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若犯我,虽远必诛!-《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抱胸站在门口的男人发型凌乱,衣着普通,但他周身气度非凡,使得就算是这样的造型也丝毫不显他邋遢,反而透着一股潇洒随性。

    房东大妈王姐看着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季昭,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这还是她印象中那个常年畏畏缩缩,戴着一副土气的黑框眼镜,相貌平平的死宅男吗?

    看着男人白皙透光的皮肤,高挺英俊的鼻梁,和就算是不耐烦的眼神依旧也有一股不一样的味道——对,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仙君!让凡人不由自主地产生自卑感,仿佛做什么都是对他的冲撞和冒犯。

    王姐想着想着,思绪忍不住就乱飞起来,尽管已经年过五十,仍旧芳心大乱,想入非非。

    她满是褶子的脸上挤出称得上是“花痴”的笑容,眼神贪婪地在季昭周身扫视,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壮汉和他身后的兄弟们率先回过神来,没见过季昭以前的样子,他们先入为主地接受了这个形象,只是在心底犯嘀咕:乖乖!这男的长的还挺俊,跟个大明星一样!

    没有人出声,一时间气氛竟诡异地僵持在这里。

    终于还是季昭率先张口问道:“有事?”

    说着扫了一眼唯一熟悉的房东大妈。

    壮汉瞥了瞥还没回过神的女人,咳嗽一声站到最前面不客气地对着季昭说道:“小子你还挺狂啊?拖欠房租有理了是吧?”

    “今天你要是还不把钱拿出来,这房子里所有东西你都别想带走了!”

    “就是,就是!”壮汉身后的兄弟们附和道。

    “交不出钱,现在就给老子滚蛋!别耽误我姨租给下一个人!”

    “真是不要脸。”

    “看着人模狗样的。”

    “现在年轻人啊……啧啧啧。”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群看热闹的大姨大妈们,她们远远站在走廊的另一头,边磕着瓜子边对着季昭指指点点。

    房东大妈这才反应过来。

    她肥大的身材灵活地将壮汉挤到一边,满脸笑意地嘿嘿道:“小昭啊,姐也知道你不容易,只要你答应姐一个要求,姐就再多宽限你几天!”

    季昭懒得再看这些人的嘴脸。他冷淡地避到一边,嫌恶地看了一眼肥头大耳的女人将好处说得天花乱坠,偏头淡淡地说道:“麻烦你们了,我直接搬走吧。”

    说着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这些家具基本都算七八成新,全卖了回本两三千不成问题。”

    他又指了指昨晚被弄断的沙发:“不过这个本来就是我二手买的,当废品回收估计值个七八十吧。”

    “这是我的银行卡,里面还有两千多。床头柜里还有一副金镯子,房子里其他的东西,除了这只猫以外我都不会带走。”他躬身摸了摸缠在他腿边的幻幽猫。

    其他人看见这只充满死气的猫无不满脸晦气地摆了摆手,算是同意。

    “手机呢?你手机也得留下!我记得还是果8吧?值不少钱呢!”

    眼看留不住他,房东大妈一谈钱,精明劲儿就上来了。

    “在这。”季昭神色自若地捡起沙发底下摔成碎片的手机,将它放在房东大妈的手心上。

    “……”

    不再理会他们无语的眼神,季昭点了点头,捞起地上的幻幽抱在怀里就想走。

    原来是系统的第一个主线任务已经刷新了,怪不得他这么火急火燎。

    “一年内成功突破至筑基期。任务成功奖励:洞天福地(初级)、筑基丹×1、中品灵石×10、《混元诀》上册。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请宿主专心修习,早日突破筑基!”

    “叮,检测到支线任务已激活!”

    “支线任务一:修习炼尸术(1/3)任务奖励:储尸袋(可用于存放炼尸)”

    “支线任务二:锻炼灵识(0/5)任务奖励:辟谷丹×3”

    “支线任务三:日常修炼(24/1000)任务奖励:下品灵石×50”

    “只有完成全部支线任务才能解锁主线任务!”

    俗世的纠纷已经无法再让季昭动摇分毫,他现在满心都是想着怎么能完成这三条支线任务。修炼的快感已经牢牢吸引住他的全部注意力,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有多么异常。

    “慢着!”

    “站住!”

    房东大妈和壮汉的声音一同响起,他们狐疑地对视一眼,都怀疑季昭是不是还偷偷带了什么别的值钱玩意逃跑。

    壮汉不客气地将季昭从头到脚打量一遍,视线由白色短袖移到洗掉色的浅蓝色牛仔裤,最后再落到他脚下踩的快开胶的白色帆布鞋。

    除了“普通”,就是“贫穷”。

    房东大妈无意义地嗤笑了一声,用一双刻薄的眼角斜视着走到门口的男人。

    “算了,让他走吧,看他这穷酸样!”

    “王姨您可就说错了,人越穷啊,这坏心眼子可就越多,”壮汉粗鲁地推了一下季昭,“你!把裤子和鞋都脱了让我们检查检查!”

    哄笑声在人堆里响起。

    要是以前的季昭,估计这时正羞愤难当地怒视着他们,最后被逼无奈,只能难堪地忍受着这种羞辱。

    但现在!

    季昭冷哼了一声。如果已经成为修仙者的他还要忍受这种耻辱——被人像烂泥一样随意地踩在脚下,那么修仙还有什么意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只见季昭身形一晃,几个瞬息间,原本还在笑的大汉们突然就飞了出去,身体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发出了很大一声巨响,身手好的壮汉吃痛地咳出一口血,弱点的更是直接就昏了过去。

    房东大妈更是被季昭用灵力掐着脖子提起,肥大的双腿在空中踢踏着,丑陋的面上目露惊恐和无助,眼球更是因为窒息快要爆出眼眶,十分惊悚。

    季昭皱着眉看着房东大妈逐渐潮湿的下面,随意将昏死过去的女人甩到了角落。

    嗅到了空气中难闻的尿骚味,在季昭怀里的幻幽猫人性化地用爪子捂住鼻子,倒胃口似的干呕。

    在幻幽猫再三催促下,季昭拿上桌面上的身份证件和现金,光天白日下疾步离开了这栋破旧的廉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