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重伤邓布利多,躁动的魔气-《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正愁闲逛的这一圈没有收获,这不就有只神奇动物送上门了吗?

    神秘的黑袍刺客盯着福克斯的眼神过于灼热,让邓布利多猛然意识到了,他不会连福克斯都想抢吧?

    当下更是急忙出手,魔咒跟福克斯的凤凰火焰加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小型的爆炸气浪。

    也就是开始时在外面引起了广泛关注的那道火光。

    “该死!”季昭一个不察被烫到了,他的身体再怎么强大仍然还停留在人类上,并不能水火不侵。

    为了低调,他没穿鬼嫁衣。

    正是这一下停顿,被作战经验丰富的邓布利多抓到了空子。

    “粉身碎骨!”

    “昏昏倒地!”老奸巨猾的邓布利多在暗地里又速发了一道。

    季昭侧身躲过眨眼便近在咫尺的魔咒。

    可邓布利多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另一道紧随其后的光束偏了一个角度,他来不及反应,被打了个正着。

    被击中后,他的反应迟缓了不少。

    此时,反应过来的另一个人马也拉弦,附有特殊魔咒的弓箭急速呼啸而来。

    “不!”纪伦看到艾泽和邓布利多教授不由分说便开始攻击神秘的黑袍男人,心里为他们揪紧。

    看到男人躲过后,弓箭明显深入土地——甚至贯穿到地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这是一门心思要他死啊!

    季昭纳闷,这不就是个魔法学校吗,怎么行事风格比那些巫师执法者还狠厉?

    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他们先玩真枪实弹的,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人马纪伦看到黑袍男人手心张开,一股无形的气流,裹挟着泥土地上的落叶从地上盘旋聚集到苍白的手中。

    它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出手。

    几束箭雨明显跟刚刚的人马来自同一支气息,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再落下,遮天铺地。

    但已经来不及了。

    夹杂着凛冽气息的灵气冲击力极强,空气中传来刺耳的爆破声,灵气呼啸着向人马艾泽和邓布利多冲去。

    “教授!”

    人马艾泽目眦欲裂。

    这道气流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动态视力极佳的人马都只能勉强捕捉到它的轨迹,更别提巫师了。

    邓布利多像是被一辆疾驰而来的火车狠狠撞击,霎时间飞出去十几米远,幸亏将将来得及,给自己加了个“盔甲护身”,这才留有一线生机。

    中年人“噗”的一声,溢出口浓血,将胸口的衣服全都浸透了。

    其中还有一些人体内的碎肉,恐怕其内部,此刻状态危急。

    狼狈躲开的艾泽也迅速回到邓布利多身边,扶起他的身体。

    “教授!醒醒!教授!”

    人马纪伦面露悲痛,它转头将他们护在身后,一手举起自己的弓箭。

    “后退!你这个可恶的入侵者!”

    躁动的灵气被收回体内,季昭负手而立。

    其实......刚刚他只是想警告一下,并没有真的想要杀死他们的意思。

    谁知出手的那一刻,原本老实当做挂件呆在他手腕上的黑气突然附到他的灵气上。

    瞬间威力增强数倍,这才将邓布利多打到半死。

    “回来吧,教授死了,谁来给这些小巫师上课?”

    男人挑眉,黑色魔气便乖乖回到他的手腕上,继续当做一个挂件。

    “你们先出手的,别怪我不客气。”

    一般这句话都是在出手前说。

    但男人坚信打架先说话,这人嘚先挂的道理。

    将人家打到自己心满意足的程度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警告。

    眼看着邓布利多的状态越来越衰弱,上空盘旋的凤凰哀鸣声也愈来愈凄厉。

    不知道为什么,动静这么大了,外援还迟迟没有来到。

    唯二两只清醒着的人马一边与男人对峙,但其实内心顶着极大的压力。

    它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季昭像是逛自家后花园一样,从禁林里左晃右摆,对着各种珍贵的神奇动物和植物挑挑拣拣。

    整个禁林以极快的速度被搜刮一空,凌乱的痕迹一直向深处延伸......

    终于,痕迹在一处地方凭空消失,再怎么搜索,也不见男人的踪迹。

    等到魔法学校的校长带着其他教授赶到现场时,邓布利多已经快不行了。

    最后他在魔法医院——圣芒戈内躺了一个月,这才好了个痛快。

    为此,“霍格沃兹最伟大的变形课教授邓布利多惨遭黑袍刺客的杀害,已于XX日不幸去世。”等新闻一夜间跃上预言家日报头条。

    整个魔法届为此掀起一阵滔天巨浪,人心惶惶。

    不过十几天过后,“那个男人”的消息再也没出现过后,这则新闻就慢慢淡出了巫师们的生活。

    这些,邓布利多都没放在心上。

    因为他清醒后,猛然意识到,在打架过程中,他曾窥到男人的小半张脸。

    竟与这学期的新生——汤姆.里德尔的奇怪东方师傅有几分相像。

    为此,邓布利多还特意使用冥想盆,重新读取了那两天的记忆,这才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不久后,他又在汤姆.里德尔那里了解到,早在两个多月前,他的师傅就已经回东方游历,再无音信了。

    因此这些猜测也不能成为证据——毕竟,记忆里神秘人露出的那部分脸实在是太模糊了,且在回忆中,有很强的主观性。

    最后邓布利多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只能暗暗加倍注意汤姆.里德尔——这倒是跟原著不谋而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