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你嚎个屁-《穿书文里的炮灰反派重生了》

    在原著中,童养媳身份是暨陵涧的父亲暨名献属下的孩子,三岁那年,她的父母因救暨名献重伤身亡。之后她被暨名献带回暨家,以童养媳的身份交由暨陵涧的母亲袁平婉管教。

    袁平婉和暨陵涧之间的母子关系向来不亲,更不喜无父无母无家世的小女娃当她未来的儿媳妇。可是,她为了维持贤妻良母形象,假装接纳童养媳的存在,实际上对童养媳十分刻薄,并任由其他子女对童养媳打骂。最后,成功打造成一个逆来顺受的受气包。

    童养媳在暨家的生活犹如人间地狱,要不是男主暨南星在她饥饿时给她送吃的,在她快要冻死时给她送衣送被,恐怕她活不过十岁就夭折了。

    因此,童养媳把暨南星当成恩人看待。而且,在与暨南星相处的日子里,渐渐地爱上暨南星,甚至甘愿为他挡剑试毒,为他肝脑涂地,为他付出一切。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主跟一个又一个女人搞暧昧,还落得一个被暨陵涧杀死的下场。

    童养媳至死也不知道暨南星早就不是她认识的暨南星,在她十五岁那一年,《成神录》的作者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与他同名同姓的暨南星后,他对她的态度就变了。

    因为穿书来的暨南星只欣赏有主见的女人,所以非常看不起被他设定成胆小爱哭,还总是忍气吞声的童养媳。他对她的态度变得极其敷衍,得知童养媳为他死去的消息,既不伤心,也没有为她收尸,活脱脱渣男一个。

    “花丫头,如今气候寒冷,今日怕是不会有客人来喝茶,我也不可能只对你一个人说书,你还是趁着城主府的人没有发现你之前赶紧回去,要不然城主府的人又找理由打你了。”

    说书先生的声音拉回花司桐的思绪,她看眼在收拾茶桌的说书先生,又看眼杯子里茶水。

    所谓的茶水其实并没有茶叶冲泡,里面装的不过是烧滚的热水。

    并不是说书先生吝啬,而是天下的土地因数百年来的长年天灾和战争造成了土质出现问题,使得大片土地寸草难生,再加上如今局势混乱,导致粮食成为了最珍贵的物品。所以乱城的百姓们能有余钱坐下来喝口水听说书先生说书,已是他们的恩福,要是其他附近的大城可没有乱城的平和景象。

    花司桐勾勾唇道:“谁说没有人会来?待会就会有好几个人来你这里喝茶。”

    说书先生看眼毫无动静的大门口,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有人会来?”

    花司桐露齿一笑:“因为我能掐会算。”

    这话是骗人的。

    她之所以知道待会有人会来茶肆,是因为从《成神录》书籍里看到过这样的剧情,她这些天来茶肆听书就是为了等将要来这里喝茶的人。

    说书先生没好气道:“那你到是算算我能不能发大财。”

    花司桐装出一副道行高深的样子,掐指算了算:“老先生,您命中无大财,却能在短时间内发笔横财。到时横财一到,可要付我百两白银,否则你可是要折寿的。”

    说书先生开怀一笑,当花司桐是在开玩笑:“我的横财要是超过一百两,那这一百两给你。”

    就在这时,挡在大门口的厚重门帘被人掀开,寒风呼呼吹进,外面走进两名高大的中年男人。

    说书先生微愣,还真有客人来了。

    他笑眯眯地迎了上去:“两位客官是来喝茶吗?”

    长得又高又壮又黑的男人拉开他的大嗓门:“来壶热茶。”

    “好嘞,两位客官请稍等。”说书先生快速转身进了后院。

    花司桐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趁机打量两名高大的中年男子。

    两人都身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衣,看似都是普通的平民,可是长得却一点都不普通。

    之前喊‘来壶热茶’的男人满脸凶相,额头上有道大疤,下巴还留着大把黑胡子,就好似从牢里逃跑出来的杀人犯,浑身充满杀气。另一位长得像是一个读书人,白净又斯文,然,眼神凌厉,气势威严。

    他们应该就是《成神录》剧情有里提到的人。

    花司桐在对方没有注意到她之前,快速收回目光。

    未过多时,外面传来少年们的嘻笑声。

    花司桐眸光微动,站起身对从后院出来的说书先生说道:“齐叔,我走了,欠你的五百两,我以后有钱再还。”

    说书先生愣了愣。

    她什么时候欠自己五百两?

    他怎么不知道她欠了自己这么多银子?

    花司桐走到门口挑起厚重的门帘,与正准备进门的三位少年打个照面。

    她脸色一变,慌忙放下门帘往里面跑。

    说书先生连忙问道:“花丫头,你怎么了?”

