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粉碎的希望-《死后的我成了诡异》

    沈勤的语气没有任何波澜,始终都是风轻云淡的,让人感觉很轻很柔和。

    然而越是这样的情况,苏丽娜遭遇危险的本能越是警铃大作。

    作为诡异国局的交际员,苏丽娜见过的人不说有六位数也有五位数,其中性格五花八门,性格奇葩乖僻的她同样交流过不少。

    而沈勤在她看来既是最好懂,却又是最难懂的那一类人。

    因为沈勤的性格实在太像社会上那些安分守己,从来不喜欢主动惹是生非的老实人了。

    当然了,他们不惹事,同样不怕事。

    一旦被逼急了,他们连让你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这类人往往也是最可怕的。

    像这类性格的人在社会上实在太常见了,譬如工地搬砖的大爷、憨厚勤恳的小摊老板、油污垢面的修车工、送快递的外卖小哥等等数不胜数。

    这类人愤怒的时候,不会表现得自己有多么愤怒,只会将无尽的怒火藏在心里,然后面无表情或者眼神平静地送你归西。

    要是沈勤是个普通人,他这样的性格在苏丽娜看来完全没有问题,反而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因为一个普通的老实人愿意跟你讲理,说话沟通各方面交流都比较容易。

    他们也有一个突出的特点——

    那就是自己认准的事情,其他人很难动摇他们的决定或者想法。

    不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他们往往也很容易被说服。

    沈勤虽然平时的表现都很像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但是他们要是真的以正常人去衡量拿捏他的话,那就显得太愚蠢了!

    沈勤虽然像普通人,但他本质上根本不是普通人啊!

    他是诡异者!

    还是实力强大到足以一人单枪匹马端掉黑龙老巢,逼迫黑龙为了活命不得不向诡异国局摇尾乞怜的恐怖诡异者!

    即便是刚刚与诡具签订契约的新手诡异者,性格或多或少都会出现某种偏向性的变化。

    譬如贪财的变得更贪财。

    好色的变得更好色。

    喜欢追逐权利的人为了获得更多的权利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譬如黑龙就属于典型的第三者。

    而迄今为止,他们还没在沈勤的身上看到任何受到诡异影响的特点。

    是因为他完全不受诡异的影响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算是国局意志力最强大最坚定的诡异者,同样无法跳出这条规律,避免诡异力量的影响和变化。

    那么沈勤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此时此刻身处此地的苏丽娜或许觉得自己明白了。

    那就是冷静与疯狂。

    看他的模样似乎很冷静,其实他疯狂到了骨子里。

    一旦苏丽娜说出那个肯定的答案,她不会有半点的怀疑,沈勤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杀掉在场的所有人。

    即便他们是来自诡异国局。

    “我再问一遍,你们…国局是想要庇护他吗?我想明确地知道你们的答案。”

    “请你告诉我。”

    沈勤目光沉静地注视着苏丽娜的双眼,淡淡地问道。

    顷刻间,众人皆不由得仿佛感知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好像冥冥之中有一把锋利的宝剑悬在了所有人的头上,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见到这一幕,一男一女两名三级诡异者护在苏丽娜的身边,沉默着一言不发,唯有目光紧紧地盯着沈勤。

    他们本能隐约感知到一丝杀意,顿时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守护苏丽娜的人身安全。

    虽然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守得住。

    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拼尽全力去守护他们的任务目标。

    苏丽娜深吸了一口气,强大的心理素质使她迅速镇静了下来,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任务,那就是在维持国局与沈勤的友好关系的前提下,试图从沈勤的手里带回黑龙。

    “不,沈勤先生我想您误会了,诡异国局没有任何庇护黑龙的想法。”

    “黑龙此人罪大恶极,教唆、涉黑、抢劫、行凶、杀人,勾结黑恶势力背地里沾染禁忌、犯下了无数不可饶恕的罪过,即便沈勤先生不出手,我们国局也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他。”

    苏丽娜脸上浮现出职业的微笑,一句话瞬间几乎等同宣判了黑龙的死刑。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国局派你过来不是保护我的吗?!”

    闻言,黑龙神色骇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旋即内心愤怒到了极点,脸色狰狞地喝道。

    “黑龙先生,我再重申一次,我们没有答应您任何的要求和条件,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调解的,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任何恩怨,我想我说的很明白了。”

    苏丽娜周身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气场,眼神冷冷地转头看向黑龙,语气严肃且郑重地开口道。

    “件货!你个烂表子,老子看你分明就是想公报私仇,我要跟闫先生对话!亲自问他!我不信诡异国局会放弃我,老子可是四级诡异者啊!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黑龙惊恐欲绝,紧接着发了疯似的喊道。

    “哼,请便。”

    苏丽娜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黑龙。

    另一边,黑龙再次掏出了他的手机,拨通闫先生的号码。

    期间黑龙神色惊惧地望向沈勤,生怕对方会突然对他动手。

    殊不知,苏丽娜与众人的会面的画面一直都在同步传输到诡异国局的指挥中心。

    因此,国局众人从头到尾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让苏丽娜去跟黑龙对接的时候,闫先生就将此事全权交由苏丽娜负责了。

    换言之,苏丽娜说的话就代表了国局的意思,只是黑龙不肯死心放弃罢了。

    三秒后,电话顺利接通——

    “喂,我…”

    黑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打断。

    “苏丽娜的意思就是国局的意思,黑龙,你还是乖乖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吧,至于你的那些不法所得,我们国局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闫先生看着同步直播画面,面色冷漠地开口说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黑龙!我可是四级诡异者黑龙啊!你们会后悔的!!!”

    闻言,黑龙惊惧地瞪大了眼睛,眼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绝望之色,宛如溺水的人拼了命的想要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然而闫先生说完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对方丝毫的机会。

    “可恶!混账!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

    黑龙最后的希望被闫先生的一番话无情地粉碎殆尽,状若疯魔。

    众人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一个人上前。

    “好,既然你们想要我死,那我就拉着所有人一起给我陪葬吧!”

    赫然间,黑龙面露极致的疯狂之色,当即便欲彻底解放诡具的力量,企图拖着苏丽娜以及军队众人一起下地狱。

    苏丽娜等人脸色一变,正欲动作。

    嘭!

    突然,黑龙带着诡具戒指的手臂炸裂,血雾爆散。

    剧烈钻心的疼痛感涌上心头,令黑龙浑身一阵抽搐,顿时忍不住捂着手臂满地打滚哀嚎。

    沈勤默默上前捡起地上的戒指,宛如死神般冷漠无情的眼神俯视已然精神崩溃的黑龙,平静地出声道——

    “你太傲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