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白衣女人-《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早上路过季昭被赶出去的那扇大门时,尽管江小潘总是告诉自己不要再跟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但是仍然抑制不住自己心底的优越感。

    直到迈入公司大厅,看着人来人往、脚步匆匆的同事们,一想到已经成为小组长的他,昨天还在酒桌上被主管赏识,升职加薪还会远吗?到时候这些人,谁不是恭恭敬敬见到他要叫一声“Boss好”?

    “让你牛!季组长?哼哼,不还是被老子拽下来了,现在只能当我脚底下的一条狗!”

    越想越得意,就连公司小燕同事见到他总是畏畏缩缩的表现,往常他总嫌这女人拿不上台面,今天都没那么看不顺眼了。

    相反,他一反往常的正眼打量起眼前的女人,惊讶的发现原本在公司里存在感极低,每天只带个黑框眼镜的女人竟然有灰扑扑的制服都掩盖不住的好身材!

    瞧这前凸后翘的,都快赶上莉莉了!

    说曹操曹操到,莉莉标识性的水蛇腰一扭一扭从不远处走来。

    今天她换了往常总在穿的红色热辣短裙,穿了一件鹅黄色雪芙长裙。裙子颜色明亮,体态轻盈,衬着女人年轻了好几岁,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只是她脸上厚重的妆感影响了那丝灵动,显得有些僵硬呆板。

    小燕是他们组的主力,但是平时不爱说话,就算被欺负了也屁都不敢放一个。久而久之,大家就都把任务扔给她做,她也半点没有怨言,甚至都没有加工资这个概念。

    以前季昭还在的时候,有时候看不过眼会制止一二,但看到小燕软包子的心态,人不自救还有什么办法?随即也再也没管过了。

    谁知道,就是这么一个不声不响的小人物,平日在公司同事前都低眉顺眼,丝毫不敢反抗的受气包,竟然也是拉季组长下马的主力人物之一呢?

    原来早在有次季昭帮她拦下同事们的恶语相向、职场霸凌时,她就暗暗关注上了这个男人——她的组长季昭。

    他就像是一束光猛然照进了她破碎的生命力,让她痴让她狂。

    他一定是来拯救我的白马王子,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女人一直这么相信着。

    谁知,他是一场风!是一个偷心贼、负心汉!

    从那次后两人生活再也没产生过交集,甚至再被人欺负时,季昭也再也没出现过。

    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为什么你放弃了我!女人泣血的恨意从乱糟糟的碎发和黑框眼镜的遮挡下射出,甚至还吓坏了说她坏话的两名同事。

    “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贱人,去死吧!”

    “MD,这女人看着可真邪门!你别跟她计较了,咱俩以后离她远点,不会是脑子有什么病吧?”

    至此,一直坚信两人互有好感、天生情缘的女人彻底失望了。因爱生恨,她因此狠狠下定了决心,要报复这个没有心的男人,让他也品尝到被人吐口水的滋味,最好像丧家之犬一样被当众逐出公司!

    那天在二楼低眼俯身往下看的时候,看着男人以往高贵笔挺的衣服由此变得烂白菜一样皱巴巴,平静如水面的脸上满是恼怒和无措时,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心底的快感犹如海浪一样阵阵袭来,那束光被她亲手打碎,天边云、水中月落到地上被碾成了泥。

    可目送着季昭狼狈离去的身影,不知怎么,点点悲伤又涌上心头。

    特别是当江小潘继任组长后,其他同事对她的打压和胁迫愈发明目张胆。不知道她每天吃不上饭、被人瞧不起、说坏话、当老黄牛一样随意差遣的时候,她有没有感到过一点后悔呢?

    两个人的交谈将小燕拉回现实。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想起他了?”小燕在心底苦笑道。

    小燕细细听着江小潘和莉莉的打情骂俏,像丫鬟一样顺从地跟在二人后面,不发一言。

    倒是江小潘的余光扫到小燕,目光经过女人挺傲的胸前时,流连了一会,随即用自以为不着痕迹的话术和动作想要把她拉近自己身边。

    “小燕啊,这几天加班你辛不辛苦啊?瞧你,我跟莉莉说几句话你躲这么远干啥?来来来,到我身边来,咱一起。”

    但莉莉和小燕哪个不是人精?

