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武当-《诸天一道卷》

    这是谁?

    两名年轻道士看青年的面容,总觉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事实上,两人也不过十四、五岁,一年前刚刚拜入武当门下。

    “武当山脚,解剑石前,来者止步!”

    来不及深思,一人向前跨出一步,冷喝道。

    天柱峰隐在雾中,武当七十二峰或巍峨,或雄奇,或险峻。

    有灵鹤长鸣,遨游于云山林海之间。

    又有昊阳光辉洒落,穿过山雾的间隙,像是穹天垂落的光雨。

    看眼前这一幕,虞明不禁深吸一口气。

    从离开武当,到围攻明教光明顶,再到被俘困入元大都,最后与强敌一战回归。

    看似经历了不少事情,其实也才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一年不长,但对于他经历的有限岁月和修行路而言,却是一段不短的时光。

    所幸比预想中更早归来。

    一年对于浩瀚天地来说是十分短暂的。

    于江湖武林而言,却足以令一代人初步成长起来。

    再看眼前两个年轻道士,虞明有些陌生,想来是他离家的这一年内刚刚拜入武当门下的新一代弟子。

    不知不觉中,又一代人长成了。

    而属于他这一代的,也开始在这江湖上崭露头角。

    不过就实力境界而言,他已经不属于年轻一辈了。

    “你们是哪一峰的弟子?”

    虞明开口,温声道。

    “日华峰。”

    两个年轻道士齐声道,而后就相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震动。

    不对,他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回应对方。

    却不知为何,看眼前人,闻其声,他们很难生出警惕防备感。

    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与如沐春风的温暖,就像是面对山中的最亲近的师长一样。

    “你二人《浑元功》到了第三层,不过气血有些虚浮,根基不稳。

    不要急于突破第四层,悉心打熬浑元功第三层。

    心意自然,浑元一体。当坦荡无为、忍耐积蓄。”

    虞明打量两人一眼,又一次开口。

    这一次,两个年轻道士可谓是心神俱震。

    这到底是何人,怎么会知晓他们武当《浑元功》的神髓。

    虽然两人对于浑元功第四层还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但近几日来,天柱峰金顶之上的三丰祖师时而现身传道。

    从最基础的《浑元功》等武学,到先天之境,无所不包。

    其中对于浑元功第四层的论述,便与眼前这一位所言相差无几。

    就在两人愣神之际,虞明已然从两人身旁走过。

    他立在解剑石前,看这块被风雨打磨了数十年的磐石。

    三丰祖师将其立在这里,最初,就算是天下顶峰的宗师,到了这解剑石前,也要卸下兵刃。

    虽然到了宗师境界,草木竹石,皆可化为兵刃,乃至于自身即为至强神兵。

    有无兵刃,并无太大区别。

    但武当要的是一个态度,一个承认武当所定规矩的态度。

    转眼间,自降生此世,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当初懵懂的幼儿,已经成为了江湖武林中名动于世的年轻强者。

    回首过往,忆及往昔。

    哪怕以虞明如今的心境,也不禁生出一种恍如隔世感。

    不过这种念头也就在心头浮现一瞬,弹指之间便归寂虚无。

    虞明抬脚迈步,登武当山。

    “站住!”

    两个年轻道士回过神来,猛地转身,大喝一声。

    刚想伸手阻拦,就感到那一袭云纹玄衣的背影身上,一股纯净阳和的气息,像是春风化雨,一下在这武当山地界弥漫开来。

    嗡!

    虞明周身轻鸣,一层如琉璃般的光辉自其肌体之上浮盈而出。

    仔细一看,这一层琉璃般的光辉下,是如玉无瑕的肌体之色。

    两色交融,像是在虞明身躯上衍生出了一道道金玉神华光轮。

    一股神圣、堂皇、纯净、阳和,更充斥着蓬勃生机的气韵,自虞明身上弥漫而出。

    须臾间,武当山上霜寒消融,万物复苏,像是一下步入了阳春三月。

    “哪位道友大驾光临,武当宋远桥有礼了!”

    下一刻,有宏大威严,却不失温润的声音自武当山上传来。

    既而,天柱峰东北侧展旗峰上,紫霞宫中。

    有一道宛若朝阳升起的气机直冲天际,淡淡的纯阳气息弥漫开来。

    虽然远远及不上虞明的浑厚与纯净,却也绵绵不绝,暗合武当太极真意,阴阳相济。

    正是历经一劫后在纯阳无极功上造诣日益加深,于先天之境再进一步,先天元胎有成的武当掌门,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

    一袭黑白镶金边道袍,鬓发有些微花白的中年道人,脸上神情冲淡谦和,一如往昔。

    “掌门!”

    两名年轻道士浑身一震,连忙行礼,未曾想居然惊动了掌门。

    宋远桥运使梯云纵,如一道飘渺悠然的青烟,飘然降临武当山脚。

    他没有看两个驻守山门的第四代弟子,而是盯住了面前那一袭云纹玄衣的年轻身影。

    虞明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而后微微躬身,道:“爹,我回来了。”

    虞明的语气不高,却很温和郑重。

    宋远桥先是深吸一口气,既而就上前两步,在两名年轻道人错愕的目光下。

    他们眼中向来威严,喜怒不形于色的掌门,先是伸出一只手重重地拍了拍那个年轻人的肩膀,而后再次重重道。

    “回来就好!”

    “回来了,就好!”

    这是……

    两个年轻道士心神震动。

    倏忽!

    宋远桥目光骤然一颤,心神感知到立在身前的虞明身上那股纯阳气息简直像是星海一般浩瀚。

    比之他胜过不知凡几,根本感知不到深浅,甚至在他平生所见的强者中,除了师父外,怕是无人可比拟。

    他不知道虞明经历了什么,但想来在短短时日内便将真气修为重修突破到如此境地,有大机遇之余,其所经历的磨难,必定也是难以想象的。

    “好!”

    “我们回家!”

    再次深吸一口气,宋远桥道袍一甩,纯阳无极真气勃发,拉起一旁的虞明,化作一道长虹,直入紫霄宫。

    铛!

    太极钟响,武当震动!

    难道是……

    这一刻,解剑石前的两个年轻道士再愚钝,也醒悟过来。

    谁能令他武当掌门亲自出迎,又如此称呼掌门。

    再念及几月前,曾经见过的那幅画像,两道身影一下重合。

    两人一下睁大了眼睛,面色潮红,心情激动而振奋,身体都颤抖起来。

    望着远去的身影,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随着太极钟响。

    武当诸峰之上,一道道先天气机复苏。

    山雾翻涌,天云尽散,昊阳当空,普照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