然被插了一把匕首,鲜血淋漓。

    古德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这始作俑者——

    那与他激吻的少女。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少女面目惊恐,不停的摇着头。

    古德一怒:“你...”

    “哒哒哒!”

    话音未落,一阵局促的脚步声自后面响起,疤熊已经极速向他奔来,犹如一头扑向猎物的饿狼,迅猛无匹!

    古德下意识的想要挥剑抵抗,然而持剑的手臂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

    “锵——噗!”

    两个简短的音节响起,一颗脑袋高高飞起!

    古德,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