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损失惨重,蚁族!-《洪荒:我人族圣师,开局创建武道》

    这两个金仙都没有回到各自的种族,而是去了对方的种族,在经过一系列的伪装挑拨掠夺。

    蝶族和蜂族可谓是损失惨重,让本就关系不好的两个种族,变得更加恶劣了起来。

    甚至还发生了许多起民众冲突事件。

    要不是两族高层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劲极力克制下,恐怕都已经打起来了。

    蝶族,一处种满了花草的庄园里。

    诸多蝶族高层正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留影石展露的画面,眼中充满了愤怒之色。

    “可恶,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金仙境强者,为何如此无耻,连真仙境界的普通生灵都抢?”

    “不仅如此,每次吾族金仙强者赶来,他就立马退走,没有丝毫金仙强者的气节,真不知道他怎么修炼至金仙的。”

    “....族人们已经怨声载道了,族长,不如吾等请老祖出手推演这恶灵身份位置,一击必杀,以儆效尤!”

    “没错,金仙虽然强大,但也不是在吾蝶族放肆的理由,不然我蝶族的颜面何存?”

    “不错...”

    随着一道道义愤填膺的声音在庄园内响起,坐在首座上的蝶族族长沉吟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在诸多强者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要是有其它办法,蝶族族长也不想请老祖出手。

    毕竟,这样会给老祖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要是之后再发生什么意外,他这族长之位都可能保不住。

    但是,如果不能尽早除掉此僚,任由其破坏,不仅会使其在族中声望大大降低,就连蝶族也会因此损失惨重。

    到那时,别说族长之位了,甚至他自己都有可能受到老祖的惩罚。

    这两个后果一对比,差距就体现出来了,蝶族族长自然知道选那一个。

    “族长英明!”

    看到族长点头,底下的众人不由激动的高呼道。

    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跟上族长的身影,一同朝禁地走去。

    “呼,有了老祖出马,那恶灵必死无疑。”

    一想到这些年,那恶灵在族内掠夺的宝物,诸多金仙强者心里就忍不住一疼。

    要知道,那里宝物和惨死的族人,有很大一部分可是属于他们的啊。

    身为一方底蕴堪比一般中位种族的金仙强者,他们自然不会是孤家寡人,早在多年前就以他们为首聚集了一大票势力。

    然而在这些年,诸多蝶族金仙强者手下的势力或多或少都受到的了那恶灵的袭击。

    宝物被抢夺了不说,就连他们的手下,也损失惨重。

    要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在庄园里直接了当的以势压妖,逼迫族长请老祖亲自出手。

    实在是,他们承受不足这样的损失了,再耽搁下去,他们的修炼速度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毕竟,他们有相当一部分资源都是手下贡献或者赚取过来的。

    而就在蝶族诸强前往禁地请老祖出马的时候。

    另一边,蜂族深处,一座宛若迷宫一般的城堡内,也发生了类似的一幕。

    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探讨和争论之后,他们最终也是决定,请出老祖出关,收拾的恶灵。

    “不知道那恶灵到底是那方种族的强者,不知为何他的气息吾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那里见过一样?”

    “不会吧?这些年你可都没有离开过蜂族,总不能是自己族灵?”

    “不过有一说一,那恶灵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区区金仙中期,面对吾等金仙初期到巅峰乃至圆满的强者联手围堵,还能从容的逃出包围圈,这份速度,哪怕是放眼整个洪荒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哼,再快有什么用,难道还能逃出老祖的手掌心?今日那恶灵必死无疑!”

    对此,诸多蜂族强者不由默然。

    那金仙中期的恶灵实力确实不弱,速度上更是堪称独步天下。

    可是,面对已经踏入太乙金仙数十万年的老祖,焉有活下来的道理?

    金仙与太乙金仙的差距,如同天壤之别。

    一个太乙金仙初期的强者,足以轻易镇压数十乃至上百金仙圆满的强者联手。

    在洪荒世界,越往后一个境界的差距就越是巨大。

    ..........

    而在蝶族与蜂族行动起来的时候,另一边。

    蚁族族长听到手下汇报的消息,不由哈哈大笑:“蜂族,蝶族,你们也有今天,闹吧闹吧,最好把这两个种族闹个天翻地覆,伤及元气,那....”

    一想到这,蚁族族长脸上就不由露出了憧憬了神色。

    作为互相敌视领土又相邻的三个种族,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巴不得其他两方元气大伤,好趁此入侵一举吞并对方。

    这样一来,获得了其他两方种族的资源,剩余的一方种族实力绝对会突飞猛进,到时候就算诞生一位乃至数位太乙金仙级别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甚至就连族内的老祖,也会因此而受益,突破当前的境界。

    毕竟,族群实力越强,地盘越大,这个种族所拥有的气运就会越加雄厚。

    而在洪荒,气运可是一个好东西,君不见,天道六圣之外,除了女娲先天掌握三成人族气运,其他五位天道圣人都为了争夺气运而不断奔波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何前往人族的影老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回族内,难道遇到什么意外了?”

