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养虎为患-《第一毒女》

    隔壁的院子空了一年多,院中有许多杂草蛛网,千羽不想动手,就找来十来个婆子,每人十两银子,一下午的功夫将宅子打扫出来。

    看着崭新的院落,白栀瑶不禁感叹钞能力真的是棒极了。

    这间院子跟她所居住的院子一样,是个一进的宅院。两侧是厢房、厨房、茅厕,和一间正房。

    白栀瑶打算将正房装修成诊室,东厢房改成药房,西厢房改成病房,厨房就用来煎药。

    她写了一份单子交给云香,让千羽带着她去筹备,而自己趁着他们离开的空档将所有的房间都用消毒水喷洒了一遍。

    正在她收拾的时候,听到一声熟悉的‘叮咚’,下一秒,命蛊现身,“恭喜主人达成【诊所初成】成就,奖励xx牌姨妈巾一箱。”

    白栀瑶正在喷消毒水的手一抖,壶掉地上了。她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箱姨妈巾,有些哭笑不得。

    你说它没用?不,它很有用,她实在是用不惯草木灰。

    可你要非说它有用的话...那是真的屁忙帮不上。

    不过,由此她也发现,命蛊能给她提供的觉的只要和医学挂钩的东西,所以...她可以通过解锁成就来试着解锁更高权限查看她可以获得的东西?

    之前小小的威胁过命蛊一次获得了药房的使用权,但是...里面药物有限,如果她想补货,还是要通过达成成就解锁。所以,她还是被命蛊将了一军!

    “主人主人!”

    命蛊飞到白栀瑶面前,“现在金陵城内的孩子们正在经历灾难,需要主人出手相助!”

    “什么灾难?”

    “病毒性感冒!”

    白栀瑶想说这算什么大病?可话到嘴边,她却说不出口。

    确实,中医可医,但是效果缓慢,对孩子来说是种煎熬。病毒性感冒多伴随拉吐,若是长期腹泻不止,孩子有脱水的危险。

    “明日我会在外面挂牌子接诊,若是有有缘人发现,我便出手。”

    “主人加油!”

    说着,外面传来脚步声,命蛊紧忙消失。

    “大姐。”是薛之言。

    她出去,看薛之言脸上挂着愁色,问:“怎么了?”

    “我听闻近日城内许多孩子都生了和小宝一样的病症,大姐能不能出手救救他们?大姐能救小宝,应该也能救那些孩子吧?”

    他诚恳的表情,让白栀瑶差点就信了。

    他比自己小不了多少,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自己也发现了这个孩子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无害。先前在那老女人那是因为他没本事反抗,妹妹又生病。现在他妹妹好了,他便总想让自己名声大噪,让自己出头,也不知是为何。

    白栀瑶冷了脸,对他说:“薛之言,我不知道你们兄妹二人是什么身份,我也没兴趣知道。不过,你别将我对你们的好意当成驴肝肺,把我当傻子。你不是傻子,自己说什么干什么你清楚得很,你这般撺掇我,到底意欲何为?你若是觉得我这里你们兄妹二人待得不爽,大可离开,我绝不会拦着。但是...你若是将我当傻子,想利用我,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白栀瑶这番话让薛之言十分心虚,他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不由得心生畏惧。

    确实,他是想让白栀瑶名声大噪,到那时肯定会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找她问诊。届时他就可以趁机和一些人搭上线,想法子接近他们为自己爹娘报仇!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心思会被白栀瑶识破!

    他知道,也承认白栀瑶对他们很好,现在的日子也过得很舒心。可是一想到自己爹娘惨死的模样,他就久久不能平静。他人力微博,做不了什么,正好就这样一个好机会,就像利用上。

    可谁知,竟被当面拆穿。

    看着少年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被拆穿红透了脸,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白栀瑶又敲打了他两句,“我对你的恩恩怨怨没兴趣,你也不要试图将我拉下水,否则...你妹妹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我也有那个本事再收走。”

    她越过满脸惊愕的薛之言,谁料下一秒对方‘扑通’一声给她跪下了。

    “对、对不起!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妹妹!”

    这一幕正好被无聊到访的凤翎夙瞧见,他在门口倚靠着门板看了好一会儿,见白栀瑶不发话,上前将人拉入自己怀中,轻声:“这样心思歹毒的小子,你还留着做什么?”

    他自认为是了解白栀瑶的,因为他觉得白栀瑶跟他是一类人——心狠手辣,没有人性。

    触碰到凤翎夙结实的胸膛,白栀瑶心中再次闪过一丝异样。

    她推开凤翎夙,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会来这?”

    凤翎夙笑而不语,反倒盯着跪在地上的薛之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在你没那个本事之前就过好眼前的日子,哼,一个男人,竟想通过利用女人这种卑劣的手段达成目的,真是不知羞耻。”

    凤翎夙这番话,将薛之言那可笑的自尊心击碎,碎了一地。

    他知道,凤翎夙认出他了。

    他应该求凤翎夙放过他们兄妹二人,可、可他做不到!

    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青砖上留下一抹印记,凤翎夙只瞧了一眼,便觉得无趣。

    他拉着白栀瑶走了,“你怎么净挑一些品相差的宅子?就跟你人一样,差劲。”

    “既然觉得差劲你还来,那你不是更差劲?”

    原本,白栀瑶还打算隐瞒一下自己,可凤翎夙接二连三的举动让她知道,这人不像钱柒柒那般天真。他迟早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他不问,自己也不说,却没必要再继续跟他维持这表面的友好。

    她从来不知,做国师会这样闲,看来这个朝代还真是不怎么样,该不会要灭国了吧?

    她试图挣脱开凤翎夙的束缚,可任凭她怎样拉扯,都无法从凤翎夙的大掌内挣脱。

    “姑娘家家的,这般牙尖嘴利,当心嫁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