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练尸术-《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只见镜子中的男人面色露出不正常的潮红,长期窝在写字楼里的皮肤白的吓人。他经过洗髓后的身体线条隐隐更加流畅,甚至显得紧实坚硬了许多。

    “只是练气一层竟然就有这种效果!”季昭新奇地捏着自己的手臂,无论是视觉还是手感,满满都是力量与安全。

    “力量,我要更强大的力量!”男人彻底燃烧起了对修仙的热情,这次不仅是为了报复,更是一种迫切的渴望、偏执的满足。

    事实上,系统给予的新手礼包是中品洗髓丹。虽然品级不算最高,但按常理来说,服用洗髓丹后,本是凡人的季昭应该会饱受冲击经脉、洗刷污浊的痛苦,身体因承受不住这仙丹强大的药性爆体而亡。

    但正巧不巧的是,季昭竟然拥有四大上古血脉之一——应龙血脉。本来药性就有一部分转化成能量为激活应龙血脉而消耗掉了,而剩下的那部分与觉醒的血脉相辅相成,一同改造着季昭原本脆弱的身体和经脉。

    因此季昭就算在昏迷中也没有经历太大痛苦,反而是因为失去意识,更加彻底地吸收掉仙丹中的所有能量。

    应龙血脉完全觉醒需要到十层,现在只是第一层就将力量增强到常人五倍之余,季昭很期待等自己到达十层后是什么一副光景。

    系统也没有想到,只有在传说中出现过的四大血脉之一竟然这么巧,会出现在它面前。

    “我的眼光总是一如既往的好。”系统洋洋得意地自夸道。

    应龙血脉与其他三种上古血脉——真武血脉、朱雀血脉、白虎血脉,并称为四大上古血脉。许多人只知其珍贵非凡,却不解其要义,如今,也只有隐世家族的传承者们知道相关一二。

    不过,这可不包括最强修仙系统,它浩如烟海的数据库里装有让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奇珍秘法,最适合应龙血脉的修炼方法,也尽在其中。

    “宿主是否选择打开新手礼包?”系统乍一下出声,把季昭吓了一跳。

    “原来还有?!”季昭听完狂喜。

    “打开!”

    “恭喜宿主获得基础冥想,炼尸术,下品灵石×10,通感。”

    季昭感觉自己的眼睛突然晃了一下,紧接着,原本平和的世界仿佛完全变了个样子。

    阴冷、痛苦、不甘、疑问……

    那耳畔边若有若无的呢喃声,让第一次得到通感的季昭不适应极了。他知道这是通感变强的效果,他能感受到许多普通人永远也感受不到的东西。

    看来这附近有“脏东西”。他垂着眼细听过去,依稀辨别出“好疼”“恨”等字眼,根本不成语句,但字里行间传出的感觉都是恨不得生啖其仇人血肉的恨意。

    但那又与他何干?

    季昭满是冷漠地想道,无论是基础冥想还是炼尸术都比管别人的闲事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基础冥想,顾名思义,是指修士们通过用打坐冥想的方式来吸收灵气、巩固修为、提升实力的方法。不过现如今灵气含量稀薄,用这种方式修炼带来的收益微乎其微。

    当然,在灵气井喷的时代,这可是每个修士必备的基础修炼途径,胜在稳定持久。

    而炼尸术听起来像是什么歪门邪术,名副其实,它就不是一部光明伟正的功法。不过修仙不讲究这些,强者为尊,想要变强的本心都是一样的,只是每个人的“道”不同而已。

    系统奖励的功法就像是原本就知道的内容一样,毫无嫌隙地被季昭所接收熟知,仿佛他早已练习过千遍万遍。

    “炼尸术?这里正好有份原材料——”

    季昭这才想起横尸在卧室里的猫,似乎早已没有了对它的眷恋和悲伤。

    “别怕小家伙,你马上就能醒了。”

    稍作收拾,男人在那具小小的尸体上方用灵力结了个复杂的法阵,消耗了一块下品灵石才成功。

    只见那只猫的毛发瞬间脱落,只留下骨瘦嶙峋的身体,皮肤也不再是肉粉色,逐渐向着诡异的深黑过渡。它的眼睛永远的裹挟上了一层血色,充斥着邪恶与不详,原本只是几个月大小的幼猫摇身一变,竟成身材狭长而神情充满攻击性的成年猫。

    与之前毛绒绒的手感和湿漉漉的小眼神相比,现在的它不讨喜极了,反而处处透露着一股子邪佞。

    季昭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厌恶与不适,直接上手抚了抚它的脑袋:“以后你就叫幻幽。”

    “喵~”

    听懂人言的幻幽猫欣喜地蹭了蹭主人纤长的手,喜爱地用尾巴勾着他的手腕撒娇。

    数了数还有九块下品灵石没有用完,一不做二不休,季昭干脆原地打坐,将这些灵石全部吸收。

    只见背部挺直的男人盘腿坐在幽暗昏惑的卧室里,身上的纹身随着他灵气运行渐入佳境而愈发显露,高潮更是闪过一缕鎏金,本就五彩斑斓的纹身一瞬间鲜艳了起来,仿佛由一幅画变成了活物,流动在寄主身上。

    幻幽猫畏惧地伏在地上颤抖,想逃跑却又按捺不住对主人的担忧和不舍,只得一直冲着他喵喵叫。

    但是沉浸在修炼中的男人注定是听不见了。

    季昭感受到由灵石中吸收来的灵气顺着自己身体中的经脉游走循环,不断拓宽着原本狭窄的通道,最终被应龙血脉全部吸收,而损伤的壁垒又因为应龙血脉的改造逐渐修复,甚至就像原本涓涓的小溪被湍急的河水疏通开,变成了一条幽深宽广的大江。

    灵气拓展,肉体淬炼,血脉修复。三者搭配,一遍一遍地改造着季昭的身体。灵气最终又在丹田处沉淀,像是心脏给全身供血一样,丹田不休不眠地为全身灵气循环而发力。

    季昭的修为就在这一丝一毫中稳定突破,一跃来到了练气三层。

    这只是仅仅吸收了几块下品灵石!纵使是系统也不由得被震撼到了。

    不愧是四大上古血脉之一——应龙血脉!修炼起来就是得天独厚,一日千里!如果要是被其他要死要活都难以突破练气期的修士看见了,不得被惊愕地目瞪口呆!

    等到季昭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睁开双眼后,时间已经从凌晨来到了正午。

    这时,门口兀自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

    “砰砰砰!”

    破旧的铁门完全不隔音,更别提已经成为修士的季昭,其灵识在通感的加持下更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纵使是隔着十米厚墙都能轻而易举地听到对方的动静。

    “哎呦!”房东大妈心疼的叫唤在门外响起,“强子你轻点敲!这是你王姨的门!”

    壮汉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憨笑地道歉。

    其他几个兄弟也都站在他俩后面,一行人挤在楼梯口乌压压一片,远远看着来势汹汹。

    没被这气势吓到,门无声无息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