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就这么走-《老公每天都和自己吃醋》

    摄影师性格古怪,就算花钱让他拍,他都不去。他只找自己喜欢的。

    如果找不到合适人选,他甚至会选择当月不出杂志月刊。

    影后夏希媛还曾经参加过他的选拔,只可惜,不幸落选。

    张姐电话边和他说,万宜边收拾东西往出走。

    走出门口前,想了想,留了张纸条。

    还没出门,就撞见了司以涧,司以涧看她手上的东西,拧眉,“你这是做什么?”

    万宜说,“我有在纸条上写,我要出去工作,几天就回来。”

    “哦。”

    司以涧看着她出门,就看到张姐下车帮她拿行李。

    他顿了顿,有些疑惑,“张姐?”

    万宜上了车,张姐接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很奇怪似的,“对啊,您让我带的,您忘了吗?她一直都是咱们公司的啊。”

    “好的好的,一个杂志拍摄的工作,没问题。”

    “张姐,怎么了?是工作问题吗?”

    张姐摇头,“这倒不是,没啥事,我就是奇怪,他记性这么不好的吗?”

    到了拍摄地点,万宜终于明白需要住宿的原因了。

    摄影师一看她过来,眼窝里闪烁着明亮的色彩。

    他似乎异常兴奋,“万宜,你和广告上的没有区别,一模一样,太好了。”

    万宜有点尴尬,“那谢谢你喜欢。”

    摄影师先给了她一套衣服,让她去上妆,化妆过程中,他还在不断指导。

    这套拍摄完后,他却脸色凝重摇头,“这个不行,不是最好的效果。”

    接连试了好几套,妆容都重新画了好几遍。

    化妆师终于抗不住了,“明天再来吧,我手都开始抖了。”

    第二天,依旧是同样的工作,但摄影师明显慢慢地更满意了。

    一直到第五天,万宜都记不清自己试了多少套装扮。

    摄影师终于将心里的最后一笔画上,完美落笔。

    最后一套,摄影师出奇地安静,甚至很少嘱咐什么。

    只是呼吸都在紧张。

    咔嚓咔嚓——

    他拍了几张,没有再返工,而且很快选好了封面照片。

    万宜看着照片里的自己,甚至怀疑,这……是她自己吗?

    美得惊心动魄,让人不敢打扰。

    周围都是蓝绿色的树木枝丫,依附着少女白皙的脸颊。上面有短短的刺,却没有一块肌肤被刺破。

    万宜像是睡着了,躺在那些枝丫和大片的叶子上。

    她手心握着一朵红色的玫瑰,没有枝干,只有柔软的花蕊。

    她的衣服也是柔软洁白的蕾丝布料,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公主。

    明明引人想要靠近,想要采撷,但周围那些神秘的叶子,又让人望而却步。

    她闭着眼睛,睫毛纤长,手指放在自己的脸颊边,睡得很熟。

    摄影师激动地抱着摄像机,根本不肯松手,“天啊!太完美的创意了!”

    .

    万宜走后的几天里,司以涧从周诉那里了解到了信息。

    “你当时喝醉了嘛,为了你的清白,我就让嫂子来把你带回去了。”

    周诉纳闷,“说起来,当时夏希媛跟疯了一样,非得拉着你走。幸好有嫂子在,保护了你少男的清白啊。”

    司以涧眉目微淡,听着周诉讲,看着万宜留下的纸条,“我去工作几天,记得给小白喂粮。”

    司以涧薄唇抿起,就看领口的唇印,她可没有保护他的清白。

    她似乎……偷亲了他,还不想负责。

    自己跑了。

    如果不是小白发现证据,他甚至不会发现这件带着吻痕的衣服。

    “挂了。”

    “喂喂喂!你又给我玩过河拆桥这一招啊!司以涧!你……”

    “嘟。”

    司以涧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有什么消息一闪而过,他顺着打开图库,看到了整个相册唯一一张照片。

    万宜、小白和他,穿着同样的款式的衣服,站在一起拍照。

    像是使用魔法的巫女,小白和万宜甚至衣服几乎一样。

    而他笑着,眸子闪着光,紧紧盯着旁边的万宜。

    明明是同一张脸,他却觉得很陌生。

    那不是他。

    他不会做出那样的表情。

    他也不会选择和万宜一起,像是一家人一样,拍这样温馨又显得无比陌生的照片。

    司以涧这时候完全确定了副人格的意图。

    他把夏希媛赶走,是因为他喜欢万宜,不想万宜因为讨厌的人而难过。

    所以,万宜和他的关系很好,甚至亲密无间,看到自己的时候,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人。

    万宜,这么喜欢他吗?所以偷偷在衣服上留下唇印,是期盼着有一天他能发现?

    小白很乖地被他掌心抚摸着,不停喵喵叫。

    “铲屎官想藏的,我才不能让她藏起来呢,我要找出来!喵~”

    小白得意地舔了舔爪子,却见大魔王突然起身,“她想走,我偏不让。”

    司以涧出门,不忘把小白放在后座上。

    证人,不对,证猫,必须一起带上。

    万宜这时候已经拍摄结束,摄影师非常热情。

    不停地问她,“万宜你是专业的演员嘛?可以邀请你来做我的模特吗?我可以给你很高的薪资的!你的工资是多少,我给你三倍!不,四倍!”

    万宜挠挠头,“谢谢你啊,不过,可能不太适合。我更喜欢演戏一点。”

    摄影师很失落,“真的没有机会了吗?你的镜头感很好,而且我们很合拍,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感觉,不能再考虑不一下了吗?”

    万宜认真思索了一下,还是说,“我虽然不能做专职模特,但是以后有喜欢的主题的话,还是可以找我拍的呀。”

    摄影师只好遗憾地点点头,“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做个专访,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外面忽然有人传话,“万宜,万宜在吗?有人找你。”

    万宜还奇怪,她都没有几个熟人,究竟是谁。

    司以涧车就停在旁边,他抬眼看来,不动声色,声线清洌。

    “万宜,你就这么走了?”

    小白也在他旁边,随着司以涧的声音喵喵叫。

    若不是她就是主人公,这真像是一场抛夫弃子的戏。

    万宜只觉得满头雾水,“啊?你在……说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