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神人-《因缘庵》

    “对了,张世子,你家园子听说前些日子大兴土木了,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六娘子看人走了,好奇的看向了张世子。主要是刚刚张世子那倒霉样,看着就苦大仇深了。

    “家中人口凋零,家母在世时,把不常用的地方砌墙封弃。几十年来,就忘记了。钦天监谢大人说母亲破坏了府中风水,才会阴气丛生,所以要拆墙,清除杂物,再重新布置。”真的重新说起,都觉得十分手痒。

    “几十年,不曾清理?那不是杂草丛生,蛇虫鼠蚁横行?”实娘一惊,现在哪怕是京城,人口稠密,但贵族的房子真的大得出奇,特别是像一些开国侯家的房子是开国时,皇家御赐的,动则上百亩,所以因为家里没人,于是封大半的园子,不失为一个节省开支,并且便于管理的办法。但一半,也至少四五十亩地,二十多年不管,那园子还能要吗?真的一开墙,谁知道里头有什么?想想实娘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姑娘说得极是,予与几位姐夫加各府府兵清理了一旬,方才清完。还伤了好几个人。”张谦一脸苦逼。

    花钱是小,重点是,全是用人,别小看一个小园子,五十亩的园子,放了二十多年,无人打理,真的是除草,还有林中的淤泥,都费了老劲了。还因林中不知道从哪钻入的蛇虫鼠蚁,个个膘肥体硕,那简直就是恶梦般的十多天。

    “若是孤园,何不先设好隔离,放火烧园?”实娘忍不住问道,虽说人工清理是比较干净,而且人在现场,很多情况是能控制的。但是,放火不过相对安全。只要把四周的墙封好,沿边深挖沟槽,放水防火防小动物乱窜。再放火烧园,对清理的人来说,其实真的简单,而且安全很多的。

    “吾父体虚,放火烧园,恐阳气过大,冲撞了。只能徐徐图之,待园子清理干净,重新布置后,谢大人在园中设置七星篝火,放空阴气,为吾父增寿。”张谦又长叹了一声。

    “钦天监几品啊?”实娘忙看着六娘。

    “几品也不能打,那是皇家的脸面。”六娘子忙说道。

    钦天监其实是个神奇的所在,秦汉时,人家叫太史局,比较著名的就是司马迁曾经担任过这块老大。后来太史局功能慢慢的改了,在实娘来的那个时空里唐时李淳风就担任过太史令。后来到了明清前,这部门的名字换来换去,最后确定为钦天监,也就是主管天象,计算历法,预测天气的功能。

    而现在经历了前面那些穿越者们七改八改,这会子,太史局就直接更名钦天监,就是由一些观星爱好者和数学能力较强的道士们担任,直接就改成了,神棍聚集地。

    而钦天监最辉煌的时候,就是先帝在时,之前为何吕娘子匆忙嫁入方家,就是钦天监那些混蛋给先帝求的长寿之法。然后新帝上台,十分客气的说,先帝没有你们不行,你们殉葬吧。

    当今受了先帝的刺激,于是这回选的就又回到文官体系,好好计算历法,好好预测天气,别搞那些七七八八的。之前几位大人都还不错,风调雨顺的,然后都升官走了。这位谢大人就有点奇葩了,他就喜欢给人看家宅,算命。

    皇家细研究了一下,这位好像也没做什么,把三品上大臣家搞得鸡犬不宁是个事儿?也挺好,他们自己闹了,省得找皇家的麻烦了。于是,这些年,当今就让他在那位置上坐定了,由着他闹去。然后这几年,真是名声越来越响亮了。不过也不想想,有人得益,就会有人受伤。

    六娘子知道,实娘烦这位谢大人不是一两天了,之前关着,也没法子,现在她必须提示这位,这是朝廷命官,不能打。

    “好吧,也不知道他万一骑马摔断了腿,或者坐矫被天降巨石砸到头,算不算是天谴啊?不过他那么厉害,想来,自己应该能算得出来,纵是算不出来,也该是应了劫,能助他得到更大的运气。”实娘对着张谦眨了一下眼,我不能打,你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啊。

    主要是,她在庵里也听过不少那位的声名,怎么说呢?这位的评定,还真的不能用好坏来评定。反正由这位算过的人家,很少有不家破人亡的。

    好几位三品上的夫人,真的就是因为儿女婚事,想摆个风水位而已。于是请了那位去家里看看,然后十分虔诚的按着他说的做了,然后,引来众人的不满,家里的矛盾反而被激化。

    而这位谢大人却说,这是应劫,若不坚持,一定会家破人亡的。人家敢不坚持吗?谁又能承担家族家破人亡的结果?结果是,家是没破,不过女主人却被送到因缘庵。因为强制实行,于是犯了众怒,连子女都不原谅。

    可是人家只会怨那家的夫人,却无一人怨那位钦天监。因为那位说,这就是应劫,女主人的命数原就是与那家不合,之后当万事顺意了。听得实娘当时就想骂人了。不然,刚刚在室内,她一听钦天监的名就喷了,就是觉得,这家得多不长眼啊,嫌自己家死的还不够快吗?

    就像刚说的张世子家,说他们家阴气重,放火烧园,换个角度,是不是引火入阳?结果人家就说,烧了就是要永昌侯的命,他们家的大姑奶奶敢坚持火烧吗?就算这位世子,也不敢,只能带上了姐夫们、府兵,亲身上阵。

    儿子、女儿为亲爹,那是天经地义。可忙了十多天,还伤了手下,那些女婿们,公婆心里能没点怨?只怕是现在还年轻,脸皮嫩,夫妇感情也还在,又是为了岳父,于是不得不从,但心里会不会留下刺,你为你娘家,置我们婆家于何地?现在听,连世子也是怨声载道。姐弟之情,只怕也受了影响,所以那钦天监是不是就是老天派下来拆天下因缘,制天下之戾气的所在?

    “方姑娘……”张谦也是京中出名的聪明人了,一下子眼睛就一亮了。他真不怪大姐,但他真恨那位装神弄鬼的家伙,可是他口口声声是父亲的寿数,万一真的他一把火把园子烧了,父亲死了,别说姐姐们不能原谅他,他也不能原谅自己。所以大家只能认了。就跟书上说的,请神容易,送神难。人家开了口,这事就由不得他们了。现在事过境迁,倒是可以一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