    在平复下内心的激荡之后,蚁族族长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担忧。

    虽然说,调查一方族群所获得的机缘隐秘,难度不小,就算探查个几百数千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说到底,人族也不过是一方仅仅拥有一位金仙强者坐镇的蝼蚁种族罢了,纵使那人族武祖实力强大,也不至于数十年没有探查到丝毫信息吧?

    “不对,影老做事稳重,喜欢谋而后动,加上他隐匿能力强大,应该不至于被人族发现,更何况本族长赐予他的玉符并没有动用.....”

    想到这,蚁族族长心中的担忧顿时消失一空。

    那玉符虽然是老祖炼制的,但依旧有他留下的一丝精神烙印,这丝烙印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是能在玉符被使用的时候,被他感应到而已。

    既然玉符都没有触发,那基本上代表着影老出事的几率不大。

    毕竟那人族武祖实力再强,终究只是堪比金仙罢了,或许影老不是林辰对手,甚至可能被秒杀,但释放老祖炼制玉符的时间,应该还是有的。

    “看来人族把那机缘隐藏的很深啊!”

    “不过没关系,我有足够的耐心,区区数十年而已,弹指一挥间,相信总有一天你们的秘密会暴露出来.....”

    喃喃自语中,蚁族族长脸上充满了对自己判断的自信。

    作为一个活了数十万年的金仙强者,区区数十年对他来说,不过一个打盹的时间罢了,并不在意。

    很快,他就把这些事情抛之脑后,津津有味的吃起了蜂族与蝶族发生的瓜,时不时还发出了‘嘎嘎’的怪笑声,极为渗人。

    然而,蚁族族长并不知道的是。

    当初影老倒是想释放那玉符,但在林辰的恐怖威压下,别说身体就连神识都被限制在脑海中,根本无法动用。

    而那玉符在林辰的刻意控制下,并没有毁灭,只是被林辰收走了。

    可以说,为了不吸引洪荒众生的注意,为了给自己与人族足够多的发育时间,林辰已经足够小心了。

    当然,这里也幸亏前世十多年阅读小说的经验,让他对种种套路非常熟悉,避开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

    而就在蜂族,蝶族这两个种族准备请出老祖出马,蚁族看戏吃瓜的时候。

    远在人族的林辰,并不清楚他们内部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他正通过留在那两个金仙体内的烙印,来了解他们目前的情况。

    “居然让如此之多的金仙强者出手?看来他们彻底被打疼。”

    在了解到最近发生的事之后,林辰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说蜂族与蝶族的金仙强者并没有在人族造成什么破坏,但他们两个出现在人族,林辰哪怕不推演天机也大致清楚他们的目的。

    更何况为了以防万一,根据他推演天机所了解到的东西,那三族确实起了对人族动手的心思。

    所以,对这两个种族出手,林辰一点愧疚心里都没有。

    至于造成长生氏死亡的蚁族,林辰更是没打算放过。

    “哼,蜂族,蝶族这不过是收一点小小的利息罢了,居然摆出这等阵仗?”

    就在这时,林辰神色一愣,随即冷然的看向蜂族与蝶族所在的方向。

    就在刚刚,他明显的感受到,有两道太乙金仙前者的气机,正在推演被他控制的两族金仙强者的身份和位置。

    “虽然以吾如今的手段,想要屏蔽甚至斩断两个太乙金仙初期的推演,都轻而易举,但是....这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喃喃自语中,林辰的目光不由望向了蚁族所在之地。

    如果说,林辰如今最厌恶的种族是哪一家,蚁族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人族之内,天赋最强的无疑是女娲亲手捏造而出的三千先天人族。

    他们每一个都是人族的底蕴,也是如今人族顶尖强者之一。

    先前因为凶兽野兽的威胁,三千先天人族已经战死了两百有余,已经让林辰极为心痛了。

    而如今,再次陨落一位先天人族。

    哪怕他拥有人族圣堂这件至宝,已经把其元神烙印圣碑,只要等待两千多年,便可重新归来。

    但这已经不是一回事了,要是他没有获得这件至宝呢?

    长生氏,不就是彻底陨落了?

    敌人可不知道,林辰拥有圣堂这件足以复活长生氏的至宝。

    更何况,足足浪费了两千多年的时间,那怕身为先天人族长生氏不用担心什么黄金修炼时间段。

    但对于如今飞速发展的人族来说。

    两千多年的时间,也足以让他的修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