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崩溃-《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22章崩溃

    每年出宫南下的皇子也都有。

    萧长洛在几个皇子里年纪最小,加上郑妃又过分的舍不得儿子,所以他是最晚入朝堂的那个。

    六部里,郑妃盯着的就是兵部。

    这些皇子里,也就只有太子曾经在兵部做过事,且颇有声望。

    只是……后面不知怎么就被调离兵部,让他进了吏部和工部。

    郑妃就惦记着儿子进了兵部,立下几个功劳然后手里再有点兵权,这样也能让朝臣们多站在他们这一边。

    子衿和太子可不一样,子衿是她和陛下相爱有的孩子,陛下自然会将这世间最好给子衿。

    她不过是顺嘴提了一句,希望子衿进兵部,陛下就同意了。

    她都已经想象好子衿迅速成长,渐渐能与太子抗衡,加上陛下的支持,彻底取代太子。

    谁知这第一步只迈出去一半,就又缩回去了。

    偏偏还是子衿自个缩回去的。

    等待皇帝到来的空当,郑妃不断的生着气,“子衿呢,你们没递口信给他?”

    侍竹和柳絮两人对视了下,只得硬着头皮道,“想来七殿下有忙的事情,所以一时没过来见娘娘。”

    “七殿下向来有孝心,此事定是有苦衷,娘娘先别急,等七殿下过来,再细问事实也不迟。”

    饶是听了两个大宫女的话,郑妃心里的怒火也没削减半分。

    不过很快,她便没心思去想这件事了。

    因为寿安面露难色的带着几个小太监过来。

    郑妃在前后左右都看了一遍,再没有看到皇帝后脸色瞬间煞白。

    “陛、陛下可是有要紧的事?”

    她这前脚刚请了陛下,要是陛下因为朝事要紧所以没来倒还好,要是去了那个贱人那,她岂不是以后都没脸面见人了吗?

    郑妃心里祈祷,不管怎么说,陛下都不应该去玉芙轩。

    两人相识相伴十多年,没道理连一个刚进宫没多久的贵人都比不过。

    寿安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肴,确实都是陛下爱吃的。

    要是搁在之前,郑妃这么准备,陛下定会觉得高兴,认为郑妃这是关心他。

    可现在……又变成了揣测帝心。

    果然伴君如伴虎,寿安这么想着。

    “陛下确实朝事繁忙。”寿安这么说。

    郑妃松了一口气,朝事和她相比,陛下选择了朝事,虽然让她很是不满,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紧接着,寿安又道,“陛下在忙完之后,会去永宁宫。”

    倒不是寿安故意要在郑妃面前说这话刺激她,只是陛下的去向在后宫里不可能瞒得住。

    所以不如直接说出来,省得郑妃日后记恨在他身上,以为他是故意隐瞒。

    “永宁宫?”郑妃疑心自己是听错了。

    她在寿安要继续开口之前心里就是一咯噔,猜测陛下可能是翻了谁的牌子。

    她几乎将后宫中的嫔妃的名字都想了个遍,包括还未侍寝的秀女,就是没想到皇后身上。

    寿安应了一声,“奴才在陛下那还有差事,就不在这多耽搁了。”

    说着,余光又悄悄的瞥了郑妃一眼,寿安这才带着几个小太监离开。

    他走出去没多久,就听到身后的宫殿里传来杯盏盘瓷摔在地上的声音。

    想来郑妃的心情,应当不太好。

    寿安原本准备回去提醒郑妃不要过多的揣测帝心的想法,也在这些声音里渐渐消失了。

    他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皇后是知道皇帝一定会宠爱林贵人的,但却从没想到这把火会烧到她的头上。

    她皱着眉头看坦然坐在那的男人,想了想就让宫人上了一桌的菜,自己则进了内殿。

    皇帝喝了点酒,脑中不断浮现经年往事。

    这些回忆让他很是感动,不由得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着内殿走去。

    他伸出手,想要推开门。

    然后……没推得开。

    内殿从里面锁起来了,一如往常。

    一瞬间,所有在皇帝脑海中十分美好的记忆化为灰烬,他愈发的恼怒,当场拂袖离开。

    寿安被吓得半死,正绞尽脑汁要怎么将皇帝哄好,至少不要无缘无故迁怒到他们这些做事的奴才时,皇帝拐了个弯,朝着玉芙轩走去。

    寿安在后面“哎哟”了一声,顿时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守在外面,让皇帝一个人进去。

    翌日一早,皇帝先去永宁宫,不知发生了什么中途又出来拐向玉芙轩的事情在后宫里传的沸沸扬扬的。

    虽然众人觉得皇帝没在初一十五去永宁宫很奇怪,不过比起这个,众人更关心的是玉芙轩的林贵人。

    毕竟在此之前,郑妃可是派了人去请陛下过去,陛下没过去就算了,还去了皇后的永宁宫。

    去了皇后的永宁宫出来,也没转个弯去拂莺楼,而是去看望林贵人。

    这便很值得琢磨了,难道在陛下心里,林贵人比郑妃还要重要了?

    众人心里不断嘀咕的同时,又忍不住派人去拂莺楼打听消息。

    郑妃将眼前能看见的瓷器都给摔了个遍,而后又打扮得十分艳丽,怒气冲冲的带着人去了拂莺楼。

    也是她倒霉,寻常这个时候皇帝早就应该去处理政事了,偏偏他心里不痛快,所以就留在玉芙轩美人乡里。

    和林贵人时不时说两句话,见她羞的脸颊通红低着头,不由得开心的大笑了几声。

    门口的人没拦得住,郑妃冲了进来。

    然后看见了林贵人坐在皇帝的腿上,含羞带怯的将双手放在男人的肩膀处。

    郑妃整个人呆住,怒火从心底冒出来,一点一点的窜成火海。

    “滚出去!”皇帝皱着眉,很是不留情面,说这话的同时也没想过将怀里的女人放下。

    倒是林贵人见状忙要下来,和郑妃请安。

    郑妃怒不可遏,而这怒意中又隐隐的带着未知的恐惧。

    这十数年来,她从未见过陛下如此宠爱一个女人。

    即便是她,当年也不过如此。

    郑妃望着男人冰冷的目光,不敢多停留生怕再发生不可预知的事情,便咬着牙道,“臣妾只是想见陛下,所以一时莽撞没有让人通报,还请陛下恕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