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没有兄弟情-《因缘庵》

    第二天一早,前院里就多了三匹马,一匹当然是她自己的坐骑飞燕。因为现代时看过一国宝青铜器,马踏飞燕,于是,当二娘送她这小马驹时,她就为它取名为飞燕,如今和她一块长成俊马!

    “这两匹谁送的?”实娘与自己的飞燕新昵了一会,这才看向另两一匹。

    一匹纯黑,身上细毛跟光缎一样,光看就知道是那野性未除的,边上还有两人拉着,但从线条上看,这是匹神驹了。最重要的是,这是未被驯过的,一经驯服,那就是真的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这种马是能救命的,有凶险时,它比最忠诚的狗还管用。

    一匹土黄,看着就是那极温顺的,长像也十分俊俏,一看就是那给富贵人家小姐、夫人们备的,纵是孩童去骑,也是能不拉缰绳,它自己慢走一天的。

    “这匹黑马是吕太公派人送来的,知道姑娘不缺可用之马,不过这好马可遇不可求,这是大爷回京带了一匹,太爷说,放在姑娘的院中,慢慢亲近,将来能有大用;黄驹是张世子送来的,说知道姑娘不缺好马,但姑娘第一次参加围猎,稳妥为上。”门口传话的小厮忙说道。

    “两匹都退回去吧。我的马送来了,跟我多年,十分熟稔,必不会出事。”实娘倒是挺喜欢那黑马的,想是吕家大房的大爷做生意回京带回的,这马正如他们说的,可遇不可求。为何不驯,就是为了送人的。这种千金难买的好东西,让太公赏给自己,太浪费。她把老娘的嫁妆都退回,只留了一卷卷轴,倒不是真的喜欢,而是总要个和母亲的密切相关的来安吕家的心。不过她还是不想和吕家太密切。

    两边人看实娘说得认真,也就各自送回了。

    方云也看到了,摇摇头,他是武将,怎么会不喜欢好马,不过也觉得妹妹处理得当了。

    “张世子怎么回事?”方云觉得还是关注一下重点好了。吕家送多少他都不会惊讶,但张世子算什么?

    “昨天见过,听说我今日也要同程家一块,许是张世子怕我骑术一般,于是送匹好骑的马过来。”实娘笑着摇头,她已经换了骑装,“方家好歹也是武将世代,马匹还是不缺的。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不缺马,一个怕我没好马,一个怕我没好脾气的马,倒是挺有点意思。”

    “怎么就碰上他们了?吕兄和张兄,人倒是好人,不过,性子上说,都不怎么样,所以你今日就跟着程家老夫人,程老夫人应该和皇后他们一块,我应该就在附近,那里比较安全。”方云又开始了。

    “我走了。”实娘真的觉得来了知道自己没好爹,于是为补偿她,给她一个话痨的大哥,所以啥时候,日子都不容易过啊。

    “姑……”方云长子就扑马而来,然后,后面的两胖墩也跟上了,就差没去抱马腿了。

    实娘吓死了,忙一把抱开了最小的那个,并对着飞燕吹了一个口哨,飞燕退过,并且低头看着那两胖墩,生怕踩到了。

    而这时,正好吕晨和张谦一块进来了。完美的看到了这一幕。三个蠢孩子根本不带怕的,欢呼的要追了,实娘忙指着他们。对着边上都傻的肖氏,“大嫂!”

    “你们还不快点把他们抱走。”肖氏终于回神了,忙跳脚骂着三娃的乳母。三位乳母忙去抱了孩子。

    “实娘姑娘看来是驯马高手,在下唐突了。”张世子忙对着实娘一拱手。

    “你们来做什么?”方云现在看到了这俩就有气。

    “约妹妹一块去围猎。”吕晨忙说道。

    “不用了,我要去程家汇合。”实娘忙把最小的胖子交给了他的乳母,自己对马招手,她决定骑马去程家。

    “我们陪你去。”吕晨来就是为了这个,怎么可能放弃。

    “不客气。”实娘懒得理他们,“开门。”

    下人们忙开了中门,实娘直接奔了出去。原本正要哭的宝宝们,结果呢,看到姑姑以帅气姿态冲了出去,不哭了,开心的拍着手,不过马上想到姑姑不要他们了,对视一眼,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方云对妹妹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至少不会跟着这俩一块。只是点点头,自己去让人牵马,他也要出门了。

    “方贤弟……”吕晨清清嗓子。

    “等我妹子嫁了,我们再叙兄弟情。现在,别进我家,你们都不许进。”方云瞪着两人,转向了门房,“以后,这俩位公子,都不许进。”

    说完了自己拉着马出去了,头也不回。

    “他什么意思?”吕晨转头看着好兄弟张谦。

    “意思是,他妹妹嫁出去前,要跟我们绝交。想来你我,均不在他家的名单之内。”张谦果然是聪明人,立刻明白了。然后两人一块回头看向了肖氏,啥意思。昨天程六娘子的话,他其实是不放在心上了,程六娘子与实娘看着相熟,不过也不是实娘家人,她说了也不算。但现在,他又被方云拒绝了,这就有点伤感了。方云可是亲大哥。

    “那个,弟妹……”

    “小姑的婚事,真不是我们做哥嫂能做得了主的。我们做哥嫂的,除了好好护着,还能有什么别的。”肖氏赔着笑脸,现在她把程五从名单里去除了,看看吕,张两家做的,这才是有诚意。

    不远处的程家小五打了一个喷嚏,正好看到实娘骑马过来,忙一夹马肚,迎了过去。

    “妹妹早安。”

    “五哥早,六外公,外婆可起身了。”实娘与之并排骑着,不过有点尴尬,现在她就后悔,怎么没带个丫头。

    她从小身边就没有丫环,都是老妈妈们伺候,等着要选时,娘们说,选了也没意思,先就由妈妈们带着,等着要出嫁了,再备陪房。这些实娘懒得管,她到是明白什么意思,丫环最好从小培养感情,不是要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是千金小姐,贴身的丫环跟一般大家子小姐似的,哪用干活啊,不过是陪伴。而她过了这时候,这时选的丫环,不能贴心不说,弄不好还麻烦,所以估计,到时从府里调几个,等成了婚,再找机会把他们都发嫁了,重用的,自还是自己的赔房,老嬷嬷们。但现在果然,没有贴身的丫环,果然处处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