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收养黑魔王幼崽-《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眼前这个刚刚到自己腰的小鬼就是汤姆.里德尔?

    季昭低头俯视这个明显只有几岁的小男孩,对上他警惕的幼圆眼睛后,更头疼了。

    “您是汤姆的.....亲人?”

    把季昭迎进来的那个女人——也就是玛丽修女,看着季昭年轻的东方面孔,怎么也说不出“父亲”二字。

    她现在仍记得那个愚蠢的女士难产死在这的最后一幕,虽然她并不丑陋,可衣着打扮就像个可怜卑贱的女仆,怎么看也配不上这个英俊年轻的中国男人。

    黑色的风衣很厚重,衬着男人更加高贵神秘,内里绣着金边的红色里衬,玛丽虽然不认识,但很有古代东方王族的精致,花纹和走线——跟她在大英博物馆看到的很像,肯定造价不菲。

    “我想收养汤姆。”

    季昭没听懂她最后那个单词是是什么意思,连收养都是现学的。

    好痛苦,来到这个世界还要新学一门语言。

    “这......我认为,需要问问汤姆的意见。”玛丽修女撇撇嘴,低头看房间内的第三个人。

    对上男孩诡异深沉的瞳孔,她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个孩子,根本就是个魔鬼!

    她既想让这个年轻的贵族赶紧把汤姆.里德尔领养走,又怕这个魔鬼被领养走后将别人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最后整个孤儿院被牵连,一时有点踟蹰。

    只能看另一个当事人的态度了。

    想到这,两个大人的眼神都落到矮小的男孩身上。

    汤姆.里德尔低着头,把表情很好地掩藏起来,只是用一种令玛丽修女恶寒至极的语调,可怜巴巴地说:“仁慈的先生......请问您为什么想要收留我呢?”

    很快,像是察觉到自己冒犯了别人,他啜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附加:“哦,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知道的,我从没见过您......”

    不管怎么说,汤姆这声疑问恰巧也是玛丽修女的疑惑,院长今天刚好去市中心办事情,她不希望出乱子。

    神秘的东方贵族吗......

    汤姆里德尔神色晦暗不明。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亲人......

    男孩的拳头越攥越紧,只有抿起的嘴唇暴露了他心中的不安。

    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不知怎么,季昭突然想起来他还没遇见系统之前,楼下被家暴的可怜男孩。

    说怜悯,其实是没有的。

    毕竟季昭自己都是个孤儿,一个人辛苦生活,不也长大了吗?

    将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无异于是最天真的。

    不幸的人生千千万,要是就因为这点小事自怨自艾,伤害自己,大可不必。

    “所以您选择报复社会了吗?”系统在心底弱弱地问。

    “当然不,你怎么会这么想,”季昭蹙起眉,孺子不可教也,“当然是做好自己。既然这个世界没有跟我建立过联系,为什么怪我抛弃全世界?”

    “......”

    读过《哈利波特》剧情的系统无言以对,它隐隐觉得季昭的思路好像有问题,但仔细思索下又没什么不对劲。

    但是把这俩人放在一起......

    系统目睹季昭伸出手,年幼的黑魔王乖乖牵着男人离开孤儿院的背影,突然打了个哆嗦。

    好像,这个任务,害人啊。

    “我们住哪?”季昭直到牵着汤姆的手走到大街上,这才反应过来。

    他完全可以不收养这个小孩啊!

    “别想了,宿主。”系统无情打断他,“你难道能从这么大一个孤儿院里找出他?”

    说的也是。

    季昭感应了一下洞天福地,还没进去,就被一道类似屏障般厚弹的软膜挡住了。

    世界规则不相容。

    季昭大概能推断出,衍生世界或许并不能允许他自由进入,而是要通过系统,临时建立起一个“站点”,支撑他进入。

    在这个世界中,因为他的灵魂和身体并不属于这里,所以才会不断变得虚弱。

    而洞天福地又算是第三个独立的世界了,因此衍生世界中,他的身体不可以随意进入。

    大人牵着小男孩停住很长时间,两个人像木桩一样站在英伦大街冰冷的街口,夕阳眨眼便全部被地平线吞噬了。

    外面的温度很低,而孤儿院支撑不了所有孩子都穿上棉衣,最叫孤儿院修女们讨厌的孩子——汤姆.里德尔理所当然只能得到一件破破烂烂,打着补丁的布衣。

    上面的潮气被冻住,像片烂菜叶一样僵硬地贴着他骨瘦嶙峋的身体,对比男人厚重精致的外衣显得十分滑稽。

    尽管男孩的嘴唇已经转为深紫色,他仍不发一言,乖巧地牵着男人伸出来的一根指头,默默等待。

    待到季昭回过神来,男孩已经快要昏倒了。

    他心一紧,连忙把孩子瘦弱的躯体捞起来。

    很轻,单手就能抱在怀里。

    “不,先生......”会弄脏您的衣服的。男孩悬而未落的水盈盈的眼眸中如是说。

    “无碍。”

    温暖的大手贴上男孩被冰的发青的小脸,他小小的四肢被季昭强硬地护在风衣里,宽阔坚实的臂膀抵御了所有狂风与冷气,建构起安全感十足的墙壁。

    这这这......系统彻底凌乱了,是它的数据紊乱了吧,它怎么记得伏地魔小时候似乎不是这样......娇弱?

    说好的喜欢欺负人,阴沉残忍?跟这个小白兔有什么关联?

    “别发呆了,系统。”男人打断了它正在查虫的程序,“帮我找个落脚的地方。”

    它把程序调到后台,回话,“好的。”

    系统为他们找的房子很偏僻,在伦敦西部的一家小酒馆对面,只有上下两层。

    要知道国外的居所大多都是庄园带花园带车库,再不济也是独栋别墅。这间房子跟其他人的房子连在一起,总平方米只有两百平多一点,已经算很小了。

    季昭倒是不介意,他在哪都能住。汤姆就更不介意了,他都没有发言的权利。

    “这间是你的。”他打开门,将大衣单手脱下,挂在木质衣架上,不顾男孩的挣扎,抱着他上了二楼。

    二楼一共只有三间居室,中间季昭指示系统改造成书房,朝阳的那边被季昭留给了汤姆。

    把汤姆带回的行李随手放在床头柜上,季昭叫男孩自己躺会,为他输入一点灵气后,自己就下楼看看厨房能不能做点热乎饭暖暖。

    等到房间门一掩,男孩虚弱迷糊的表情立马收起来,眼神一片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