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师父的烦恼-《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

    第75章师父的烦恼

    顾焱看出了苏酿的惊讶,他很自然的把书放在了他的腿上,抬眸看着苏酿说道:“回来了。这书是林叔的,他走之前拿到我这里放着的。

    也是他教我认的字,我刚好现在不能动,坐在床上无聊,就翻出来看看。

    你……今天还顺利吗?”

    顾焱口中的林叔,苏酿是知道的。

    林叔全名林云飞,不是土生土长的槐树村人,据说是边关人士也是顾焱父亲的同袍。

    只是在战斗中受了伤不能再上战场,又因为他家乡所在的边关,还在打仗,所以当年顾焱父亲带顾焱回来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苏酿之前就知道顾焱打猎的本事就是林云飞教的,但她并不知道林云飞还教了顾焱认字,甚至连家里有书,她都不知道。

    苏酿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重生一次,她才发现她曾经对她的相公、她的孩子有多么的冷漠。

    “嗯。”苏酿没想到顾焱会这么细致的给她解释,压下心里的愧疚之后,猜到顾焱是在问她玉佩的事情。

    她应道:“嗯,很顺利,你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砖瓦也已经定好了,等咱们这边地基打好,那边的砖瓦也就能烧出来了。”

    她话说完之后,一双幽黑明亮的眸子看着顾焱俊美深邃的面庞,发现顾焱这段时间养在家里,皮肤不知觉的已经白了不少。

    以前深小麦色的肌肤变成了现在的浅小麦色,整个人身上那种乡下糙汉的气质也退了一些,反而带了一种骨子里的矜贵。

    苏酿觉得心里好像有许多话想要跟顾焱说,却又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以至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苏酿想了想之后,问顾焱道:“林叔好像已经走了不少时间了,他去哪儿了,以后还回来吗?”

    顾焱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不知道,林叔没有交待。”

    顾焱这话说得有些僵硬,苏酿一瞬间就听出了他的防备。

    她立即转移了话题,说道:“我今天又买了下水和猪首,我打算待会儿卤了切好用荷叶包上,给帮咱们家起房子的乡亲每人一份儿带回去。

    以前我做得不好,跟乡亲们的关系都不太好。难得这次咱们起房子,他们都还愿意帮咱们。”

    顾焱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平静的说道:“嗯,这些事情你做主就好。”

    “那我先去处理下水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叫我,我就在院子里。”苏酿又嘱咐了顾焱一声,走出了东卧房。

    她也没去想太多关于顾焱身世和林云飞身份的问题,反正她只要知道顾焱是她相公、是她孩子的爹,是上辈子给她收尸,是一心一意惦记着她的那个男人就行了。

    她出去以后,就把背篓里的下水和猪首都拿了出来,分别装在盆子里。

    猪肝、猪心比较好清洗,猪肠加了草木灰细细的搓洗的干净,第一遍用草木灰搓了以后,她还怕不干净,用面粉搓了第二遍。

    至于猪首要先在灶里把烙铁烧红了,把褶皱里的猪毛全部烧掉,然后剔除骨头,再把猪耳割开,洗干净耳心。

    她在弄这些的时候,封老走过来,嫌弃的看了她盆子里的东西一眼,一双手背在身后,围着她的盆子转悠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哎~~”

    封老这一番举动,苏酿想不注意到她都难。

    苏酿无奈的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仰起小脸儿看着又愁闷的喝了一口酒的封老,说道:“师父,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您在这儿把我头都给转晕了。”

    老头子听见这话,就毫无形象的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小徒弟啊,昨天为师跟你说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

    苏酿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脸迷茫的看着封老,“师父你昨天跟我说了什么事情吗?”

    封老看了苏酿一眼,一副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的模样,最后他还是赶紧往嘴里倒了一口酒才把火气咽了下去。

    苏酿看见他的酒葫芦,瞬间想起来,“哦,师父,你是说赚钱的事情是不是?”

    “师父,今天我去镇上万和堂的时候,万和堂的掌柜倒是给了我一条赚钱的路子,他说我炮制的干地黄不错。

    他们要制六味地黄丸,需要大量的干地黄,让我去给他们制干地黄,给我五两一个月……”

    苏酿的话还没说完,封老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伸手就往她的脑袋上一敲,“你个丫头能不能有点出息,一个月五两银子,还不够老头子我喝两壶好酒呢!”

    苏酿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凑近老头子,提议道:“师父,要不……咱们去支个幡,走街串巷去给人瞧病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