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命不久矣-《女扮男装后我被病娇摄政王盯上了》

    第26章命不久矣

    要说奇门八卦之术,在北国,乃至整个天下,据他所知,玩的如此精湛的,不超过三个。

    然,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便有一人,竟就在这北国,他的眼皮子底下。

    旁观的苏和珣本不打算理会他,但是在他说出:“本王虽不知苏太傅中的是何毒,但依照今日本王下属所描述,本王大抵也是猜到了一些。”

    一个拂袖,苏和珣站在了萧璟言的面前,且,手中的长剑不偏不倚,架在了对方命害之处,声音冷冽寒霜:“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擅闯我太傅府者,绝不轻饶。”

    “这世间,敢同本王如此说话之人,皆都被本王丢去了后山喂狼。”他狭长的狐狸眼眸深不见底。

    他强,他比他更强。

    他是谁,他是北国的摄政王。

    他能走到今天,脚下的尸骸又岂是少数。

    见他毫无畏惧,苏和珣手中的长剑再一次朝他逼近了些,他本就不喜萧璟言,又怎会诚恐他半分。

    萧璟言自然没有错过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狭长的眼眸微眯。

    “大少爷,眼下最重要的解了二少爷所中之毒。”苏春看着两人的战斗一触即发,连忙出声提醒。

    苏和珣停下动作,嘲讽:“你仅凭下属所说,就敢断定阿若所中之毒,是你太自信,还是你太自不量力了?”

    “三尸脑神丹。”

    萧璟言在说出这个名字时,见到苏和珣浑身一怔,他便知道,他说对了。

    趁其不备,他将架与命害之处的利器挑开。

    两队人,站开了安全距离。

    “你……”苏和珣拧眉,这名字,他今天刚听到苏怀若同他说了一遍,现在,他又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了。

    萧璟言知道的,远比他想象的要多,他询问:“本王问你,苏太傅今日毒发是否与三年前在考场毒发是一样?”

    三年前在考场的是苏安若,但……如果说一样,也的确一样。

    见对面之人犹豫,萧璟言想到刚才他对他的杀意,再次出声:“苏太傅乃是国之栋梁,皇上爱才,本王惜才,自是不希望她有任何闪失,还请苏大商人先将私人恩怨放置一旁。”

    私人恩怨吗?萧璟言与他并不相识,所以这私人恩怨,与他而言,他不明白的。

    苏和珣也深知此刻孰轻孰重,他将手中长剑递与一旁的苏春,回应:“是。”

    是同三年前考场一样。

    “呵,苏大商人见到了本王,喊打喊杀,怎的将下毒之人,留置今日?”似是嫌他脸色还是不够黑,萧璟言腹黑继续道:“竟让苏太傅毒入骨髓,命不久矣!”

    最后四个字,犹如掷地一声雷。

    苏怀若与他而言,是朝廷不可多得的良才,他虽与她有过冲突,但,剑走偏锋,马不鞭策不疾,人亦是如此。

    “你敢胡说八道,我杀了你。”苏和珣咬牙切齿,手持长剑,就要战上去。

    萧璟言无视他的威胁,冷嗤一笑:“三尸脑神丹,之所以三尸,因一年一尸,等三尸全部蛰伏体内,三尸复活,哪还有寄存者活命的道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