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奇怪的幻觉-《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

    第30章奇怪的幻觉

    顾老太在外面桌子上帮着照顾客人。

    苏酿把每一样菜都留了一点出来,又舀了一大碗的白米饭,拿了一个白烙饼夹了满满的卤大肠,端进了东卧房。

    她刚才一直忙着没有顾得上两个小家伙,进了东卧房才发现,两个懂事的小家伙居然在卧房里,一边闻着外面的香味儿流口水,一边陪着顾焱。

    苏酿把端进来的吃食放下,就看见两个小家伙都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她半蹲下来对两个小家伙说道:“你们也快出去吃饭吧!”

    “你去吃,我喂爹爹吃饭。”顾治端起她刚刚放下的米饭,用手肘撑着艰难的想要爬上床去喂他爹。

    苏酿知道这小子是心疼她,怕她饿到了,想让她先去吃饭,只是嘴上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她从他手里把饭碗拿回来,“我刚才煮饭的时候就吃过一点儿了,现在不饿,你带着妹妹先去吃吧!”

    顾治一双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眸子看向了他爹。

    顾焱微微的点了点头,顾治看着苏酿,说道:“那好,你喂爹爹。”

    说完,他转身拉起顾妙的手,“妹妹,我们先去吃饭。”

    顾治和顾妙兄妹俩来到院子外面,都还没有上桌,就听见一桌子的人感慨道:“阿焱家的是怎么煮的这些东西啊?

    咋就这么香呢?”

    “猪大肠这东西都能做得这么好吃,以前都不知道阿焱家的还有这手艺。”

    “待会儿我得去跟阿焱家的学学,问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这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赵婶子一边嚼着卤肥肠,一边感慨的说道。

    顾治听着大人们的夸奖,不自觉的就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膛,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顾妙笑眯眯的凑近了自家哥哥,小奶音软软糯糯的说道:“哥哥,娘……娘亲……厉害吧!”

    顾治挑了挑眉,夹了一块猪肝放进顾妙的碗里,板着一张小脸,“好好吃你的饭!”

    小丫头,跟谁炫耀娘亲呢?

    娘亲又不是她一个人的!

    卧房里,苏酿喂顾焱吃饭,顾焱就安静的吃着。

    一碗饭吃完之后,顾焱终究是没忍住,问苏酿道:“你师父真的能治好我的腿?”

    “嗯!”苏酿点点头,“没有把握我是不会跟你说的。不过我师父常年在山里采药,行踪不定,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找到他老人家,你要有点耐心。”

    其实遇见师父,对苏酿来说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不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她上辈子遇见师父的时候了。

    上辈子,是她跟顾焱和离不久,那时候她跟李成蹊在一起。

    李成蹊要准备应考了,笔墨纸砚,交际打点样样都要花钱,她为了赚钱给李成蹊,不得不去更深山的地方采药。

    恰好就遇到了同样进山采药,却不小心掉到了山洞里的师父。

    她把师父救起来带回家中照顾,李成蹊虽然表面上不说她什么,但是却总是摆脸色给师父看,以至于师父养好伤之后,都没多留,只留给了她一本手札,就不告而别了。

    后来她就是靠着在师父那本手札里学到的医术扬名大安,把医馆开遍了整个大安。

    不过实际上,她前世因为李成蹊需要的花销越来越大,她也心浮气躁,整天只想着怎么才能多赚钱,所以根本就没有把师父手札上的医术研究透彻。

    否则,现在也不至于对顾焱的伤势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她倒是有点好奇,上辈子她被斩首之后,灵魂飘在空中,看见顾焱来给她收尸的时候行动如常。

    上辈子又是谁把顾焱的腿治好的呢?

    还有顾焱带着两个孩子搬家的事情,她一直都觉得很蹊跷。

    按理说,槐树村是顾焱的根,一般家里没发生重大事情,谁会搬家?

    可偏偏顾焱不仅带着孩子搬家了,她的人还打听不出来顾焱到底搬到哪儿去了,甚至连顾焱什么时候带着孩子搬走的都打听不出来。

    苏酿想着前世的事情,突然感觉头一晕,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锦衣的男人,男人身上带着煞气,进了他们家院门儿,见到躺在床上顾焱之后,却是恭恭敬敬的跪下对顾焱行了个大礼。

    顾焱先还有些惊讶,男人跟顾焱说了什么之后,顾焱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最后顾焱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似乎是答应了男人什么事情。

    等男人走了之后,顾焱就把两小只叫到了床前,神情严肃的跟两小只说了什么。

    后来就是一个黑夜,那个黑色锦衣的男人再次出现在顾家,带着人把顾焱抬走了,两个孩子也乖巧的被人抱在怀里抱走了。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