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无仇不成母女-《因缘庵》

    程家大宴,肖氏一早就带着实娘过府了,他们是最早到的,肖氏很明白,人家想见的是实娘,人太多,怎么说话,于是,早早的就把实娘送过去了。

    六娘子接了信,就急急的在二门口等着,但这回坐在轮椅之上,肖氏真的吓了一跳,细想想,上回她也是一直坐在滑杆之上,所以她进门不下轿,不是摆谱,而是不良于行。看六娘子看她了,她忙急急的收回了眼睛,急急的一礼,不敢看她。

    “唉,你终于来了,快去见我娘,我快被她弄死了。”六娘子对肖氏一摆手,忙去拉实娘。

    “六外婆哪回真弄死你了?”实娘鄙视了她一下,但扶正轮椅,自己接过了把手,转向米嬷嬷,“嬷嬷带大嫂去各处转转,我去给六外公磕头。”

    “是!”米嬷嬷也没当自己是外人,把肖氏带开。

    六娘子回身看看肖氏,她还是一直低着头,转向了实娘,“她在可怜我?”

    “可怜谁,也不敢可怜你啊!估计是吓着了。”实娘哼了一声,推着她跟着丫环去去程太师夫妇主屋的正堂。

    程太师和程夫人已经知道她来了,笑盈盈的在那儿等着。

    “一年没见,实儿真是越发精致了。”程太师点头。

    “孙女给六外公祝寿,祝六外公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实娘忙放开了六娘子,自己规矩的给程太师磕了三个头。

    “乖!”程太师笑得更加见眉不见眼,忙扶起她,又拿出一个画轴出来,“金银俗物让你外婆给你,这是前儿写的,他们都觉得好,我也觉得这几年,就这幅字我……”

    “边去,你那破字,谁稀罕。我的儿,你怎么才来?不是早回京了吗?让外婆看看,真是越发漂亮了,外婆给你存了好些漂亮首饰,都给你,不给你六娘。”程夫人扒开了丈夫,笑得那叫一个春光灿烂,边上的老妈妈忙拿了一个首饰匣子过来。一打开,果然光彩夺目。

    “你懂什么,我的字摆在书房,一看便知……”程老太师不干了,明明他挑了最好的一幅出来,特意要留给实娘的。好歹让实娘看完啊。

    “她有很多幅了。”老太太又不怕他,扒开老爷子,“怎么这么素淡,我就知道,你大娘不许你招摇,但姑娘家,还是要鲜艳些。”

    老太太边说边准备把实娘身上的首饰给换了。其实实娘的首饰都是六位娘子精挑细选出来的,哪里素淡,不过是因为实娘还是姑娘,不好太过,而且六位娘子,除了五娘子出身差一点,其它人都是在好东西里泡出来的,身上哪怕一根丝都是有讲头的。

    “别,今儿是外公的寿诞,怎么能喧宾夺主。”实娘对付老太太向来有招,顺手让妈妈快点收回拉着老太太坐下。

    “这回外公外婆倒真是很久没去看实娘了。”实娘想想刚刚老头可是说了,他们一年没见了。老头老太太向来心疼六娘子,一年不去看他们,倒是极少见的。

    “唉,年纪大了,懒得动弹了。”老爷子面色一僵,还是轻轻拉着实娘的手,“去年就让你娘放你出来,结果还是生生拖了一年,京中好男儿都不多了。”

    “这些日子,大嫂带孩儿出门应酬,倒是看着各家姑娘不多,反而男儿挺多的。”实娘想想,自己出门转了一圈,上门提亲的倒已经不少了。跟一窝蜂一样,结果老爷子却说好男儿不多?她怎么觉得这话,颇有深意。

    “她们能认识什么人?还能在那帮子人中选婿不成?”程夫人哼了一声,拉着她坐下,“外婆帮你看了几家,都是那家风严谨,最是纯良的人家……”

    “你别听她的,她看首饰衣裳还可以,看人稀烂。”六娘子凉凉的在边上说道。

    “我上辈子一定杀你全家,才让你托到我肚子里报仇雪恨的……”程夫人大怒。

    “有可能,无仇不成父子,无怨不成母女。娘就该生了我,就把我扔到那山沟沟里,说不定,这半生,就能安然以过了。”六娘子忙认真的回怼。

    程太师忙又拉过实娘,远离那对喷火的母女,给她展示自己的那轴书法,果然龙飞凤舞,气势十足。听到实娘赞叹之后,老太师得意的说道,“他们吵架时写的,如有神助,下笔非我。”

    “……”实娘觉得之前这老两口去看女儿时,真的给自己家大娘面子了,这会子,果然就透出亲生的了。也就忘记了,刚刚老爷子的话了。

    近午,宾客陆续到齐,热闹准备开席时,结果门外传来通报,义阳长公主亲临程府拜寿。

    所有宾客大惊,义阳长公主十九年前守寡后,就绝少出现人前,最近一次也是皇太后逢五十大寿时。但她在寿宴时,也只露了一个小脸,证明她来过罢了。

    这些年,传说她一直在义阳公主府内,潜心修行,闭门谢客。与朝中各人无一往来。这次能亲来程太师府祝寿,可见程家在皇室眼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了。

    程太师也不敢怠慢,忙带着妻女出门亲迎,当然,实娘推着六娘子也跟着一块了。当然,趁人不注意,实娘轻轻戳着六娘子。

    怎么没人告诉自己,自家大娘竟会跑过来拜寿,所以她也回京了。那其它几位娘子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到自己面前。

    “别戳,我也不知道。”六娘子小声说道。亲爹六十大寿,她真不想这场合见长公主啊。

    实娘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六外公真是对不住了。不过脚下不敢停,跟着程太师夫妇到门口。后面那些贵客们也忙跟上。

    长公主下轿,一张只带着淡淡笑意的脸上并无皱纹,看上去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一身枣红的暗纹蜀锦襢衣,高贵而……老气。

    实娘就想叹气了,真是,程老夫人都不会这么穿。生怕人家不知道她是个守了二十年寡的节妇吗?

    问题是,本朝二嫁、三嫁只是寻常罢了,多少贵族之妻和离再嫁,还有越嫁越好的。像长公主这样,在这个时代才是异类好不好。

    不过,她不敢说。自己的娘,还有什么可吐槽的?不过又心疼她,明明才三十五岁,十六岁就成寡妇,结果生生的把自己最美的年华用来守节了。所以她十九岁那年把自己捡到,就觉得是老天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