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是我的玉佩-《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

    第66章是我的玉佩

    李成蹊在男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只觉得一阵一阵心惊,心里已经慌乱成了一片。

    看着男人的神色明显是认得这玉佩的,万一这男人说玉佩是他的,他又没办法证明这玉佩是他的所属之物,那他今天这脸就丢大了。

    他这时候只后悔刚才没有好好看清楚这玉佩上的每一处细节,若是看清楚了,到时候也能好好跟男人理论一番,不至于太过狼狈。

    不管这男人什么来历,这个时候他都不能露怯。

    他挺了挺胸膛,努力做出一副不卑不亢的姿态,对男人拱了拱手,道:“是我的,不知这位兄台为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当街夺我玉佩?”

    韩池冷冽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根本不为所动,只晃了晃他捏在手里的玉佩,冷声问道:“哪儿来的?”

    李成蹊一副有些恼怒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这是在下的祖传之物,不知兄台这么问是有何意?”

    韩池目光深深的打量了李成蹊一眼,脸上少了几分凶狠煞气,多了几分恭敬,继续问道:“请问公子家中还有何人?”

    李成蹊被他问得恼火又心惊,可是又被他那一身的煞气所震慑不敢不回答,“我家中遭了变故,如今只剩下我和母亲。”

    韩池听见这话,眸中有一丝暗光闪过。

    他最近奉侯爷之命,一直在查找当初失踪的小主子的下落,本来根据之前查到的线索左右可能是小主子的人应该是槐树村那个顾焱。

    但是后来几番查证之下,发现顾焱虽然是他爹从边关带回来的孩子,但是当年先后的姐姐林国夫人在贼子入宫之后,带着小主子并没有机会去到边关。

    更何况,他曾夜探顾家,并没有找到能证明顾焱身份的东西。

    今日,他本来是在愁苦如今寻找小主子的线索全断了,不知应该如何向侯爷交差,打算去镇上的酒楼喝两杯纾解一下心情。

    没想到走到这里忽然看见了这块玉佩。

    这块玉佩是先帝还是东宫太子的时候,在跟先后大婚当日送给先后的定情之物,先后一直十分珍视。

    虽然他之前没亲眼见过这块玉佩,只一边听侯爷讲先帝先后的故事一边看了玉佩的画像,但在见到这块玉佩的第一眼,他就已经断定,这定然是先后的玉佩。

    韩池又看了李成蹊一眼,态度又恭敬了几分,“请问公子今年年岁几何?”

    李成蹊眉头皱得更紧,满肚子的窝火,这人如此查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对方态度已经客气了,再加上李成蹊也没那个胆子跟韩池对上,只能没好气的一甩衣袖,回答道:“我今年二十有四,不知兄台到底有何贵干?”

    韩池看着李成蹊的眸光又深了几分,今年是建元二十四年,小主子是安悦十年,建元元年生的,今年可不就该是二十四。

    手里有玉佩,年龄也能对上。

    韩池心里难得的有些激动,他找了小主子这么久都没结果,没想到却在大街上遇见了。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他拱手朝李成蹊行了个礼说道:“公子,我家主子跟您祖上是世交,这么多年,我家主子一直派人四处寻找公子。

    今日有缘相见,还请公子随我一同去见见我家主子。”

    李成蹊看着韩池,微微有些犹豫。

    今天是书院院长带他们去参加诗会,若能在诗会上做出好诗扬名,对以后科举出仕也有极大的好处。

    只是……

    他又看了看韩池。

    韩池穿着一身黑色锦衣,看起来虽然还算低调,但是那一身的衣料就不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的。

    他都还只是一个下人,那他的主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