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老板,有个单你接不接?-《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解决这个麻烦。”季昭说完便不再多言。

    “你又不说是什么麻烦,人家凭什么相信你?”

    “就是啊!说话得讲求证据。可别信口开河的。”

    “装模弄鬼,你倒是说啊。”

    “你个假算命的还神神叨叨,怕是不知道这里是哪,属实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了。”

    “敢在黄泉街算命,不知者无畏啊。”

    眼看着动静越来越大,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挤挤挨挨在街边叠了两层三层,热闹程度让很多店里的老板们都纷纷好奇地探出头来。

    “今天可真热闹啊。”街中心一家鎏黑金色门匾下,倚在门口的店主摇了摇扇子。

    他穿着旧式马褂配布鞋,却梳着一头时下年轻人最爱的潮流狼尾,抬手间还能隐隐看到他手腕内侧的黑色纹身。微眯的眼睛里似是有精光闪过,目光直直地投向人群深处。

    身处于风暴中心的男人没有被这一切干扰,只是定定地盯着女孩刘海下面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我......我相信你。”楚夕照被现在这样一本正经的场面吓住了。

    她顺了口气,心底嘟囔着:“嗨呀,我就是想捧个场嘛......怎么会变成这样......”毕竟在她的世界里,随便花个两千就能帮帅哥撑腰,实在是洒洒水的事。

    “嗯。”季昭满意伸手,“驱鬼价要稍高一点,五千。”

    “驱鬼?”楚夕照一脸莫名,在心底里,她也隐隐有点不耐烦了。

    这个木瓜脑子,直接跟我说堆吉利话不就完了吗,我也有借口好加他联系方式了嘿嘿......咳咳,非要搞得这么麻烦干嘛呀?

    不想再多浪费时间,楚夕照不顾他人的制止,直接又支付了五千给季昭。

    外表高冷不沾世俗的男人老道地点了点钱,收进兜里。

    “那就开始吧。”

    没有任何故弄玄虚的咒语,也没有冗长的施法流程,在其他人略显失望的目光中,男人修长的手指点过楚夕照肩头,白皙的手背在阳光的反射下甚至有些透明。

    “啊!”只是随着这轻轻一点,却让楚夕照突然爆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她原本空无一物的肩膀上慢慢浮现出一团黑色,像是被打后的淤青!

    不知何时,空气中莫名弥漫起了一股诡异的恶臭,紧接着,一声尖利而不甘的叫声伴随着浓浓黑气从楚夕照的肩膀上蒸发脱离,最后消失不见。

    可是,这个男人刚刚的触摸看起来并没有用力,而且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这团不详的乌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出现的!

    围观的人无不发出一声惊呼。

    “哇,这是魔术吗?”

    “真的假的?”

    “这女的不会是托吧?”

    只有当事人知道,那一瞬间,自己的肩膀上像是被人狠狠掐过。

    刺痛袭来,那行为背后隐藏的恶意令楚夕照不寒而栗。

    “这到底是什么?”她有些崩溃地大喊道。

    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严重脱离了她的认知范围。

    “鬼啊,我刚刚不是收你钱了吗,帮你驱鬼。”季昭回答道。

    这次换楚夕照无言以对了。

    季昭看她一脸不愿面对现实的表情,安慰道:“你脖子上趴着的这只鬼虽然煞气极重,但只看怨气应该不是冲着你来的,你只是倒霉粘上了一些而已。”而且看起来主体是很有潜力的练尸材料。

    “不过,”看着楚夕照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他淡定提醒说:“鬼气不会随便牵连活人,能沾染上的一般都是经由长期相处。”

    “你要仔细想想,最近身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楚夕照面色惨白:“真没有.....”

    “包括你的朋友?”

    “包括我的朋友。”

    “包括你的家人?”

    “......”

    事情便一下子明了了。

    季昭了然歪头,没说什么。

    “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也算是仁至义尽,就不再多言,万事随你。”

    “谢谢......小哥。”对着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她实在是说不出大师二字。

    “那就有缘再见了。”

    楚夕照连心心念念的联系方式都忘了问,凭着仅剩的礼貌向季昭一点头,就马上转身,仓皇地跑向街道出口的地方,随手打了辆车匆匆离去。

    “哟,这小哥挺神啊。”一个主播见状,忙举着手机直播支架,一屁股坐在季昭面前。

    “小哥怎么称呼?哪里人?也给我算一卦呗。”

    “五千有点贵了吧,能不能少点?一般不都两三百吗?”

    这个人好生聒噪。

    “如果刚刚那招是真的,这世界上难道真的会有鬼吗?”

    “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大师以后打算在黄泉街开店吗?咱个一定拜会,给您捧捧场子。”

    “是魔术表演吗?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呀。”

    “难道是最新研制出的VR高科技,可是刚刚也没有看到这小哥有什么动作呀?”

    “小哥如果真的能通灵的话,能不能帮我看看我附近我身上有没有鬼?”

    “......”

    众说纷纭,大家见从男人口中问不出什么,慢慢也不再试探。

    接着,又有几个半信半疑的人上前尝试,算命的算命,驱鬼的倒是没几个,毕竟鬼也不是这么多见的。

    最后那个主播眼看气氛火热,牙一咬直接选了驱鬼,想为自己搞个噱头,最后反倒是带来了越来越多慕名围观的人,白白让季昭得利。

    就这样一直忙活到傍晚,季昭的任务二顺利完成。

    也挣了将近2万块钱,也算是暴利了。

    来这里的人为什么对玄学类交易——特别是算命如此舍得花钱,而且对鬼神之说接受度这么高呢?

    季昭心底隐隐既觉得不太对,但也没有深究。眼看天色渐晚,他忙着找地方落脚,更是无暇再想。

    于是,他结束最后一次交易后,就抬头向那些还想要继续通灵算命的人们说了一句抱歉,不顾他们的挽留匆匆告别。

    眼看着他马上要走出街灯覆盖的区域,就在这时,远远的一处鎏黑金色门匾下,一个男声悠哉悠哉的响起。

    “小老板,有个单你接不接?我出10万。”

    “放心,对你来说不难。”如果你真的会通灵的话。

    季昭脚步微顿,把眼睛投向了那个男人:“什么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