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狐媚之术-《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才知晓男人真面目的女妖,大声喊救命。

    下一刻。

    男人施法禁言。

    幼崽虎眼底瞬间染上猩红杀意。

    脑海浮现碎片记忆,她是半妖的画面。

    骤然。

    细腰缠着的铃铛响,容颜秾丽美人的漂亮女孩,飞快冲入合明宗后山的某个山洞。

    男人听到铃铛声,下意识转过头。

    注意着山洞烛火映照着,女孩漂亮貌美的模样。

    醉酒男人眼睛,瞬间闪烁色眯眯的目光。

    “小美人,我们一起来可好?”

    醉酒男人脸上的笑容猥琐,眼睛一直盯着,渐渐走近这边的女孩。

    女孩微红漂亮的瞳仁,染着恶念凶光之色。

    下一刹。

    动作极快的冲向男人。

    莹白纤手抢走男人身上佩戴的长剑,狠狠刺向男人的双目。

    灵力低微,却明显是暴发户,喜欢刺激才来山洞,身上戴着金链子的男人,发出惨痛的叫声。

    那双曾经色眯眯的眼睛,满是血色。

    男人捂住极其疼痛的双眸,身体摔在地面。

    迷离晕眩的醉酒感觉彻底消失,脑海里只有疼这个字。

    女孩嫣红唇角微勾,漂亮猩红的瞳仁,闪烁着病态危险的笑意。

    下一刹。

    女妖站起身。

    目光微微怔住,看着女孩。

    女孩肤色柔白的精致脸颊,溅着红色。

    眼尾沾染血腥味道,漂亮眉眼溢出犹如恶鬼的神色。

    女妖回过神。

    身体迎来冷意,后退两步。

    眼前这位姑娘,着实有些渗人。

    但是,这位姑娘救了她,她不应该如此怕。

    女妖思及这些。

    立刻想跪下,磕头感谢。

    下一刹。

    女孩微微抬眼,充满冷戾杀意的眸,瞥向刚想跪下的女妖。

    伸出一只并未握剑的白皙纤手,抓住女妖纤细的手腕。

    眼底透露着兴奋病态的笑意,唇角微微上扬。

    施法解除女妖身上的低等禁言术。

    女妖对视着女孩猩红的眸,身体微微发颤。

    心里蔓延着恐慌。

    “多谢这位姑娘救我,我以后会报恩,只要是,”话未说完。

    女孩捂住女妖的嘴巴,眼睛亮晶晶,兴奋恶戾的目光,仍未消失。

    “我们一起解决他,他是一个坏人。”

    闻言。

    女妖愣住,缓缓点头。

    片刻。

    女妖想对男人动手的动作顿住。

    亲眼看着越来越疯,仿佛男人与她有仇,狠狠折磨男人的女孩。

    良久。

    女孩满眼阴冷之色,凝视着刚刚拼命想逃跑,伤到她的男人。

    雪白漂亮的手心渗出血色。

    地面染上红。

    女妖瘫坐在地上,目光显露恐慌之色,注视着身形姣好的女孩。

    “以后,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要记得报恩,知道吗?”

    说罢。

    女孩侧身,显露温软甜甜的笑容。

    仿佛刚刚病态疯狂的女孩,并不是她。

    微微俯身,挨近瘫坐的女妖。

    女妖眼瞳微缩。

    微微抓住衣袖,声音轻颤:“知道。”

    女孩猩红眸子亮亮的。

    纤手勾起女妖沾染虚汗的下巴,轻轻擦掉女妖的虚汗。

    眉眼微弯,语气温软。

    “姐姐只能留在这个学院悄悄躲起来,不然,我无法找你给我报恩。”

    说到这里。

    荔妧立刻拿出新手大礼包里的毒药,投入女妖的唇齿里面。

    女妖咽下毒药,低咳出声。

    含着不安怯弱之色的眼睛,盯着女孩。

    女孩抬起长剑,抵在女妖纤瘦的脖颈。

    “这条命是我的,你可要记住,我叫荔妧,是你的新主人,每月来这里找我,我会给你解药。”

    女妖身体微微发抖,听着荔妧的声音,渐渐出声。

    “主人。”

    女妖声音弱弱的。

    荔妧并不想再看到女妖,女妖临走之前,被荔妧安排一个,学会蛊惑人心的妖术任务。

    女妖哪里知晓,如何做任务,只能按照荔妧的指引,想办法学习。

    荔妧是通过系统,知晓女妖最适合学习的,是蛊惑人心的狐媚之术,女妖是一只狐妖,奈何从未学过妖术。

    半晌。

    修郁终于找到荔妧。

    女孩持着染红的长剑,微微侧过脸颊。

    漂亮兴奋的眸,对视着修郁。

    修郁垂着目光,凝视男人的尸身。

    女孩扔掉长剑。

    腰间佩戴着的金铃响起,跑到修郁身前。

    受伤血色的漂亮雪白左手,抓住修郁墨色的袖口。

    修郁乌黑眼眸视线微沉,看着眼前,兴奋神色仍在的女孩。

    “他欺负你?”

    说到这些。

    修郁狭长的狐狸眼,染上阴鸷的目光,瞥向男人的尸身。

    女孩扒拉着修郁的袖口,擦擦脸颊。

    唇角上扬。

    “他没欺负我,但是主人,我刚刚救了一个狐妖。

    他想欺辱狐妖,狐妖被我下了毒,以后她就是我的人,我是她的新主人~”修郁微微皱眉。

    目光落在被血色染脏的袖口,抬起指节修长的漂亮大手,掐住女孩的脸。

    “我先处理他的尸体,再回去。”

    女孩闻言,微微一愣。

    挡在修郁身前。

    修郁目光紧紧盯着,女孩渗出血迹,受伤的那只左手。

    “我自己来,太难看了,怕让主人的眼睛脏了。”

    修郁快步走近女孩。

    长指轻轻抓住,女孩左侧手腕。

    视线低垂,注意着女孩渗着伤口的手。

    眼底弥漫阴霾薄怒之色。

    女孩看不到,形态变成小少年的修郁,垂眸的神情。

    听到修郁语气微沉的声音。

    “我说过,若是再让自己受伤,我会毁了你喜欢的红宝石。”

    女孩猩红之色的眸,变回琥珀色。

    漂亮眼睛闪烁几分恼色。

    狠狠推开修郁的手。

    “你当时说,是不许脖颈受伤,未说不可其他位置受伤。

    而且,我只是个妖兽,你管我受不受伤做什么。”

    修郁早就知晓女孩兴奋的时候,对于受伤根本不在乎,才用红宝石来约束。

    良久。

    回到修郁所住的房间。

    变回幼崽虎的荔妧,被修郁按头敷药,处理左爪爪的伤口。

    结束之后。

    幼崽虎亲眼看着修郁当她的面,抢走她的红宝石,毁了一块的模样。

    漂亮的红宝石化为粉碎,沾染着床榻。

    幼崽虎抬起凶巴巴的眼睛,嗷呜嗷呜出声。

    修郁坐在幼崽虎面前的凳上。

    显露阴冷之色的眸,俯视着仰头,气呼呼的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