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翠翠的心愿-《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门内的场景跟两人想的大差不差,光线暗淡,装饰古旧。只有那一件件整齐挂起的衣服精美绝伦,光彩夺人。

    金白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翠绿拖地烟笼竹叶百水裙,水仙散花碧霞罗绿叶裙,金丝飞彩透雾纱,臧红绛纱袍通天冠服,云龙红织金蟒对襟长袍,银镂空木槿花镶边水袖,冷翡翠镶玉腰带......

    一眼望去,五颜六色,深与浅,暗与亮,丝绒与绸布,金片与银鳞,繁复与厚重......他们和谐地相互交融,少了现代的简单利落,多了历史的板正厚重,和制作者在衣物背后寄予的庄严。

    不如商店里相同款式制成多件,按尺寸号码整齐排列。这里的每件衣服各不相同,参差错落地挂了一墙,长短不一,互相映衬遮挡,都是孤品,独一无二。

    “神仙之作。”季昭进去抬眼就被吸引了。就算他没有专业的艺术审美,但也不妨碍他对这种不分年龄、不分立场的中式古装的美的欣赏。

    这些都出自“翠翠”之手吗?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时间,季昭不禁对这次的任务对象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好看!”李鹤晟也忍不住大赞道。

    头一次,季昭在心底没有反驳他,而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店里除了隐匿的季昭等人,只有两只认真挑选的鬼怪,并没有见到店主的身影。

    客人来了都不出来招待一下吗?怪不得生意这么冷清。季昭额头滑下一道黑线。

    终于等到两只鬼挑好了。他们拿着心仪的衣服,停在原地不动。

    “老板,结账!”其中一只鬼冲空气大喊道。

    来了!

    季昭二人屏住呼吸。

    可令人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鬼怪出来,店里仍只有他们两人两鬼。

    突然,角落里簌簌动了几下,一片等人高的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它脸上被随意涂抹了两只眼一只嘴,腮边滑稽地画上圆饼腮红。只有正面没有反面的造型很奇特,季昭二人却笑不出来。

    这是一只纸人。

    看到一张纸又会动又会说话,实在是个惊悚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阴暗、满是衣服的店里,让人极其容易联想到古时候的冥婚习俗......莫非,这里也卖鬼嫁衣?

    想到这,季昭使劲摇了摇头。真是魔怔了,鬼嫁衣只是老人们道听途说的产物,再不然也是小地方穷山恶水的陋习,怎么可能真的在这里出现?

    两只鬼没有表现出意外,看来已经是店里的常客了。

    他们从怀中掏出一件件稀奇古怪的东西,扔给纸人鉴定,最后由纸人指定好想要的,他们将剩下的物品连同衣服一并收回衣袖里。

    没想到绣坊实行的是原始的以物换物。

    李鹤晟是个普通人,看不出其中的门道,季昭却心里门清——这一件件古怪样物上都附着着波动的灵气,说明都是堆法器。纸人能探测出法器的强弱应该也是靠着灵气含量判断的,就是不知道,是早就被店主设计好了,还是现在作为傀儡受其操控......至于这两只鬼一拿一收,大概率是怀有储物袋。

    如果是这样,看来店主主要需求法器。扫了一眼系统空间里从米笑手中打劫来的一堆中高品质法器后,季昭浅浅心安。

    不说别的,就看这店里的衣服服饰,随便拿一个出来,灵力波动都在至少中品之上。

    也不知道都是怎么做成的。季昭心底有些好奇,虽然已经有了金缕玉衣,但他也想再多拥有几件法衣......

    送走两个客人,纸人一蹦一跳回到原位,准备沉睡。

    “等一下!”季昭及时出现,打断了它。

    “嗯?活人?”纸人身子一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竟然没有攻击,季昭恍然。自从进入秘境以来,他遇见的所有鬼怪第一反应都是进攻,自己似乎是它们的猎物,或者口粮,还没有一次这么平和的相处过。

    “人类,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离开!”纸人说完,转身欲离开,或许季昭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什么具有吸引力的东西。

    有意思。季昭张嘴说道:“我是来找人的,翠翠在吗?”

    “不在,离开!”纸人重复道。

    “嘿,别这样,我们是来完成她的心愿的。”李鹤晟也帮衬道。

    “你们?”纸人有了点兴趣,“你们能做什么?”

