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父女的第一次会晤-《因缘庵》

    京城威武伯府在东大街的最外围处,从住的这地方,也知道他们家在京城勋贵的圈子里的地位。

    实娘在门口下车,从侧门进,换了轿子,被抬到了威武伯方闲的书房。来之前,她已知道,威武伯两年前续了一个新夫人,对方是当今皇后娘娘娘家的望门寡的老姑娘,又经了家孝、国孝,误了花期。正好威武伯夫人“死了”,于是,过了一年孝期,皇后娘娘把那位指到他们家了。

    原本这会子,照常理威武伯夫妇就该一块在大厅等着她进门见礼,父亲说几句,然后去处理公务,然后她就得被继母带到后头说几话,分派些人手,指派闺房。这是标准的流程,但她到了这家,却被直接抬到父亲书房,这个,有点意思了。

    威武伯方闲是个四十上下的高个汉子,身上骨肉均称,虽没穿盔甲、劲装,倒还是有几分武将的意思。他的手上还拿了本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过,看实娘进来,盈盈拜倒,虽说没开口叫父,但这态度还是好的。点了头,似才略有哽咽的清了一下嗓子,“这些年,委曲你了。”

    实娘牵了一下嘴角,她还真没好意思叫“父亲”,主要是,这位于她来说,就真的是陌生人。虽说他的事迹,她是从小听到大,很是“佩服”的。

    “这些年,为父与你大娘常通信,知你颇为懂事,为父甚是欣慰。”方闲指了一下,自己下首近处的位置,想让她坐在自己边上。似乎想和她促膝长谈一般。

    实娘安静的坐在书房里最远的那个椅子,然后安静待着,等着老头什么时候能放她走。

    “你可有什么想说的?”方闲看女儿还是一声不吭,忍不住问道。他让女儿先来见他,也是怕女儿会心存怨恨,当着众人乱说话,白费了他的一番苦心。不过,这么一声不吭,他也是万万没想到了。

    “我娘的棺椁,你打算怎么办?”实娘开口,她出生在京郊,母亲身怀六甲被人追杀,若不是养母正好经过,她就胎死腹中了,老娘一尸两命。

    母亲就死在那次的惨案里,所以她母亲的棺椁就在京郊,结果面前这位亲爹,明知道妻子早就死了,结果一直在说妻子在老家。她就在京郊,结果,这位生父,从来就没去看过她,这是他们父女,第一次见面。说出来,都没人相信。

    方闲呆了一下,宣布吕娘子的死讯的时机,他也是斟酌过的。原本应该是四年前,这样,她十五岁就能回京做及笄了。但是那时长子刚刚在禁军站稳脚跟。真那时说继母死了,丁忧都不好请,再说,那时,正在给长子议亲,于是拖了一年。

    至于说棺椁的事,他原本想过去京郊把吕娘子的棺椁带回老家,顺便也把女儿也带上。总要让她回老家让老太爷和老太太看看,让他们兄妹也认识一下。

    不过,他虽说啥事都稀疏平常,但为人最会的就是趋吉避凶,送棺椁回乡,可是京城都知道,吕娘子原本就在乡间。那会扶棺回乡,不是欺君之罪吗?

    所以方闲当时只带着儿子媳妇回了乡下,办了一场无棺的大丧事,把吕娘子的牌位请进了祠堂,这事就了了。至于说吕娘子真正的棺椁,还真的有点进退不得了。

    “你大哥如今进了禁卫营,大嫂主持中馈。你没事和你大嫂学学管家理财,出门见见客……”方闲轻轻的敲着书卷,慢慢悠悠的说道。

    “五娘说,您忘记付这些年的他们养我的费用了。”实娘当没听见,直接说第二件事。

    方闲纵是百般的无耻,这会也被噎得涨红了脸皮,拿着书指着实娘。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五娘说,他们养我十六年,吃穿用度,还有她们六位的教养之资,纵是大娘不在意,方家也不能装聋作哑。”实娘正色的说道。

    “你娘……”方闲想说当初她娘可是带着大把钱进的庵,现在好了,竟然问他要养育之资,这个,欺人太甚了吧?

    “对,第三件就是我娘的嫁妆。当年大娘在我娘的行李中拿到她的嫁妆单子,于是把她带的东西一一登记造册,这些年,五娘有帮着管理,并把出息归拢一处,未取分毫。这回大娘让我带回来,我娘未有子嗣,按律她的嫁妆要送回娘家一半。大娘让我记得提醒您,把嫁妆单上的东西补齐,然后请我舅家过府,退回一半,方是正人君子所为。”实娘嗓子也的确是好,生生把一番话说得又轻又脆,若不听内容,只怕人人都得夸一下这位姑娘哪怕只是听声,也必是美人了。

    方闲拿书的手那叫一个抖,刚刚都还没来得及放下,这会竟有些放不下了。若不是他好歹也算是武将,这会只怕要倒地喷血了。

    实娘倒也不惧,就睁着大眼瞅着还在抖的方闲,内里倒是颇有些没趣起来。她身边那些娘,加之其它的那些人,她在吵架这事上,她的欣赏水平是很高的。没想到,亲爹这样一个人,竟然,连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就看着方闲,看他啥时候抖完了。她还真不怕方闲会冲过来打她一巴掌。因为刚刚她特意坐得离他八丈远,他总不能特意起身,绕过书桌,然后再过来扇实娘一巴掌吧。这也就是书上说的,一鼓作气的意思。真是再而衰,三而竭了。

    而因为要见她,方闲也不敢让人偷听,除了手上的书,面前能扔的,就是桌上的文房四宝。凭她的眼光,这些还挺贵的。不过,再看了一下,终于站起来了,“这个文房四宝是不是我娘的嫁妆?我看到单子里有。”

    方闲呆了一下,看看那四样,现在他真的全身都在抖了。他能说这是吕娘子新婚时送给他的,他一直放在这儿,就没移动过。现在被女儿提起了,他能说什么,他啥也说不出来。说啥都是错的。

    实娘一下打开看,都是干净的,看来这位也真的没什么文化,不然,放在书房桌面上的东西,还能这么簇新。她左右看看,看边上有个小木头盒子,她把文房四宝放进了木头箱子。再抬头看看,顺手把书房里的一幅画取了下来。放进了箱子里。

    方闲坐在原处,没吐一口血,真的算是身体还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