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六娘子-《因缘庵》

    “妹妹!”肖氏反应极快,她刚觉得黄氏他们不讨厌了,好吧,还是讨厌,可是这位二姑子,她觉得可怕。她已经不敢想刚刚的听到的是啥了,她现在就想分开他们。肖氏先把她护在身后,然后才对方闲赔了一个笑脸,“爹,妹妹第一次回家,有些义愤,说话没过脑子。”

    “这么忤逆父亲,父亲不管管吗?”三少爷方霁终于开口了,骂黄氏,她是嫡小姐,最多传出去是脾气不好,对父亲屋里人没一丝尊重。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刚刚出言顶撞方闲,就可以往“不孝、忤逆”大罪上靠了。

    “你就是那个拿着家里的恩荫去国子监的小子?知道不孝,忤逆是啥吗?是本朝律第几条第几款,如何举证,证实又该判何刑何法?”实娘目光扫向那个小子,那小子不禁退了一步。实娘看他退了,点点头,转向方闲,“抓紧时间生个儿子吧,这律法都没学清楚,估计也指不上了,别浪费了国子监的名额了。”

    方闲手举了半天,却也不敢打下来,结果小儿子也被无差另对待了。他都想死了,“你非要这般吗?好歹我也是你亲爹。”

    “没事,我二娘说了,就让我回来过个水,证明我是方家嫡女就成了。回头就要给我换爹了!我为我娘出了气,是全了她的孝道,便可以安心的给我大娘做闺女了!听说我大娘的那夫婿,可是忠勇无双的血性汉子,重点是重情重义!”实娘的嘴角这时,慢慢的泛起了残忍的笑意,“等我不姓方了,你们家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保证一眼都不会看您。”

    黄姨娘反道镇定了下来,就近坐下,淡淡的看着实娘,“二姑娘慎言,如此不孝之言,妾身真的闻所未闻。妾身不过是个低贱的妾侍,被您说几句,打发卖了,不过是主家一句话的事儿。哪怕是杀了我,解了姑娘心里的怨气,也是无碍的。不过姑娘这般逼迫生父,纵是我懂律法,也知道人伦大道,姑娘这般忘祖弃宗,是为大不孝吧,纵是敲了登闻鼓,我也是要告上一告。看看哪家敢收了这样的姑娘为女。”

    “有意思!所以,人致贱则无敌?”实娘笑了,看着方闲,“她比你有胆气,不过,是不是无知者无畏啊?你为什么不想想,我站在这儿,我敢这么说了,我还怕你。你不如担心你自己生的那几个吧。”

    “姑娘是瓷器,他们不过是瓦片,不过本是同根生,您不管将来过继给哪位贵人,他们也是您的同胞兄弟姐妹,他们是泥,也得溅姑娘一脸。”黄氏也冷笑起来。

    “真是没规矩,一个妾,姑娘站着,你敢坐。”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来,在大家都没看清楚时,一个大巴掌猛的扇到了黄氏的脸上,那是下了狠手的,一巴掌就把她从坐着,扇到地上趴着了,那脸瞬间肿了半边,可能打人的那位手上有戒指之类的玩艺,她的脸被划了长长的一道血口子。头上的发型乱了,满头的珠翠也散了,而黄氏都懵了,进展太快,连疼都还传到脑子里,更想不到要哭了。

    因为太快,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等着大家一块回神,黄氏倒在地上,一张嘴,一口吐出了一口血,血里还有几颗牙。

    “娘!”两个女儿总算是没白养,一下子扑过去,再抬头,打人的是个孔武有力的妈妈。那妈妈拿个丝帕擦了一下手,才慢慢的退到了门口,对着外头弓身,“六娘子。”

    门口四个昆仑奴抬着一个滑杆进来,那妈妈就默默的站在了滑杆边上。杆上坐着一位二十岁许的妇人打扮的女子。疏懒的坐着,冷冷的瞅着堂上众人。大家这才发现,刚刚实娘冷瞅人的神态,与这位不说八九分相似了,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六娘!”实娘一下子跳了起来,欢欢喜喜的扑了过去,“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的。谢谢米妈妈,我出门时,大娘说不许动手,真憋死我了,真的,这会就觉得二娘说得对了,能动手,废什么话啊?”

    “就是,姑娘就该让老奴跟着,这么多人,欺负您一个,只怕还以为你要靠他们呢?真是瞎了一双双狗眼。”那胖娘子忙笑得跟朵花似的,那一脸的宠溺,真不是装出来的。

    “唉,都是你们教坏的,好好的姑娘,动什么手,动什么嘴?你是谁?站在这儿跟这群人吵架?所以大姐还是错了,明知道你就是这臭脾气,就该让你把人带齐了,这般还不许你带人?又担心你,让我跟着。害我没睡好,会老的。”六娘轻轻的摸了她光如鸭蛋的脸,一脸的懊恼。

    “唉,你最美了。”实娘在她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你啊,拿出哄我们的性子,哄哄你大娘啊?带上你的人,看他们闹腾,跟逗猫似的,多好玩。”六娘笑得花枝乱颤。便无了刚刚那点点不快,显是厅上众人,均不在她的眼里。

    “他不配。”实娘瞅了方闲一眼,他配自己与他虚以尾蛇?冷笑了一下,“再说,我的人可不能踏这肮脏的地方,反正我就进来过道水,回去在佛堂念几天经,洗洗晦气就好了。”

    “唉,你这性子啊。也是,早知道,不如弄死他们,到时你就是方府遗孤,大娘收养你不是正当名份?看到没,这代表了什么?你大娘太善良,太重规矩了,被人当软弱可欺了。”六娘子摇摇头,一脸的遗憾。

    “唉,六娘,你敢当着大娘说吗?你不得被罚?”实娘想想自己那位大娘,对着六娘做了一个鬼脸。大娘是讲规矩,也讲律法,在她看来,方闲和黄氏都已经是死人了,所以无所谓。可是对旁的人,就是不教而诛,这位也就敢在外头这么说说,在大娘跟前,她比自己都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