    季昭连忙接道:“我们有很多法器,也很强大。你可以先跟我们说说翠翠有什么心愿吗?”

    “......狡猾的人类,你们有什么目的?”说完,纸人人性化地摇了摇头,季昭甚至能从它潦草的脸上看出苦笑,真是奇幻。“算了,告诉你们也无所谓。”

    “她的梦想是,做出一件最完美的衣服。”

    ???季昭和李鹤晟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可置信。这些衣服还不够完美吗?

    “当然不,”像是看出二人的疑惑,纸人缓缓说道,“真正完美的法衣,需要完全与使用者契合,而只不是由制作者单方面纺织。并且......法衣的原料也很重要,使用的材料越珍贵,‘血丝’品级越高,制成的等级也会越高。”

    “只可惜,现在活人血越来越难得到,就算有也是浑浊不堪,根本无法制成‘血丝’,更不要说最后纺织为法衣了。”

    “或许,我能做到。”季昭沉思一会,抬起头看着纸人坚定地说道。

    “你想要什么,人类。”纸人不紧不慢地问。

    “或许你听说过,红丝线?”季昭试探性地问道,他不确定任务奖励是由系统发放,还是从任务对象这里获得。

    如果系统此时处于开机状态,一定会忍不住在他心底大喊:“当然是由本系统发放啊大哥!谁布置的任务谁奖励结果,你没玩过游戏吗???秘境支线任务不需要任务对象知晓!奖励发放跟它毫无关系!”

    可惜季昭是听不到了,作为跟互联网长期脱节的悲惨社畜,“老古董”表示他还真不知道。那就只能直接去问任务对象啦。

    “......当然。”纸人诡异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若有所思地打量季昭和李鹤晟二人。

    季昭本来放在北方也属于中等偏高的身高了,但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将近一米九快两米的李鹤晟来说,却显得有些“小鸟依人”。青年沉默地在他身后,比他足足高了一个头,压迫感十足。

    季昭无知无觉,还在专心与纸人交谈,站在他身后的李鹤晟倒是敏锐地感知到纸人的打量,向它笑了笑。

    这两个人类,也确实蛮配的嘛。纸人——也就是“店主”翠翠,满意地想。

    等到后来衣服制成后已经来不及了,再三询问之后季昭才知道,“红丝线”是那件衣服的衍生产品,寓意有生生世世不分离。两个人生前在一起,死后也要纠缠到冥府......

    所以“红丝线”这个奖励,本来应该是秘境成功脱出后由系统发放,在“绣坊”让翠翠帮忙制成的本命法衣按理说应该是男款长袍之类......却没成想闹了个乌龙事件。

    不过怎么说都已经晚了,季昭只能欲哭无泪地接受这一“定制法衣”,并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拿出来再穿。

    现在嘛,季昭还什么都没意识到,翠翠也顺着自己以为的以为,就这样,两个人思路南辕北辙,却又奇妙地重合到一起。

    纸人软绵绵地倒下,接着,朝北的挂满衣物的墙壁徐徐移开,一节楼梯暴露在两人眼前。

    这里的鬼真的很喜欢修密道。季昭第无数次吐槽。

    二楼有架大大的纺织机,它没有运转,静静停在原地等待着主人的光临。

    一个小女孩从旁边走出,幼态的可人儿。不用多说,她就是翠翠。

    果不其然,她轻启樱桃小嘴,大而圆的猫眼懵懂地看向季昭:“我就是翠翠,是你要来制作成衣的?”

    “没错,我想帮你完成愿望,制作最完美的法衣。”季昭不亢不卑地点头。

    翠翠什么都没说,不可置否地扬了扬下巴:“把血滴到丝织机的圆盘上。”

    季昭走上前,毫不迟疑地划开手心。还是那只命运多舛的左手。

    鲜血一滴滴流向圆盘中心的小孔,瞬间光芒大亮。

    “好香......”李鹤晟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迟疑地又嗅了几口。

    怎么会有血是香的呢?

    当然是因为这是上古血脉。翠翠在心底为这人的不识货撇嘴,但表面满是对应龙血脉的满意和痴迷。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血脉竟然能被她遇见!

