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脉觉醒!生而不凡!-《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别推我!你他妈凭什么辞退我!”

    “哼,公司想辞就辞了,可轮不到你来质疑。”

    “给我滚!”

    一家小公司门口的闹剧吸引了路人们的视线,只见一个神情愤怒的男人被保安毫不客气地推到地上,他顾不得整理自己狼狈的衣着,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眼镜瞪向倨傲的总管。

    “老子昨天才做完了项目策划!你们真是过河拆桥!”

    “你们这是违约!赔钱!”

    “就一个破项目,公司不缺人做!赶紧走,再这么闹下去你试试!”总管弹了弹衣袖,不耐烦地说。

    保安顺势将刚刚起身的季昭狠狠踹出铁门,接着当面锁住大门,公司里面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去。

    这些人中有很多是季昭的前同事,看到刚才的那一幕,有的人面露不忍,但更多的人嘴角都挂着讥笑和事不关己。

    “太欺负人了吧......”

    “可怜哦——以后你可别走弯路。”父亲说着教育起懵懂的儿子。

    季昭没有理会站在一边的路人对着他的指指点点,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破旧的出租屋。

    这是一栋位于城中村的破旧小楼,每层都有三四间房子,像是蚂蚁窝一样密密麻麻地驻扎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走廊的灯长期是坏的,闪烁且黯淡,门上和墙壁更是贴满了各色各样的小广告。

    摇摇欲坠的墙壁很难隔音,因此每晚回到这里时,吵架声、做饭时刀铿铿剁在砧板上的噪声、老式电视机的外放、小孩的哭闹声等等一同响起,堪称是百花齐放,人世间一切家长里短和现实魔幻都能在这一栋楼中见识到。

    路过四楼时,余光扫到403门口抱头埋在膝盖的小男孩,季昭顿了顿,接着旁若无人地继续往上走。

    一进门,他就把自己重重砸进沙发里,只听“咔嗤”一声,破旧的沙发应声而裂。

    “妈的!操!”他就像触电一般猛地弹起,看着身下断裂露出铁筋的沙发,泄愤似的边骂边踹了几脚。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季昭知道是房东大妈打来的。

    该交房租了。

    尽管心底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季昭还是接通了电话。

    “小昭啊,上次说是不是就今天要发工资了呀?你看这三个月的房租......”房东大妈乐呵呵地开门见山。

    “......王姐,还没呢,出了点问题,再缓我几天呗......”季昭支支吾吾地应付道。

    谁知房东大妈一听这话,立马翻脸了:“不能再缓了!我还不知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什么想法吗?都宽限你三个月了!现在、马上、立刻给老娘交钱,不然你明天就滚蛋!”

    “王姐——”

    “滴......”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季昭草了一声,用力抹了把脸,没成想用力过猛把眼镜推歪了,边缘狠狠划过他的眉心带出一道血痕,在额头上火辣辣地疼。

    疼痛再加上愤怒的驱动下,下意识地动作更大,季昭的眼泪和血液糊满了眼镜,他一个没注意,将手机摔在地上,再看时已经碎成两半。

    “都他妈跟老子作对是吧!啊?”再也忍不住了,他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干啥呢?吵什么吵!”大门被不满的邻居重重拍了几下。

    “......”季昭失魂落魄地歪倒在地上,力竭时又想到自己早上上班前捡的幼猫还没来得及喂食,强撑着起身翻找了一块面包碎走向卧室,嘴里还念念有词,任谁看到他现在的神情都会怀疑其精神状态是否正常。

    “咪咪——咪咪——今天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吧,是爸爸不好——”

    声音在打开门的那一霎那截止了,季昭哑然看着屋内的乱象,凌乱的猫抓痕无一不记录着那只猫生前最后的挣扎。

    “怎么会这样呢......我留水了吗?我留水了,能喝的水——”说着,神色癫狂的男人竟真的俯身去喝野猫喝过的水,不顾它的尸体还横在一边。“我也留吃的了啊......”

    “为什么??”

    “为什么!!!”

    “啊!!!!!!”

    似乎是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季昭开始有些神志不清。

    “滴,检测目标匹配,系统激活中——”

    “最强修仙系统激活成功,请问宿主是否进行绑定?”

    “滴,检测到宿主精神状况较差,自动绑定中......”

    “绑定成功!获得新手礼包,洗髓丹自动使用中——”

    “检测到应龙血脉!恭喜宿主激活应龙血脉第一层!”

    而这一切,都在季昭无知无觉中进行着。早在系统响起的那一刹那,男人就像断电似地昏死了过去。

    无人看见,一条逼真的应龙纹身在他的后背浮现,那条龙的眼睛摄人心魄,锋利的爪牙震得人肝胆俱裂。

    “好臭!”

    等他清醒过来,已经到第二天凌晨。隐隐闻到身上酸臭的味道,季昭赶忙冲进卫生间洗澡。

    他隔着水汽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原本苍白瘦弱的身体隐隐变得结实了一些,脸上的疤痕和痘印也全都消失了。更神奇的是,本来近视度数将近八百度的他,现在不带眼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最惹眼的是后背上那条应龙纹身,从股沟一直延伸到肩部,十分骇人。远远看去仿佛男生是被最凶狠的猛兽紧紧簇拥着,即是束缚也是羁绊。

    “真是脆弱啊......”想起昨天的自己,季昭任旧心有余悸,默默扶额想道。

    “修仙吗.....天不亡我!既然老天给了我这次机会——我一定要变强,让那些欺我辱我逼我的人得到报应!”

    男人眼神中透露出对力量的渴望和疯狂——变强,变得更强,直到最强!

    直至凌驾在所有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