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传授技术-《穿成恶毒嫂子,种田养崽子》

    “姜姑娘,你可能不知道,全镇除了你这一个村子外,还有十几个村子,收成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你发明这门技术,想必也是为了造福老百姓,不愿让百姓再过穷苦日子,我带回去也是为了百姓着想,希望姜姑娘能够成全。”

    这个理由姜婉晴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能造福更多的百姓,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可她不愿把自己辛苦设计的图纸交出去。

    万一哪天这个县令拿着图纸出去盈利,那自己的一番苦心不就白费了。

    毕竟,她打从心里,还是不太信任这个县令的。

    “县令大人,若是其他村子也有人需要滴灌技术,我可以上门安装的。”姜婉晴始终没有松口。

    一番软磨硬泡没有让姜婉晴交出图纸,县令觉得自己有些丢了脸面,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不似刚才那般和颜悦色了。

    “姜婉晴,本官是县令,自然要为全镇的人考虑,难道你要违抗本县的命令吗?”

    好家伙,这是在自己面前耍起官威来了?

    一旁的李正青,神色冷厉的走上前,锋利的目光扫过县令的脸。

    “县令大人,婉晴方才已经说了,不愿把图纸交出来,难道你还想逼迫不成?”

    在李正青面前,县令也不敢大声说话,只好弯了弯腰解释道,“本县是一县之长,自然牵挂全镇百姓的生计大事……”

    李正青默然片刻,转头看向姜婉晴,“我看不如这样吧,让县衙派一批人来,由你亲自教会他们滴灌技术,再由他们去其他村子里帮百姓安装灌溉渠。”

    这个主意两全其美,正合了姜婉晴的胃口,她笑着点点头,“嗯,可以。”

    既然李正青都发话了,县令也不得不答应了下来,匆匆告别以后便回县衙了。

    第二天,他就派了五个人来姜婉晴家,学习滴灌技术。

    这些人从来没干过手工活,一个个都十分茫然。

    看着姜婉晴把一大堆的工具搬了出来,又有些忐忑起来。

    “那个,姜姑娘,这个东西,真的有这么管用吗?”

    “是啊,我们村已经三个多月没下雨了,地里庄稼都快旱死了,真是愁人。”

    姜婉晴一边整理着管道,一边淡淡的说,“当然管用了,不管用的话,我何必费这么大气力搞出来,正是因为现在干旱少雨,因此这滴灌技术才更加重要。”

    可这些衙役似乎不太相信,纷纷露出了质疑的目光。

    “我可不信,哪有这么神奇的技术,安装完了就可以不怕干旱了?”

    姜婉晴眼神有些愠怒的看着他们,“你们要是不信的话,我就带你们到地里,亲眼看看我们村的灌溉渠!”

    说完,她丢下工具,带着一行人到了地里。

    那一排排精密的管道里,汩汩清水不断的喷涌出来,而且刚好浇灌在庄稼的根茎上,这可比整日拎着水桶浇水要有效率的多!

    这些人彻底傻眼了,一股脑的跑进地里,开始研究起来。

    “太神奇了!有了这个东西,就不用到山上去挑水浇地了!”

    “是啊,我们村的庄稼也就有救了!”

    姜婉晴拍拍手上的土,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这些衙役亲眼见识过以后,都明白了灌溉渠的重要性,学起来更加刻苦认真了。

    一连几日,姜婉晴家都热闹的很,时常有人拎着瓜果蔬菜前来拜访。

    这可让李大伯一家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

    尤其是张氏,眼见姜婉晴在镇上的名气越来越高,气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她的三女儿李清清人生的标志又俊俏,只是到了出嫁的年纪,还没寻到合适的婆家。

    张氏思来想去,把主意打在了自己女儿头上。

    ……

    “什么!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让我去勾引那个呆子!”

    李清清满脸错愕的看着张氏,摆出一副嫌弃的模样,“那个呆子一无是处,我才瞧不上他呢,何况他爹只是个木匠,我嫁过去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啊!”

    张氏拉着她的手,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哎呦,我的傻女儿,你还不知道吧,这几日那个张木匠和姜婉晴一起,搞的那个什么独轮木推车,可卖了好多钱呢!这不,昨日他们家还刚刚盖起了一间屋子。”

    一听说张木匠家有钱,李清清顿时来了兴致。

    “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张氏眸子里闪着精明的目光,不住的点头,“娘怎么会骗你呢,只要你能让那个张林对你动心,他们的钱财不愁不是你的。”

    李清清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手拿起了桃木梳,自恋的哼了一声,“就凭我的姿色,还怕拿不下那个呆子?”

    “对对对,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娘下半辈子还全都指望你了!”

    ……

    这日,张林拎着两只刚打的野兔从山上下来,满心欢喜的准备回家给张木匠做饭。

    没想到迎面遇上了李清清。

    这两个人虽然同住在一个村子里,但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集。

    李清清自负美貌,眼睛恨不得长在脑袋顶上,张林不过是个穷木匠的儿子,自然入不了她的眼。

    张林往旁边闪了一下,想让她先过去,没想到李清清却把脚步停在了自己面前。

    “张林哥,你怎么在这里呀?”她双目含情,声音比春日里的黄莺还要娇柔婉转。

    张林被她突如其来的亲热态度吓了一跳,紧张的后退了两步。

    “我……我上山打了两只野兔,正准备回家呢。”

    李清清立马做出一副崇拜的表情,连声赞叹了起来,“原来这野兔是你打的呀,张林哥,你可太厉害了!”

    “那个,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张林木讷的点点头,拎着野兔把头埋的很低。

    李清清心里直翻白眼,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她灵机一动,突然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腿!好疼啊……”

    张林赶紧放下野兔,过去询问道,“你……你没事吧?”

    “张林哥,我的脚扭到了,好疼啊,好像站不起来了……”李清清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一汪眼泪让张林的心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