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不喜欢走路-《因缘庵》

    “是,一早便起身了,祖父进宫伴皇上一块,祖母在等你和六姑母一块直接在猎场迎驾。”程小五忙说道。

    “那快点吧!别让外祖母误事。”她忙加快马速。

    程小五只能一路跟随,但实娘的马速始终过他一个马头,并不与他并肩而行。

    程小五也觉得委曲了,自己得多讨人嫌,一早被祖父母踢出来接妹妹,而在路上被妹妹嫌弃,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不过也不敢说。

    程家都准备好了,不过实娘一到,就被送到了老夫人的车上,让她的马由后头的人带着。六娘子和母亲同车,刚刚她也和几位程家女眷打了招呼,现在她知道,六娘子为何自己都不想回家了。果然,人与人是要有磁场的。也反对她嫁到程家。

    “昨儿睡得可好?”老太太还是拉着实娘的手,笑盈盈的。

    “是,知道今天出来玩,实娘特别高兴。”实娘笑着说道。

    “就是,年少轻狂,年少才能轻狂!若不轻狂,这日子就白过了。”老太太点头。

    “看到没,我敢这就说,她得打死我。对别人就随便了。所以,你要听你娘的话,轻狂了,回头,吃苦受罪的是自己。”六娘子在边上慢慢悠悠的说道。

    老太太又在运气了,昨天晚上和她说小五配实娘,六娘子立刻就反对了。

    直说,别说大姐不会答应,纵是自己都不会答应。这家老爷子老太太活着时,还算是个家,等他们走了,她也就再也不回来了。

    气得老太太直哭,老爷子就叹息。但老爷子还是坚持,实娘嫁到程家,至少,六娘子有回家的去处了。

    然后六娘子更不乐意了,凭什么他们可以这么自私,说白了,就指着实娘嫁给小五后,他们俩口子能给她养老送终呗。反正,他们昨天闹得十分的不可开交。

    老头、老太太觉得就不该生这个,生了就是找气。可是一早还是让孙儿去接实娘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实娘虽说不知道他们怎么了,不过,她从小也看着这对母女斗气过来的,自不会惊讶,忙笑着说起自己家大哥了,总算把老太太和六娘子一块说笑了。

    “你大哥真是妙人了。”老太太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今早还想劝我别来,我想有句话他没说,我这身份,实不该过来的。”她轻轻的拍着六娘子的手背。

    虽说她不知道老太太和她吵什么,但看也看得出,自己应该是焦点。但这会,她要提醒一下她们,自己这身份,说直白一点,啥也不是。

    她自己只有一个当只禁卫的大哥而已,在京城根本排不上号。至于说养母给她的那些身份都是空中楼阁,人家不会当真,你自己也别当真。

    六娘子正想反驳,但被实娘按住了。对她摇摇头,“我娘是我娘,我是我。我是我娘的命根子,我知道。不过,我娘那么方正隐忍的人,却容你们乱教我。你觉得为什么?”

    “大姐一再说,我们护不了你一辈子,我们终会比你走得早,你得自己护住自己。”

    “就是啊,所以我娘只是我娘。”她对六娘子笑了,她娘只是她的娘,不是什么长公主。

    六娘子轻叹了一声,也轻轻的拍拍她。

    老太太想想看,也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把头扭向窗外。

    “外祖母,每年围猎都会出事吗?”她也觉得自己把话题又引向沉重了。忙笑着挑个轻松的话题。

    “都是些小事,好的男儿不多,满京城,差不多的就三位,我家小五,你表兄吕探花,张世子。而中间张世子和吕探花性子好,又知情识趣,从五年前,围猎的小姐们就追着两人跑,追着讨诗。每年为了争这两人的青睐,就差没打起来。很是热闹!”

    “我三嫂严厉,小五一直被关着读书,所以名声是今年中了状元才出来的。你表哥那探花倒是自己考的,我们小五多少沾了一点家里的光,若不是程老太师的孙子,又正好进了总决赛,所以皇上顺手就点了他的状元。”

    六娘子给了亲娘一个白眼,想想看,说了半天,不过是想说,吕显和张世子花名在外,就自己家小五最纯良。

    “能进总决赛也是才子了。”实娘忙笑着,能进殿试都是前一百名,这本身就是成就了。

    “就是、就是,看到没有,实娘都知道你侄儿不是那普通的。”老太太满意了。

    “有什么好玩的事吗?”实娘忙笑着言道。

    很好,程老太太显然每年都出来,她又不能骑马打猎,不过出来就是和老姐妹们聚一下,看看八卦了。说起来滔滔不绝,一路上就听着她的声音,她们摇摇晃晃的到了猎场。

    皇上和皇后都来了,还带着几位皇子,皇长子留京监国,皇上自己也喜欢围猎,一马当先的出去了。京中二世祖们都出来了,于是跟着皇帝跑了出去。

    实娘不能打猎,与女眷们射箭比赛,她的成绩也不错,但不是最好的。只能算是出挑。当然,很多贵妇人们还是给她鼓了掌。

    而六娘子也是骑上马,一箭正中靶心。大家一下子都震惊了,所有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了六娘子这么一面。

    要知道,骑马是需要两腿夹住马腹。一般腿上有疾的,一般来说,就算有走路的,可不一定能骑马。特别是要骑上马上,射箭。在射箭时,她全身的力气锁在双腿上。双腿若没点力气,根本撑不起来。

    “我们六娘子不喜欢走路。”程老夫人拿了一杯茶,淡淡的说道。

    一群人都石化了,这算解释?因为不喜欢走路,于是我们就可以不走路。,你们还能再矫情一点吗?

    可是这是程老太师的独女,谁敢说他们不对?

    而这会子,大家只能面面相觑,而在座的,还有两位当初与六娘子退亲的那两家夫人还有他们后娶的儿媳。这会子,感觉一下子脸被抽得啪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