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用给我买药-《重生后,她只想撩夫种田养崽崽》

    第9章不用给我买药

    顾治一走,破旧的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顾焱默默吞咽的声音。

    苏酿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跟眼前的男人说,可是话到嘴边看着顾焱淡漠的脸色,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想了想,还是算了。

    毕竟她跟顾焱的关系一直都是冷若冰霜的,现在她要是突然表现得太过热络,反倒是引人怀疑。

    而且修复关系也是来日方长的事情,不能急在这一时。

    直到喂顾焱吃完了一碗糊糊之后,她才开口说道:“刚才李成蹊来过,我让他还了我银子,家里没米了,我打算明天一早去镇上赶集买点米面回来。

    也顺便给你抓药。”

    她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家里的药罐子里是炖着药的,但她看了一下里面的药,并不是正经药铺子里抓的那种配伍好了的药,而是顾焱之前在山上打猎的时候自己采回来的一些舒筋壮骨的药。

    这些药对简单的跌打损伤是有效的,但现在顾焱摔得这么严重,这些草药的药效就微乎其微了。

    顾焱把脸扭向一边,别扭的说道:“不用给我买药,你买点米面,别饿着小治和妙妙就行。”

    他们一家被大伯娘分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分到,就家里的那点糙米、猪油还都是奶奶偷摸着给送过来的。

    小治和妙妙两个孩子懂事,知道家里就那么点儿吃的,这两天都出去挑了野菜回来掺着吃。

    苏酿知道顾焱是觉得他自己已经治不好了,而且他现在腿残了,没办法打猎赚钱,以后家里就没了进项,与其浪费钱给他买药,不如用这个钱让两个孩子吃得好一点。

    苏酿一点儿不愁钱的问题,他们住的槐树村靠着大山,大山里不缺草药,只是村里的普通人认识的草药不多,而且不敢进入深山,所以没人采草药换钱。

    但她从小就跟着她爹在山里行走,采草药换了钱来养活一家人是不成问题的。

    她之前借给李成蹊的钱,也都是她采草药换来的。

    只是那时候她跟顾焱的关系冷若冰霜,所以顾焱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而已。

    苏酿端着碗筷回了灶房去洗刷。

    顾治一看见她,就冷冷的盯了她一眼,然后迈着小脚丫子跑进了顾焱的房间。

    苏酿知道他是担心她欺负他爹,也没在意。

    倒是她刚把手里的碗放下,妙妙就端了剩下的最后一碗糊糊捧到了她的面前,“娘……娘亲,吃……好吃!”

    苏酿看着小妙妙那张瘦得尖尖地小脸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她一手接过她手里的糊糊,一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娘亲吃。”

    妙妙听见这话,开心得笑了起来,笑得眉眼弯弯,说不出的软糯可爱。

    看得苏酿心里也是一片柔软。

    这老院子里的其他房子都已经垮塌了,就只剩下灶房和顾焱现在住的那间屋子还勉强能用。

    小治和妙妙晚上都是跟顾焱一起睡的,如今多了一个苏酿,就睡不开了。

    好在这院子里还有一些大伯一家堆在这里的干谷草,苏酿抱了一大抱谷草,在地上仔细的铺平整了,又从柜子里找了一张满是补丁的床单出来铺在谷草上,打算先就这么将就着睡着,等过段时间,她采草药挣了钱再把这老房子重新修一下,然后再新打两张床。

    苏酿做这些的时候,顾焱就默默的看着她,他一双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铺好了床,苏酿想要去烧洗澡水,如今正在伏天里头,天热得像是烤饼子一样,身上的汗水就没干过,不洗澡可没办法睡着。

    没想到她去灶房的时候才发现,顾治和古言兄妹俩已经配合着把洗澡水烧好了。

    顾治自己搭着小木墩舀了水,一点一点的运到放在院子里的木盆里,水差不多够了,顾治就招呼顾妙出去洗澡。

    苏酿看着顾妙一个小姑娘在院子里就要脱衣服,顾治还要给妹妹洗澡都惊了一下,虽然乡下地方男女大防没有高门大院里那么严格。

    但两小只都快五岁了,三岁不同席,他们早都应该分床睡觉了,更别说一起洗澡了!

    苏酿赶紧过去阻止了顾妙,“妙妙,别脱。”

    顾妙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向苏酿,奶声奶气的问道:“娘亲……不……不脱衣服……怎……怎么洗澡啊……”

    顾治也是皱着小眉头不悦的看着苏酿,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