    小燕表面上装作羞涩不安,实际心底不耐极了。

    而莉莉只是眼神在她身上一扫,就懂了江小潘为什么不合常理地注意小燕。

    她眼底一沉,一抹嫉妒和阴狠闪过,让同为女人的小燕抓了个正着。

    两人都暗暗在心底提高了对对方的警戒。

    江小潘又怎么看不出两个女人的争斗,只是他乐的看戏——两个美女为自己争风吃醋,爽!

    就这样,三人各自暗怀鬼胎,一起坐上了电梯。

    谁知刚进电梯,一股子阴凉从三人脚底缠绕上来,小燕感觉自己低垂着的手都能感受到那抹又湿又凉的感觉,但低头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

    三人目目相觑,大家都明白对方应该也感受到了那个不同寻常的危险感,电梯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江小潘最先被这种诡异的气氛破防了。他离控制台最近,转头就摁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层楼,虽然整个过程并没有征求两个女人的意见,但不难看出她们也想要做出同样的选择。

    可是,已经过去很久了,为什么电梯还不停?!!

    公司楼与楼之间是标准的三米,电梯就算再怎么放慢都不可能用一分钟才能走一楼,况且现在绝对已经过去了不止一分钟!

    小燕盯着显示面板上,明明她们有上升的感觉,但是楼层一直停留在“4”上,没有变过。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抹潮湿渐渐凝实,就连脸上都感受到了逐渐凝成水珠的过程,头发和衣服黏在身上,不舒服极了。一股水藻样的腥臭钻入鼻底,电梯里明明有换风口,但三人却还是感觉自己似乎身处于一段已经废弃很久的排污下水道里,空气混浊而令人窒息。

    灯灭了,电梯里漆黑一片,三人谁都看不见谁的脸。

    莉莉被突然的黑暗吓得尖叫一声,猛地蹲在原地不动弹了。

    小燕被她一惊一乍弄的也开始心烦意乱,但她始终认为这只是个电梯事故,拿出手机想报警求助,一边还指挥江小潘去看看他那边显示屏附近有没有维修师傅的电话。

    “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信号?”女人不信邪地试了两三遍,还是打不通!

    “江组长,你看你手机......”还有信号吗。

    话音未落,就被男人惊慌的移动声给打断了,只听重重“砰”的一声,像是肉体狠狠撞上电梯墙壁的声音,小燕感觉整个电梯都被他弄得晃了晃。

    只是她皱着眉没有开口,一时间电梯里只剩下男人沉重的粗喘声。

    还没等捋顺气,男人迫不及待地大叫道:“有鬼!”语气里还有难以磨灭的惊恐和后怕。

    “什么鬼?你看错了。”小燕毫不客气地否认道。

    “奶奶的,老子看的清清楚楚!刚刚那个显示屏里就是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

    男人像一头躁狂的狮子大喊大叫道。

    “她脸被头发遮住了,看不出来长啥样,但但是,”说着咽了口口水,“咱们这可是不知道在几楼,为什么那个女人的脸会出现在屏幕上!”

    确实,报警电话还没打,外面的人应该没那么快能发现他们。

    看出小燕还有疑惑,江小潘不由得想去寻求另一个同伴的肯定与支持。

    “莉莉,你相信我吗?”

    没有人回答。

    “莉莉,莉莉?”

    这下两人都站不住了,一起俯下身子在黑暗中摸黑寻找躺在地上的女人,但是摸了一圈都没找到。

    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在封闭的电梯里不翼而飞了呢??!!!!

    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小燕刚想起身,就感觉自己脑袋撞上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没有被固定住,被她头一碰还摇摇晃晃的。

    女人拿着手电筒慢慢往上照——

    “啊!!!!!!!!!”

    电梯开了。

    一个正在等电梯的、穿着普通白领制服、挂着绿色工牌的包子头女生,刚抬腿打算进去,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放声尖叫,接着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两眼一翻,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