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老实人-《因缘庵》

    “谢谢,麻烦就叫我实娘,我不姓方。”实娘忙制止。

    “是,实娘姑娘果然聪慧以极。”张谦眼睛一亮,忙点头。

    “程娘子,你看那边花开得正好,不如在下推你过去看看。”吕显觉得难得出来,原就该展现一下才子风范的,蹭到了六娘子边上。

    “这是我家,那破花有什么可看的。”六娘子鄙视的看向那破花,转向了实娘,“实娘,推我去……”

    实娘左右看看,好像也没啥好看的,“水边危险,我娘不许去;花树边,我娘说,会有蜜蜂,会被蜇的……”

    “唉,方姑娘令堂真是……”张谦左右看看,这么一说,这府里也就没什么地方可去了。

    “你这么听话?我怎么这么不信呢?”吕显看着自己只见过一面的妹子,这位明显的,就不是那能循规蹈矩的啊。

    “我就是这么听话的,我娘在的地方,我保证一动不动。”实娘老老实实的站好了,想想,“那个你跟长公主说你没定亲是啥意思?你若是想成亲,我告诉外公、外婆啊?你难不成指着长公主给你指婚?”

    “对哦,吕兄,你不是向来不屑婚姻之事,认为婚姻只会影响兄长的才情吗?”张谦也忙点头,“难不成你想成为长公主的面首?”

    “你敢!”实娘不干了,跳起脚来。做长公主的面首,四舍五入,就是想当她后爹,她这爆脾气啊。

    “可怜的实儿。”六娘子掩口大笑,真的觉得太好玩了。

    “胡说什么呢?我,堂堂探花郎,前途大把,我用得着吗?”吕显一下子涨红了脸。

    “那你想娶实娘?”张谦又忙问道,怎么有种被侵犯的感觉

    “屁话,她是我表妹,我若想娶她,还用跟长公主说?”

    “说了也没用,我姐不会答应的。你比实儿大八岁,太老。”六娘给她一个假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长得倒是人模狗样,不过,你家人口太多,纵是实娘的外公家,她还是得在婆婆手下讨生活。舅舅是自己的,可是舅母却还是外人。所以啊,不得不说,小侯爷这方面比你强多了。”

    “他有四个姐姐,嫁出去了,还没事回家管东管西,真的,实娘,嫁谁都别嫁进他们家,太难了。”吕显立刻指向张谦。

    “对哦,张侯四女才生了一子,而张家代代单传,阴盛阳衰,他不但有四个姐姐,还无数的姑祖母,姑母。太可怕了!”六娘子立刻拍头了,真是,永昌侯府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丁单薄,而且阴盛阳衰,是光生女儿、不生儿子。好几次都差点绝嗣了。所以每代永昌侯,都是一夫一妻,生了儿子才开始放飞自我。他们人生最大的责任就是生个儿子出来。查背景的人都是死的吗?怎么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查出来。

    “六娘,劝你小声点。”实娘老实的看向了六娘子,这位能不能稍微正常一点。主要是,她不觉得这事与她相关,婚姻之事,原本就是由她娘做主的,所以她娘应该有自己的考量的。

    “对哦,差点忘记了。”六娘子忙清了一下嗓子,左右看看,立刻就是端庄坐好了。

    “长公主一向如此严厉吗?”吕显忙看向了六娘子,现在他真的一肚子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明显了,他们现在都因为长公主在这儿,才都装得这么乖的。

    “长公主从小读圣贤书,品学兼优,性子温良恭敬。”六娘子立刻坐直了,一脸正色的说道。

    实娘忙点头,神态十分恭敬。谁也不能说她娘不好,这是底线。

    “你真的要去公主府学习?”张谦忙看向实娘。

    “你敢不去?”实娘瞥了他一眼,这话说的,老娘让她回家,她敢不回去?

    “还好,我是儿郎,进不得公主府。”张谦松了一口气,想想,看看周围没人,忙还是劝一下,他是知道父亲时日无多,他真是不想让这位跟着自己父亲闹脾气,然后,将来后悔,“你这性子,其实也该去学习一下,哪有当着外人直呼生父之名,纵是尔父行事不妥……”

    “六娘,我送你回去。”实娘决定还是送六娘子走吧。这位果然是方闲替自己寻的,眼睛长到脚后跟了。

    “实娘,看破不说说破。你能让天下人都不叫你方姑娘?回头你嫁了人,你还得叫一声方氏。”吕显看看左右,知道真的没人,才忍不住小声说道。钦天监的事,他当没听见。但不许人家叫她方姑娘,就有点过份了,主要是,没法实行。纵是那天说了,要她出继,可是出继了,人家还是会说,她曾是方闲之女。

    “以后是以后的事。”实娘给了吕显一个白眼,不想搭理于他。她能说,自己娘出关了,她反正要改姓的,哪怕跟着皇家姓李,也不能跟方闲姓方。

    “姑娘的气性大了些,天下无不是的……”张谦也小声说道,现在他对实娘的印象不错,也不想让她这般,引来不必要的误会。

    这回实娘不说话了,直接推着六娘子走了。这种傻子,现在她还真的不想搭理。

    “你这表妹,在家也是如此。”张谦忙看向了吕显。

    “姑母惨死,别说表妹过不去,纵是为兄我,也是恨不能食其血肉,只是有些事,吕家也投鼠忌器!表妹总归是姓方的。”吕显摇摇头,看张谦又想说什么,忙按住他,“你别说,反正,我们吕家与方家势不两立,尔若是吾友,切再勿提及。”

    “那方云贤弟呢?你也不认?”张谦忙说道。

    “所以可惜了,我妹子是女子,总能嫁人,以脱贼父。方贤弟却是长子嫡孙,想切割都无法。现在只能以何大学士外孙之名在外行走,真是可怜可叹。”吕显长叹了一声。

    “兄长真是,这京中,谁家又不是一地鸡毛,各有各的苦楚,所以依我看,还是劝令妹放宽些心。父母之事,子女万不能站队,孰是孰非,原本就是说不清,道……”

    吕显也走了,与其它公子们去池塘边划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