    最完美的法衣,说不定真的能在今天实现!

    想到这,翠翠狂热地上下扫视季昭的身材,接着一屁股坐在丝织机前面,如痴如醉地纺织起来。原本透明的丝线一点点渐变,最后完全变成红色,仔细看里面不时还有金光闪过。

    季昭见状,扯开领口露出里面的金缕玉衣,示意翠翠:“能把法衣跟这件衣服融合到一起吗?”

    “当然!”翠翠只看了一眼,便挪不动眼睛了。这件衣服实在是太完美了,严丝合缝的设计,层层排列的玉鳞,兼具舒适与防御......天才之作!

    今天,真是要梦想成真了!

    纺完血丝,翠翠闷头扎进自己的珍藏里:龙筋,凤凰尾羽,鲛人泪,金丝......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足以证明她对这件衣服的重视。

    季昭和李鹤晟都没打扰她,二人在一旁静静地观赏女孩纺纱、织布、打版、细节,到最终成衣,几乎一气呵成。

    “试试。”翠翠喘着粗气累的不行,仍然坚持让季昭站好,她帮他穿上成衣。

    “怎么样?”翠翠将他推到铜镜前,一脸期待的问。

    从镜子里看,法衣里面深黑色立领作底,衣领和袖口各有不同样式的鎏金花纹装饰,外面深红长衣,中间浓墨重彩地点缀亮金色圆形印纹,反面彩龙腾跃,目光炯然,金片辚辚作响,翠玉与珍珠镶嵌其间,肩臂彩霞披挡,如流云薄雾笼罩,金缕玉衣被做成内衬,平平整整地护住心肺部,在外看也不显臃肿。虽然看上去厚重,穿在身上却轻如蝉翼,不得不说翠翠制衣本领确实高超。

    “呃,挺好看的,不过这怎么这么像嫁衣......”季昭不自在地扯了扯衣领,越看越觉得女气。

    “对啊,这就是嫁衣,还是传说中的‘鬼嫁衣’呢!”没想到翠翠朗声解释道。

    “???”

    一通交流后,季昭才勉强接受这是因为自己的表述失败导致的乌龙。“你想要‘红丝线’,必须要制成鬼嫁衣嘛,普通的嫁衣都不行呢!”翠翠挺起胸膛,耿直地重申。

    “哥穿的很好看呀。”李鹤晟笑眯眯地说道。

    这次他说的真情实意。天生皮肤白皙圆润的男人,在修炼后更是杂质排净,几乎连毛孔都看不见了,季昭整体比例完美,四肢纤长,不似真人。男人已经有种雌雄莫变的美感,又因仙人降世,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玷污,捏碎......

    身着幻想中才会出现的一袭金红嫁衣,李鹤晟看着脸上无语羞耻交加的季昭,忍不住心痒。哥再这么引诱我,怕是真的等不到出去就要被狠狠欺辱呢......想到这,李鹤晟露出与以往营造的阳光青年人设毫不相干的变态嗤笑,眼神侵略地撕咬着季昭因低头整理衣物而伸长的优美喉颈。

    “那这件衣服?”季昭原本就是想直接带走,毕竟他又是献血又是捐金缕玉衣......但看到翠翠连老本都掏出来只为做成这件衣服,心底又有些迟疑。

    “为你而制,当然归你。”谁知翠翠头都没抬,大气地挥了挥手,继续陶醉地靠在衣服上。

    “这是一件超越极品的法衣,可以随着你的修炼而不断进阶。”随即翠翠又为季昭讲解法器的品阶,人世间大概分为极品,上品,中品,下品。再往上就是传说中修仙大能们用的仙器、神器了,传说的东西,品阶分类自然无从而知。

    不过这血脉也是传说之中的,说不定有朝一日,这件衣服真的会成为仙品......翠翠在心底畅想。

    她只能推断出这个人类的血脉是传说级别,但具体是什么上古血脉,又到了什么程度,翠翠不想,也不敢深究,她深知有些事情,不该问就不要再管。

    “喏,这是你要的红血丝。”翠翠不知从衣服的哪抽出一条红色丝线,几下系在季昭手腕处。货货两讫。

    季昭还没来得及把从米笑那搜刮的一堆法器留下,再睁眼时两人就已经被传送到“绣坊”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