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多能生啊-《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

    柳王氏听完小女儿的话后,脸孔唰一下拉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

    “叶儿啊叶儿,我看你真是糊涂了!你没听见你家男人说的话?你婆婆她生病了,所以他才把银子拿回去的。若是这个男人,连自己亲娘生病也不管的话,你能放心他的为人?都怪我跟你爹,因为你是最小的缘故,把你给宠坏了!”

    “娘,我婆婆她的为人,难道你不知道么?前些日子我们回去时,她还生龙活虎的,没道理这才过去几天功夫,就病的要银子救命了!我看她就是舍不得这些银子,想让有福把银子拿回去还给她罢了!”

    柳氏没好气的扭了扭身子,对着亲娘抱怨道。

    想到自己这个亲家的为人,柳王氏觉得,还真有可能如同小女儿说的那样。

    “这银子本就是你婆婆的,就算她想要要回去,你也不能有什么怨言才是。不然,传出去,鹏儿即便能去读书,名声也会坏了!”

    柳王氏想的远,叹了口气,对着小女儿劝说道。

    柳氏却很是不满,咬着下唇嘟囔道。

    “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鹏儿如今才四岁,年岁还小,不着急送去私塾。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你赶紧的回村子里去,瞧瞧你那婆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生病了,你身为大儿媳妇,自然得在一旁伺候。若只是她诓骗有福回去,你想想,有福心中能不生气?不用你多废话一句,有福心里便会对他这个亲娘有疙瘩。你现在跟他吵,到时有事的话,有福不还把所有事都怪在你的头上?若是没事,你也没落到一句好,何苦如此?哎……都怪我跟你爹把你养的太过天真,有些事,至少你表面上不能让人落了口舌。”

    柳王氏叹了口气,摇着头对小女儿说道。

    柳氏仔细想着母亲的话,好像还真是这样。

    顿时立马站了起来,三两下擦干净脸上的泪水。

    “娘,那我现在立马赶去村里?”

    “行,娘让你哥套了驴车送你去。若是速度快点,恐怕还能追上有福。”

    当然,这得宁有福用脚走的情况下。

    若是喊了车子,自然是追不上的。

    宁有福自然是喊了车子,让赶车的快马加鞭往村子里赶,只是不知道宁老三是咋走的,他一路居然都没碰到他?

    宁老三自然不可能让老大遇到,他抄近路,快马加鞭的往回跑,只跑的脚上穿的草鞋都飞掉了一只。

    “娘……娘,我可跟大哥按你吩咐的说了!大哥应该就在后面,马上就回来了!”

    宁芃芃正板着脸,坐在床上,咬着指甲想着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就听到那滑头的老三的吼声,从远而近。

    听到老三这话,宁芃芃的心微微一稳,看来这老大虽然奸的很,但是对自己这个亲娘,倒也不是没有半点感情的。

    “嚷嚷个啥?回来就回来了,先吃饭。”

    宁芃芃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着宁老三白了一眼,然后走出来,朝在厨房间忙活的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瞅了一眼。

    原本竖着耳朵在听他们讲话的老三媳妇明显的脖子缩了缩,而老二媳妇依旧是满脸愁苦的表情,把做的饭菜给端了上来。

    也是此时,宁芃芃才看清楚家里的一大家子人。

    在老二身后跟着一串的萝卜头,全是丫头。

    而老三媳妇却是喊着气喘吁吁的老三进屋,自己手里牵着一个男孩,老三两条手臂里各抱着一个女儿和儿子。

    看到这么一大家子人,宁芃芃忍不住又朝老三媳妇那微微凸起的肚子上瞧去,看样子,这肚子里还怀着一个?

    这一家子,得多能生啊?

    摸摸自己的脸,估计这老太太也是因为生太多,才会长这么多皱纹的。

    孩子都出来了,见奶奶没说话,大家都大气不敢出。

    “老四和小五呢?”

    回过神来,宁芃芃越发觉得堵心,抬起三角眼,朝四周瞅了瞅,没好气的问道。

    “娘,你忘记了,老四不是去赵家帮忙了么!小五,估计肚子饿了,就应该会回来了!”

    汪氏的话音刚落,宁有喜叽叽喳喳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

    “大哥,你咋回来了?”

    宁有福快步推开院门走进来,却看到原本应该病重的母亲,好生生的站在屋檐下。

    “娘……你这是……你不是让老三带话,让我拿钱回来救命的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时,宁有福的话里带出了一丝怒气。

    毕竟,原本他以为亲娘有事,还跟自己媳妇吵了一架,现在母亲好生生的站着,半点事都没有,这怎么能不让他气恼?

    想到之前对他说了那番话的老三,没忍住,恶狠狠的朝宁老三瞪了过去,宁老三顿时脖子缩了缩,把自己的脑袋躲在自己女儿的身后。

    宁芃芃见状,朝宁老三瞅了一眼,心里清楚,这小子定是没胆量把自己说的那番话给说全,要不然,这宁老大现在估计得上手揍老三了。

    “行了,先吃饭,吃完再说,”

    等到大家一圈坐下来后,宁芃芃才发现,原本她以为一桌子坐不下都是自己多想了。

    能坐在桌子上的,除了三个儿子外,只有长的一脸喜庆,不过眼角有点吊起来的小五宁有喜。

    作为宁老太太的唯一的女儿,宁老太太除了宁有福之外,最喜爱的便是这个跟自己长的至少有五分相似的女儿。

    “娘,我想吃肉。”

    看了一眼桌子上,只有一碗看不出半点油水的煮白菜,和一碟子咸菜,除了这两个菜,就是一箩筐的杂粮馒头,和一锅能看的清底的稀粥。

    宁有喜想到今天跟一起玩的大丫,她说昨天她爹带回了一块好大的肉,她都尝到了一口。

    这都快一年时间了,自己一口肉都没尝过,她心里很是不忿。

    一想到那肉香味,宁有喜只觉得自己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当然,不光是她,还有听到宁有喜这般说后,坐在下面小板凳上的孩子们和汪氏,钱氏却低着脑袋,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