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狐妖-《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闻言。

    幼崽虎气呼呼的咬向修郁。

    奈何够不到修郁,咬着空气。

    修郁放下幼崽虎。

    狭长狐狸眼萦绕几分阴郁沉色,长指按住幼崽虎的后脖颈。

    幼崽虎后背袭来一股阴测测的凉意。

    温度阴冷,修长肤白的手,抚着幼崽虎。

    刚刚染上笑意的小少年,语气冷戾。

    “以后记得告诉我,你去哪里。”

    他差点以为,她是被人抓走。

    幼崽虎嗷嗷出声。

    [主人,我变人的时候有留言,留言就在桌上]修郁闻言,微微一怔。

    回想着鬼画符的那些字,他还以为是画符。

    眉心微蹙。

    又提起幼崽虎。

    幼崽虎扭头,仰视着修郁垂眸的容颜。

    “字太丑,我没认出,从今日开始,必须和我练字。”

    当日下午。

    幼崽虎跑出修郁的房间,那副不肯练字的模样,气到修郁。

    以后他绝对不承认,写字狗爬的幼崽虎,是他的妖兽。

    幼崽虎跑向祝青梅出现的位置,躲在石头后面。

    【为什么祝青梅来合明宗学习】闻言,系统上线。

    【由于每年合明宗会与祝氏交换学习,祝青梅被选做今年的交换生,来到合明宗学习】良久。

    祝青梅身影离开。

    藏在石头后面的幼崽虎,被一只手提起来。

    那人眼底充满着肆意病态的笑,目光瞥向身后的两人。

    “这种妖兽搞起来才有意思,走吧,我们去后山玩玩。”

    在这个世界,妖兽既是人修心中陪伴战斗的兽,又是人修瞧不起,甚至可以肆意欺辱的存在。

    幼崽虎仍记得,今日变成人类时间,剩余半个时辰可以用。

    良久。

    合明宗后山,山洞里面。

    点燃火光,三人打开经常使用的古代版工具。

    方才抓住幼崽虎的那人,弯腰蹲下。

    充满恶意的目光,凝视着被绑起来的幼崽虎。

    “若是成年猫就好了,我们就能更开心。”

    说罢。

    那人唇角上扬。

    抬起工具,与两人同时想触碰,被当做‘猫’的幼崽虎。

    下一刻。

    幼崽虎本要变人解决,灵力比她低的三人。

    弥漫血黑色的雾,突然出现。

    狠狠攻击着三人。

    三人惨叫出声,身体瞬间倒在地上。

    工具滑落在地面。

    三人身体犹如被千万蚂蚁侵蚀,痛苦至极。

    修郁走近。

    微微俯身,长指抱住幼崽虎。

    满眼怒色与戾气,看向躺在地上的三人。

    再次凝聚邪气,邪气似利剑,一遍遍刺向三人。

    三人像是被绞刑,身体更加痛苦,渐渐发不出声音。

    下一刹。

    修郁身体紧绷,眼眸染着猩红。

    猩红颜色的瞳仁垂着视线,紧紧盯着微微仰头的幼崽虎。

    渐渐。

    视线瞥向地上的工具。

    幼时在修家密室历练,遇到跑进密室的疯子,也是拿着工具,差一点点毁他。

    若非当时兄长修明出现及时,他怕是死在那里。

    幼崽虎跳下地面,身形化为人类模样。

    腰间金铃响起,半蹲在修郁身前。

    仰着脑袋,似猫的漂亮眼睛,注视着修郁猩红的眸。

    修郁身体迎来冷意,幼时差点被毁的后遗症显露。

    脸色苍白,弧度微挑的眼尾通红。

    那双蔓延着不安与痛苦之色的眸,紧紧盯着那些工具。

    他们竟然想用这些伤害幼虎,不可以,幼虎是他的,谁也不能伤害。

    修郁思及这些,心中邪念顿时弥漫。

    捡起地上的工具,本想狠狠刺进那些人身体。

    下一刹。

    女孩细白温软的手心,握住修郁微微发颤的漂亮腕骨。

    修郁微微抬眸,猩红的狐狸眼对视着女孩。

    “主人,我想抱抱你。”

    女孩说到这里,未曾等待修郁回答。

    放开修郁皓白如雪的手腕,扑到修郁怀里。

    修郁身体一时不稳,后背摔在地面。

    女孩紧紧抱着修郁的腰,嫣红的唇,无意间挨近修郁的侧脖颈。

    修郁身体顿时僵住,刚刚对工具害怕的后遗症感觉,渐渐没有那么浓烈。

    女孩微微抬头,眼睛漂亮灵动,紧紧盯着修郁脸颊微红的样子。

    下一瞬。

    今日买未久,保存在系统空间的冰糖葫芦,浮现在女孩精致白嫩的手心。

    女孩抬起冰糖葫芦,放近修郁殷红的唇。

    眼睛亮晶晶,满眼期待笑意。

    “吃糖葫芦~”闻言。

    修郁微微咬住糖葫芦,心底蔓延对工具的恐慌害怕,渐渐又消失一些。

    曾经他在后遗症发作的时候,吃过糖葫芦,为何没有今日的感觉?

    【温馨提示:若是再不远离工具现场,修郁的后遗症会强烈发作】女孩闻言,立刻起身。

    修郁站起。

    女孩纤白的手,牵着修郁修长的五指。

    瞥见那些人死亡之后。

    从新手大礼包里面,拿出解决尸体化水的药粉。

    须臾。

    牵着反派少年离开。

    修郁咬着红彤彤的冰糖葫芦。

    女孩微微晃下修郁漂亮的五指,声音轻快含笑。

    “主人的手,好漂亮~”修郁耳根微微一红。

    精致漆黑的狐狸眼微垂目光,嗓音微微响起。

    “荔枝,以后不可以这样夸其他人。”

    女孩松开修郁的手。

    修郁眼眸盯着女孩松开他的手,目光微怔。

    微微抬眼,视线看向女孩。

    女孩气鼓鼓的。

    “我叫荔妧,不叫荔枝,主人不许再叫‘荔枝’!”

    修郁注意着女孩这副模样,唇角轻轻勾起。

    抬起长腿,身形挨近女孩。

    染着愉悦笑意的狐狸眼,瞧着女孩眼睛圆圆,凶巴巴的模样。

    微微捏住,女孩竖起来的虎耳。

    “但主人觉得,枝枝比荔妧好听,我就叫你枝枝,我是主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女孩目光幽幽。

    伸出莹白的手,拍开捏虎耳的手。

    修郁收回修长的手。

    女孩转身,走在前面。

    乌黑长发间佩戴的步摇微晃,语气闷闷的。

    “枝枝有什么好的,明明荔妧这个名字更好。”

    …隔日,晚夜。

    幼崽虎撞见一只身形妩媚漂亮的女妖,被绑着的模样。

    女妖眼前的男人,笑容猥琐。

    “你们妖兽不就是个畜生,何况你在斗兽场那么弱,我愿意把你从斗兽场买过来,是我看得起你,你现在拒绝,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