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忍耐与一见钟情-《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支线任务一:修习炼尸术(2/3)任务奖励:储尸袋(可用于存放炼尸)”

    季昭不死心地围着墓地转了一圈,最后还是没有发现符合他要求的尸体,只得悻悻离去。

    从郊区到市中心,一路走来都是陌生与隔阂。在这里打拼了三年,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

    城市很大,但却似乎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兜兜转转,季昭还是回到了前公司门口。他仰头看着眼前的高楼,冰冷的玻璃反射出刺眼的阳光,没有一点人情味。

    “呦,看看这是哪条丧家之犬偷偷溜出来了?”

    一个晃晃荡荡的男声在他旁边响起,季昭一回头,发现是他以前的同事——江小潘。

    江小潘身边跟着一个红色衣服、烫着大波浪的女人,此时她正用自己画着夸张眼影的吊梢眼跟江小潘一起注视着季昭。

    三人就这样一同停在了当初季昭被扔出来的那个大门前面。

    很明显江小潘也想起来了这事,开口嘲讽道:“季组长,真是不好意思啊,又一次见到您被赶出大门了。”

    “戚,什么季组长?小潘哥现在你才是我们组的组长,他算什么呀。”女人不屑道。

    “哈哈哈哈!也是,也是!”江小潘说着,自持没必要跟输者再争辩什么了,平白拉低了自己的身价,于是开怀地搂着女人打算进门。

    毕竟比出言讽刺更让人难受的就是无视了。

    “咱们现在都升职加薪,越过越好了,没必要再跟这种小人物扯上关系!”

    “就是,小潘哥你可是上午刚刚请我们喝了一杯要即使上百块的名牌咖啡,不像某些人,一辈子都要跟柴米油盐打交道,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租着廉价的房子,吃顿饭都要抠抠搜搜!”

    “唉,估计他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吧......”

    两人越走越远,一边聊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摇头感叹,身影逐渐消失在公司里。

    季昭没有动作,保持着姿势听完他们逐渐消失的对话。

    “喵!”幻幽猫气的喵喵乱叫,想追过去挠这两个贱人一顿!

    倒是季昭伸手将它拦住了。

    他神情淡淡地解释道:“没必要追。现在还没到我们的时间。”

    男人仰头看向其他高楼,这些钢铁巨兽耸立在地面上,高高的像是要把这天空都遮蔽了。

    “他们说的也没错。如果我没有系统的话,如果我无法修仙的话,那么我的结局就会是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我没什么大本领,估计竭尽一生也还是在底层打转,再无出头之日。”

    “所以我更要珍惜这次机会,要保证不能出意外。”

    他看着幻幽猫依旧不服气的神情,接着说。

    “我知道你想为我出气,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仅仅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小打小闹就算了,如果在大庭广众下出手,被有心之人追查的我该怎么办?”

    “我还没辟谷,需要吃需要喝,也做不到不休不眠,更没有金刚不坏之身。”

    随着修炼灵识,男人的头脑越来越冷静了,已经很少再能看见到他曾经的那些疯狂与偏执的行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是那个他,只是汹涌的波浪被掩埋到平静的湖水底下,只等有机会就会爆发,掀得自己和这个世界风起云涌、巨浪滔天……

    一切,只是因为我不够强大……季昭咬牙暗恨。

    只要我够强,只要我够强……我要让这些人都付出代价!

    再忍忍,还没到时间。

    这句话不仅是对幻幽猫说的,更是对自己的劝抚。

    “喵——”幻幽猫恹恹地对男人道歉,为自己差点害的主人有麻烦而难过极了。

    季昭安抚地摸了摸幻幽猫的头,“没事,你担心我,我还没说谢谢呢。”

    “况且,”他抬头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恐怕他们也轮不到我亲自出手了。”

    楚夕照远远就看到了这对神奇的组合。

    在她眼里,这一人一宠乍眼极了。

    男人周身有一股难以融合进这市民烟景的疏离感,像上天的谪仙,又如同一轮明月,望着水中倒影清醒而冷静地旁观。黑色小猫也仿佛通人性一般,与男人喵喵地交流。

    她不知不觉就看痴了。

    尽管男人身上的衣服是她从不会尝试的廉价品,尽管自己向来都是有自己的傲气、平日里都是别人先来接近讨好,尽管那只猫看起来比普通的猫丑了不少......

    可她就是抑制不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

    我竟然会一见钟情吗?开玩笑的吧......

    另一边,季昭早就感受到了不远处那个女孩炽热的视线。

    女生大概只有二十岁刚出头,看起来很年轻,似乎刚从中心商圈出来,手上有两三个大牌商品的购物袋。

    她的衣着是简洁大方的时尚单品组合,看着让人感觉清清爽爽,十分舒服。

    不过既然女孩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一个大男人被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季昭就没有搭理。

    没想到这时女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径直向着他走来。

    “你好,我是楚夕照。”

    “你好。”季昭不愿过多牵扯,略微一点头就想离开。

    男人这幅避之不及的神情逗笑了楚夕照。

    她退后一步以示自己不是冒犯,歪了歪头说道:“那期待下次再见。”

    谁成想,短短几句话,明明男人步伐也不仓促,每步只是正常步量,可莫名就是像会瞬移一样,一下走到了街的另一头,在拐角处消失在楚夕照视野里。

    “哎你——”

    “唉,算了。”

    “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呢……还得谢谢雨琼那丫头跟我打了赌——输的人要自己一人步行回家,要不然今天就不会遇见他了……”

    楚夕照摇摇头作罢,魂不守舍地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就是这么巧。

    季昭跟楚夕照又在商圈附近的步行街里遇见了。

    两人一时间大眼对小眼,谁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嗯,嗨,好巧啊。”

    “……”季昭没有回应,依旧垂着眼依靠在一边等待。

    “算命,你会算命嘛?你看我怎么样,要不你给我也算一个?”楚夕照一眼就看到男人前面的纸质立牌,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驱邪算命”。

    “这样我就是你的第一个顾客啦。”女孩笑靥如花。

    听到这里,季昭才勉强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他微微点头,惜字如金:“2000。”

    “承蒙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