    花司桐说:“暨陵安来了。”

    暨陵安是暨陵涧的亲弟弟,一直以来都看不起童养媳,还经常打骂童养媳。

    童养媳常常被打得伤痕累累,甚至被打到昏迷下不了床。

    两位客人听到‘暨陵安’三个字,迅速抬眼看她。然后,他们听到外面传来少年的怒骂声:“臭丫头,你竟敢不经我们的同意私自跑出府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名身穿着浅绿色的锦锻华袍的俊秀少年追进茶肆,甩出手里的长鞭朝花司桐挥了过去。

    “啊——”花司桐假装害怕蹲下身体,借桌子挡住鞭子的攻击。

    啪的一声,蕴藏内力的鞭子打在桌面上,当下把桌子劈成两半。

    花司桐趁着第二鞭还没下来之前,快速躲到另一张桌子下。

    说书先生心疼道:“我的桌子诶——”

    少年的两名同伴井修明和史经义从外面追进来走到俊秀少年身边。

    井修明恶狠狠的说:“陵安,打她,狠狠打,只有打狠了,她才不敢不听你的话。”

    史经义冷笑:“修明说得对,之前就是打得太少才会让她长胆子。”

    暨陵安朝空中挥了挥鞭子:“臭丫头,你不想我抽死你,就给我滚出来。”

    花司桐喊道:“暨陵安,你父亲过几日就要回城,你要是现在打伤我,要怎么跟你父亲交代?”

    井修明冷哼:“胆子果然长大了,都敢直呼陵安的名字了。”

    他这话就像一把油浇大暨陵安怒火:“只要我不打脸,我父亲就不知道我打过你。”

    花司桐又道:“你要是打伤我,让我下不了床,你更没有办法向你父亲交待。”

    “下不了床更好,我可以骗父亲说你生重病无法来见他。我以前不也这么骗过我父亲,我父亲根本没有怀疑我。”暨陵安有的是借口骗过他的父亲:“花司桐,我是不可能给你机会见到我父亲向他告状的。”

    他又一鞭子挥了过去。

    有桌子挡着,根本就打不到花司桐。

    可怜的是被他打到的桌子,鞭子下去就被劈成四分五裂。

    “桌子,老夫的桌子,小少爷,求你别打了,别再打了。”说书先生哀求道:“你再打下去,小的就不能做生意了。”

    史经义回头斥道:“你嚎个屁,回头会赔你桌子。”

    井修明说:“陵安,打烂店里的所有桌子,看她还躲去哪里。”

    暨陵安点头:“好。”

    花司桐看他要挥鞭,喊道:“暨陵安,我今年已十八岁,你父亲回来后必会让我和你大哥成亲,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是你的大嫂,听过长嫂如母吗?你要学会敬我尊我。你要是再打我,你不仅无法向你父亲交待,你大哥也无法交待。”

    “成亲?”暨陵安冷笑:“你个臭丫头又丑又没有家世,爱哭又胆子小,没有任何本事的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大哥,更没有资格坐城主夫人这个位置。哼,我劝你别再痴心妄想,我母亲是不可能同意你和我大哥成亲的。”

    井修明嗤声:“要是换作我是你母亲,我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个丑丫头回来丢人现眼。”

    史经义一脸嫌弃地看着花司桐:“她长得丑还是小事,身上还有一股特别难闻的臭味,有一次我从她身边走过,差点就被她身上臭味给熏吐,要是你大哥娶了她,估计是饭都吃不下,连房门也不愿意进,哈哈。”

    “真有这么臭吗?”井修明幸灾乐祸:“做那档事的时候,岂不是还得憋着气或是堵着鼻子才能做到最后,哈哈。”

    暨陵安瞪他们一眼:“说她臭可以,但不能拿我大哥说事。”

    他大哥是他崇拜的对象,任何人都不能诋毁他大哥或是说他大哥半点不是。

    史经义和井修明赶紧收住笑声,岔开话题问道:“陵安,如果你母亲不同意她和你大哥成亲,那你父亲那边怎么交待?”

    “我母亲说我父亲现今不在家,等他回来时……”暨陵安眼底闪过狠戾:“臭丫头早已被毁掉清誉外嫁他人或是已经失踪。”

    外嫁他人还好,至少还留有一命,可要是把人弄失踪了,那恐怕是要杀人灭口。

    史经义和井修明无声对看一眼,看来暨陵安的母亲已想到办法如何处置这一位童养媳。

    这个童养媳还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严厉又心狠的婆婆。

    花司桐用生气的语气道:“暨陵安,我父母是为了保护你父亲受重伤而死,你们如此对待你父亲护卫的遗孤,就不怕城主府里的其他护卫都对你们暨家寒了心。”

    暨陵安根本不担心这一点:“只要我们对你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府里护卫又怎么会知道这一件事情。”

    花司桐不再出声。

    “你要是不想死也可以。”暨陵安挑起衣袍,抬起右脚踩在凳子上道:“只要你从我跨下钻过去,再一边嗑响头,一边大喊我错了,喊到我满意为止,我就饶你一命,否则我让你活不过明日。”

    “还有我的。”井修明站到暨陵安身后,跟着抬起脚踩在凳子上:“花司桐,你要是乖乖爬过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经义,你也过来,让她一起钻我们的裤裆。”

    “好。”史经义也加入了他们:“臭丫头,你快从了我们,哈哈。”

    说书先生是又气又着急,以暨陵安现在的架势,必定会羞辱花司桐后再用鞭子打死花司桐,希望花司桐不要傻到跑出来自投罗网。

    接着,他听到花司桐问道:“暨陵安,你说可是真的。”

    暨陵安骗她:“当然是真的。”

    等花司桐让他高兴够了,他再弄死她不迟。

    “好,我出来。”花司桐站起身。

    说书先生被她气个半死。

    这个臭丫头蠢死得了。

    暨陵安是不可能放过她的,她怎么就出来了。

    暨陵安拍拍大腿:“快点过来。”

    花司桐向他走去。

    说书先生真想大喊让花司桐回去,可是他不敢,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斗不过城主府的人。

    就在这时,一条大腿伸到史经义背后,猛地用力踹去。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