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紧急问诊-《从直播传授武学开始》

    正当张自力要领着肖聪和佐藤去附近的饮品店聊一聊直播大业,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他们的旁边。司机不出意外是成知慎,他这次没有打招呼,直接说有急事。

    张自力点点头也不废话,跟肖聪和佐藤嘱咐了几句就上车了,只是不知什么事这么紧急,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车开得很快但又很稳,成知慎在聚精会神地开车,一路无言。

    最后他们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口,别墅前两座石狮尤为霸气,彰显着别墅主人不凡的气势。区别于一些别墅的那种金碧辉煌的感觉,这栋别墅的装饰显得很别致,很多地方简约但不失典雅。

    进入别墅前,成知慎才说明了请他过来的缘由,黎家老爷子病了,病情很棘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说实话成知慎并不是很看好张自力的医术,虽然他搞过户外直播,讲解过中药。但从年龄上看,即便张自力从小学习,医术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要不是小姐急着找他帮忙,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盲目崇拜吧,成知慎闻到了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黎老爷子名叫黎风,育有两儿两女,跟黎盛关系并不很亲近。他的脾气比较老派顽固,伴侣死的早,很早在山里将孩子们拉扯大。

    每天都是采药捕蛇,砍柴耕田,只要会的样样都做。习惯了山野田间生活的他有着天然的纯朴和乐观,也很是知足。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怡然自乐。

    后面儿女们都出去读书闯荡了,自己也是忙个不停,一刻也闲不下来。想想孩子们万一在外面受挫了想回来,自己也能好好地照顾他们。

    好在孩子们都很出息,没有回家啃老的意思。其中最发达的,便是老大黎盛。

    对于黎盛的发家致富,黎老爷子并不是很开心。他熟知的那个大儿子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了,大儿子的眼神里多了更多的凶狠和狡黠。

    虽然老爷子也明白黎盛以前在家境贫苦的时候为了小儿子他们读书,很早便混社会去了,也深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不易。不过他还是无法与黎盛关系融洽,只觉得很多地方格格不入。

    哪怕被接到别墅里,每天山珍海味地伺候着,仍然觉得不是滋味。

    唯有孙女黎晓晓,倒是能让他开心起来。甜美可爱、落落大方的孙女经常逗他开心,让他在不舒服的地方也能找到心安的理由。

    不过此刻他叹了口气,看着在他床边带着泪痕的孙女,十分地难受,自己身体也十分虚弱。他有种感觉,跨不过这个坎儿,自己应该时日不多了。

    他还想看着孙女结婚生子呢,到时候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连夜赶回来的黎盛此时也有些头疼,自己的专业医疗团队已经束手无策,自己带回来的医疗专家也无从下手。家里放满了医疗仪器和医疗设备,都成了摆设,分析不出病因。

    除了燕京的著名专家还没赶到,应该也没有人能解决老爷子的病情了,只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至于晓晓找来的张自力,对于能解决老爷子的病情他没有抱任何的希望,晓晓她心里也不好受,有个人能让她开心一点也不错。

    成知慎将张自力引到黎老的房间,黎晓晓面露欣喜,仿佛看到了一些希望。黎盛也跟张自力点点头,虽然直播中看见过他,不过线下看上去更为精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房间里面还有几个人,有些看上去似乎是医护人员。

    张自力也仅仅是礼貌得跟各位点了点头,他现在注意力都集中在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老人身上。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张自力除了“问”这一步难以做到,毕竟老爷子现在说话都有些困难了,也不好勉强。

    观察起色,听其声息,打开口腔观察了舌苔,又号了号老人的脉。不过五分钟,张自力对于老人的情况已了然于胸。

    “请问黎老先生是不是最近一个月都没什么食欲,浑身乏力并且腰椎疼痛?”

    “确实如此!”黎晓晓说道,“爷爷他最近吃东西越来越少了,而且近两天老是扶着腰喊疼。”

    黎盛眼前一亮,好像有说法?

    “咳咳……小张师傅,有办法治疗吗?”本来不抱希望的他声音竟有了一丝紧张。

    “其实老爷子并没有得什么伤身的病。”

    一个三十岁的寸头中年人面露不悦,周围个别的医护人员也摇了摇头。

    “呵,我当这小子有多厉害的,这话出来当真是笑死个人。难道老爷子是装病不成,寻我们开心?”

    这是家里的老幺发表的意见,黎盛皱了皱眉,不置可否,看张自力如何应答。老爷子朴素善良的性格,应该不可能装病骗他们。

    黎晓晓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她只是静静地带着疑惑看着张自力。

    张自力说道:“病当然是病了,只是更多的是心理上的。”

    “你放屁!心理疾病是这样的?你当我没看过心理医生啊!别在这儿瞎说八道了!”寸头中年人显得很激动,他好像已经骂过无数次人一样。

    “老四,别急,让张师傅讲完!”黎盛对寸头中年人喊道。

    张自力也不理睬暴躁的中年人,跟黎盛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老爷子应该是常年以清淡饮食为主,并且经常做大量的运动。”

    “最近一两个月才改变了生活方式,而且改变得过于迅猛,加上老爷子心理也有些不舒服。”

    “好比是饿极的人,让他狂吃三天三夜,自然身体会吃不消。现在老人家的情况正是如此,饮食营养提高了,运动却几乎没有。”

    “他的身体一时适应不了现在的生活与环境,应该循序渐进的。”

    “所谓损有余而补不足,现在就是要少吃特别荤腥的食物,多运动。”

    “可以现在爷爷已经这样了,也没法进食和运动了啊。”黎晓晓急着说道。

    “嗯,老人家现在过于虚弱,我先给他施针解除下郁气,提升下机能。”

    “等等!让燕京的专家过来再说,我对这小子还是不信任!”

    “四弟,你忘了之前父亲日夜操劳的身影吗……”一个中年女人哭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