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的颜颜-《替嫁后,植物人老公让我一胎双宝》

    第二天一早

    苏曦颜看着躺在床上老神在在的言墨辞,“一会儿我要怎么把你带出去?”

    言墨辞慵懒地道:“爷爷今天和老友出去聚会不在家,一会儿你就假装推我去花园散步。到时候自然就会有人接应你。

    到了京都大学以后,你就假装是我的秘书,称呼我为傅先生。”

    切,整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还傅先生,敢情言情男主角的姓全都让你用了。

    苏曦颜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万一爷爷提前回来了呢?他不会以为我想绑架你吧?”

    言墨辞冷淡地回:“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作为一个成年人,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苏小姐。”

    苏曦颜咬牙切齿,渣男!馋她身子的时候喊她小甜甜。

    转眼翻脸不认账了就喊她苏小姐!

    苏曦颜冷笑,“傅先生,一会儿你最好配合一点,不然的话,在京都大学我一定让你有一段难忘的记忆。”

    言墨辞骄矜地点了点头,“苏小姐,那我期待。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苏曦颜:气死她了!

    被言墨辞气到,苏曦颜一路把言墨辞的轮椅推得虎虎生风,四个轮子恨不得都离开地球表面。

    到了指定的位置,苏曦颜还贴心地提供了特别的服务,一把把言墨辞塞进加长林肯的车后座。

    看着被球一样丢的言墨辞,脸色发黑,扳回一局的苏曦颜笑眯眯的道:“不用客气傅先生,这都是我一个当秘书的应该做的。”

    看着苏曦颜笑得跟一直小狐狸一样弯弯的眼角,言墨辞眯了眯眼。

    待苏曦颜也上了车,言墨辞看着坐在对面的人,“苏小姐,接下来需要你回避一下。”

    苏曦颜真是服了,“言墨辞,你一个大男人哪这么多事啊,你还真以为别人都想看你啊?

    更何况我什么没看过,有什么需要我回避的?”

    言墨辞煞有介事地点头,“是,细想想,苏小姐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说着,言墨辞直接上手开始解真丝睡衣的扣子,一会儿的功夫还不等苏曦颜反应,大半个胸膛就已经露了出来。

    看着言墨辞“唰”的一下就把上衣脱了,紧跟着就开始要脱裤子,苏曦颜故作镇定的表情终于变了。

    她眼神闪躲地撇向一边,脸上泛起微红。

    但是却不想,言墨辞脱完了之后竟直直地向她方向而来,言墨辞皱着眉道:

    “替换的衣服在你这边。”

    苏曦颜嘟囔:“你不能先拿衣服再脱吗?”察觉到言墨辞充满了侵略气息的靠近,苏曦颜往边上挪了挪。

    但是此刻,却突然一个急刹车,两人同时一个重心不稳。

    “啊!”

    “呃...”

    司机问:“不好意思,Boss,前面有人闯红灯,您没事吧?”

    言墨辞的压抑的声音低沉道:“没事,别转过来。”

    刚刚急转弯的时候,言墨辞和苏曦颜一个往前一个往右,但是因为司机的急转停,两人竟是全都摔向了苏曦颜原来坐着的位置。

    言墨辞先一步到,苏曦颜则是直接摔到了他的身上。

    言墨辞咬着牙道:“苏小姐,您能不能从我身上下来?”

    察觉到身后言墨辞近在咫尺的身体,苏曦颜脸颊绯红,就连脖颈耳朵尖上都染上了绯色。

    听着言墨辞性感的声音,闻到他身上好闻的乌木香,高冷疏离却透着违和的让人想要靠近的温暖,她一时之间竟是忘了动作。

    言墨辞看到背对着他的苏曦颜的反应,眼眸渐深,他微微俯身欺近,蛊惑地道:“苏小姐,如果您再不动的话,那我可就要动了。”

    !!!

    臭流氓!

    苏曦颜蓦地转头瞪了言墨辞一眼,眼波流转宛如有璀璨星辰,看得言墨辞的神色更加的危险。

    被这样视线烫到的苏曦颜针扎一样的拉开距离,坐到一边,她欲盖弥彰地看向窗外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言墨辞滚烫的视线却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

    为了掩盖内心的悸动,苏曦颜轻舒了一口气,她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想让自己恢复理智,本就红润的唇色更是填了几分嫣红。

    言墨辞的喉结可疑地动了动。

    苏曦颜觉得,她刚刚好像听到了有人吞咽的声音。

    她有些疑惑地转过头,眼神触到言墨辞尚且还暴露在空气中胸膛的一瞬间,她立刻撇开。

    !!!

    “言墨辞!你快把衣服穿上!”

    听到苏曦颜的娇斥,言墨辞一边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一边邪肆的说话,语气放荡又魅惑,

    “不知道对于你现在看到,还满意吗?

    嗯?苏小姐。”

    这声苏小姐喊的,回味无穷。

    苏曦颜叹了口气,“言墨辞,你难道真的没有羞耻心的嘛?

    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司机的感受?”

    看苏曦颜油盐不进的样子,逗不到她的言墨辞瞬间冷下脸,穿完衣服。

    他交代,“一会儿我会以傅然表兄弟的身份让他给我会诊,你只需要在边上跟上。

    万一有突发情况的话,记得随时应变。”

    苏曦颜皱眉,“你指的突发情况是?”

    “柳焕玉的一对儿女,言帆轻在京都大学任教,言宁月是在校大学生。

    万一遇上了他们你帮我打掩护。”

    说道言帆轻的时候,言墨辞不着痕迹的观察苏曦颜的神情,但是她眼神清明,一派镇定自若,俨然之前并不认识言帆轻。

    言墨辞的心中霎时多了两分欢喜,

    他的颜颜,果然不认识言帆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