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十年老射手-《这个影帝要加钱》

    在演员行业,群演是最底层,号称人形道具,三无演员,无台词,无镜头,无名字。

    往上是特约演员,有台词,有镜头,有名字,影视剧播出后你能在片尾看到你的名字。

    特约也分小特,中特,大特,定位不同,台词多少不一样,价钱也不一样。

    对大部分群演而言,特约就是他们的毕生梦想,是天花板。

    特约之上是龙套,皇帝身边有对白,有少许剧情的太监,宫女,客栈里的掌柜,和主角有交流的小二,拦路打劫的土匪等等。

    在各大影帝基地,能混到龙套已经很不错了,这类角色一般由副导演把控着,像笑傲江湖这种央视的正规剧组还好,一些二流,三流剧组,想演龙套不付出点代价都不可能。

    片酬孝敬副导演一部分是基本操作,有点姿色的女演员还得搭上点什么。

    苗乙这些年演的是比龙套还要好的配角,一部戏最少也是几十场戏,演过女四,女三号,有一定名声,放在北影厂门口,她属于可望不可即的大佬级别。

    桌上,黄剑中很随和道:“别看丁修年纪小,武术功底很强,刀枪剑棍都能耍,还会骑马射箭,你们要是有不懂的可以向他请假。”

    许情眸子亮了,紧盯着丁修:“你还会骑射?”

    丁修谦虚道:“十年老射手,会的也不多,就亿点点。”

    “改天咱们交流交流。”许情认真道:“这是我第一部动作片,以前没拍过武打戏份,更没骑过马,属于两眼一抹黑。”

    她本来是不想来笑傲剧组的,除了年龄和原著里的年纪对不上,也不会武术,张纪忠找她的时候,她自侃是半老徐娘,武打戏怕闪着腰。

    最后是拗不过张大胡子的诚意(剧组给的钱多)硬着头皮来了。

    “其实骑马很简单的,骑着骑着就会了,找机会我手把手教你。”

    同在一个剧组,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家都这么样说了,丁修只能咧着嘴勉为其难答应。

    “能教一下我吗,我也不会。”岳灵珊苗乙参合进来。

    “行啊,人多氛围好,学得快。”丁修对仪琳陈丽风道:“你来吗?”

    陈丽风摇头:“我没有骑马戏。”

    可惜了,丁修暗自叹气。

    “你看我行吗?”许久没说话的魏子突然说道。

    丁修:“……”

    骑马戏要手把手教,两人骑一匹马,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跟骑摩托车似的,只不过教练在后坐。

    过程中难免前胸贴后背有身体上的接触,特别是马跑起来时候,一耸一耸的。

    两大男人,合适吗?

    怎么这么没眼力见!

    呸!

    ……

    导演让大家提前半个月入组,除了熟悉对手演员,围读剧本,主要是练习武术。

    金老爷子的笑傲江湖几乎是逢戏便打,高达几百场的武打戏对演员自身要求很高。

    一大早,所有人被元兵召集到一起练习武术动作。

    十个武行分为五组教习,从最基本的丁步,虚步,马步开始,后面慢慢才是套招。

    作为武道高手,丁修直接跳过第一个步骤,元兵亲自教他剑术套招。

    辟邪剑法!

    “流星飞堕,花开见佛,江山弄笛,紫气东来,扫荡群魔,直捣黄龙,群邪避易,钟馗……”

    看元兵演示,丁修差点笑出声来,搞不懂为什么这些普通的招式要取一个花里胡哨的名字。

    收剑,元兵喘着气道:“现在我们练习拆招,第一招流星飞堕……”

    丁修打断他:“不用了元哥,我已经会了。”

    周围,几十双目光凝聚过来。

    他们听到什么,丁修说他会了。

    直接跳过基础步伐就够让大家嫉妒的,武术导演上来演示一遍就会了,要不要这么扯?

    元兵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没有过多废话,最好的解释是行动,丁修当即拿着道具剑在空地上把辟邪剑谱重复一遍。

    不管是力道,下盘,精准度,美观性都要比元兵的好。

    一身白色运动服,头发扎成三股辫的许情看呆了:“这么快?”

    邵斌撇嘴,暗道:“学得快有屁用,出来混要讲单位,讲势力,只会武打一辈子都是配角。”

    “邵老师,挺胸抬头,屁股要翘一点。”武行站在身后说道。

    啪嗒把剑一丢,邵斌道:“不练了,休息一会。”

    边上,助理小步上前递水,递毛巾。

    坐在椅子上,邵斌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抿了一口水,就这么看着大家练武,武行尴尬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半小时后,休息差不多的邵斌慢慢悠悠起身。

    中午阳光毒辣,众人十一点就收工了,下午两点开始剧本围读。

    “师妹,你快到衡山城去,咱们许多朋友在那边,谅这个恶贼不敢过去找你。”

    “我如出去,他杀死你怎么办?”

    “我缠住他,他杀不死我,快走,哎呦……”

    不可否认,邵斌架子是大了一点,但台词功底没得说,字正腔圆,抑扬顿挫都有了,连表情都维妙维俏。

    岳灵珊苗乙和他比起来要差了不止一筹。

    好在只是剧本围读,大家提前对台词,并不用表演,文戏导演黄剑中没说什么。

    “我这小雪龙聪明得紧,绝不会踏到尖石,不过你们这四匹马却不行,好,大伙儿都回去吧,可别摔了陈七的屁股。”

    “你们跟我出来打猎是假,喝酒才是正经事,若不请你喝个够,明儿便赖洋洋的不肯跟我出来了。”

    “什么东西,两个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

    ……

    “史……史镖头,那……那怎么办?我本来……没想杀他……”

    轮到丁修读词,众人又惊了一下,都知道他是群演出身,没怎么演过戏,没想到能表现成这样。

    倒不是台词功底多好,而是语感非常正,台词落到嘴里很流畅。

    笑傲江湖剧本里古言不少,有些句子邵斌读起来都拗口,没想到丁修一点都不打结,语气之稳定,不夸张的说,中文系研究生都没他说得溜。

    老戏骨魏子都愣了:“导演,你确定他是第一次拍戏?”

    黄剑中也是懵的:“他是这么说的。”

    面对一双双诧异的目光,丁修淡定道:“平时对古代文学有点研究。”

    这才哪儿到啊,别说笑傲江湖大部分台词都是半白话文,就算全部是文言文他都不带打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