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师妹-《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良久。

    合明宗后山。

    修郁找到一份打扫后山,即可赚到灵石的工作。

    幼崽虎趴在修郁头顶的树上,漂亮眼睛注视着修郁。

    修郁冷白手指握着大扫帚,扫着后山的尘土与落叶。

    幼崽虎啃着酸果,琥珀色的瞳,瞥见突然跑进来的白衣男生蓝衣少年,两人身后跟着三位男子。

    白衣男生背着双手,走路看起来很拽的姿势,走向修郁。

    微微扬起下巴,显露讥讽轻蔑的目光,瞧着修郁低垂视线的模样。

    “你连师父都没有,可见你是有多差,才会不被人选择做徒弟。”

    说到这里。

    白衣男生故意扔出手里的各种脏东西,放到地上。

    蓝衣少年收到指示,立刻打开装着各种垃圾和树叶的袋子。

    砰的一声。

    里面所有脏乱东西,落在地面上。

    “我听人说,你叫江渊,江渊,好好打扫地面,如果不干净,学院是不会给你灵石。”

    下一刹。

    白衣男生看见修郁仍未说话,一时有些不爽。

    持起长剑,狠狠刺向修郁。

    修郁微微抬头,阴翳含笑的漂亮瞳仁,瞧着男生。

    身形极快的避开长剑。

    嗤笑一声。

    “欺负人的方式,如此幼稚。”

    白衣男生听见修郁这番话,眼底浮现怒火。

    本想带着兄弟们,一起暴揍修郁。

    倏地这时。

    刚刚幽会结束的祝青梅,走向此处。

    目光看见白衣男生他们,立刻出声。

    “住手,不许欺负新弟子。”

    祝青梅跑向修郁身前。

    修郁看着眼前出现碍眼的光芒,微微蹙眉。

    白衣男生与其他几人,见到祝青梅,瞬间化身乖乖男的模样。

    “青梅误会,我们是来和他友好交流,怎么会欺负人。”

    几人眼底显露着痴迷与藏不住的爱慕之色,直勾勾盯着祝青梅。

    祝青梅注意到几人这副目光,心底蔓延得意的情绪。

    克制着唇角上扬的想法,侧过身。

    修郁长指捂住双眸,后退几步。

    松开捂住眼睛的手。

    方才祝青梅头顶的那道光芒,差点闪瞎他的眼睛。

    思及此处。

    修郁阴沉潋滟的狐狸眼,隐隐浮现不耐烦躁之色。

    祝青梅伸出一只手,本想抓住修郁的手。

    修郁立刻避开祝青梅。

    祝青梅维持温柔的目光,微微僵住。

    下一刻。

    祝青梅声音轻柔的响起,眼底似含着柔色。

    “你是新来的小师弟,作为比你年长的师姐,我以后会多多帮你,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师弟。”

    几位爱慕祝青梅的脑惨粉男子,听到祝青梅这番话,眼底瞬间冒出怒色排斥的目光。

    半晌。

    修郁抬眸。

    阴郁沉沉的漂亮瞳仁,凝视着祝青梅离开的背影。

    总用伪善的方式,获得其他男人的喜欢,愚蠢。

    下一刹。

    幼崽虎听到系统所讲,知晓登仙梯送予修郁的灵气,被修郁送到她体内。

    明白这些灵气,可让她每日变人一个时辰。

    幼崽虎聚集灵气变人。

    顷刻之间。

    细腰缠着精致的金铃,一袭艳红古风长裙,墨黑长发及腰,眉心迷你版的王印,被额间发饰遮住的漂亮女孩,跳下去。

    修郁微微侧头,注意着从树上跳下来的女孩。

    几位男子本想继续欺负修郁。

    猛的看到容颜漂亮的女孩,站在修郁身侧,微微扬起嫣红唇角,笑容甜甜的模样。

    几位男子以为女孩是偷偷藏在树上,新来的小师妹。

    下一刹。

    白衣男生嚣张的笑着,语气极为恶劣。

    “看在青梅师妹的份上,我们可以不继续欺负你,只要你把你赚到的灵石的给我们,我们不缺钱,就是喜欢拿你的钱。

    哦对了,旁边那个小师妹,看在你长得漂亮,我们不会欺负你,只要你好好伺候我们就行。”

    若她是身世背景不错的小师妹,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由此可见,是个没身份背景的人。

    他们最喜欢和这种漂亮师妹在一起体验快乐。

    思及这些。

    几位男子恶意猥琐的目光,落在女孩漂亮的脸上。

    霎时。

    修郁乌黑瞳仁染上猩红,手心凝聚着血黑雾色。

    本想狠狠攻击几位男子。

    女孩柔白软手,抓住修郁藏着蔓延邪气的手。

    挨近修郁精致白皙的耳骨,女孩声音低低的响起。

    “让我来,主人。”

    修郁漆黑戾气的眸,死死的盯着笑容得意,以为他和幼崽虎打不过他们的男子。

    片刻。

    修郁隐藏邪气,与女孩狠狠攻击男子们。

    女孩漂亮的鞋子,踩在白衣男子的手背。

    白衣男子疼得喊出声,脸色惨白,手背染上鞋印与血色。

    女孩微微俯身,琥珀颜色的一双圆圆猫瞳,闪烁着兴奋的笑意。

    “你说,我把你们吊起来,放在狼经常出现的地方,如何?”

    那些男子听到这些,身体瞬间发抖。

    恐慌害怕,犹如看着病态疯子的目光,看向女孩。

    下一刻。

    本想直接杀了男子们的修郁,被女孩拦住。

    女孩微微勾唇。

    晕染着恶劣笑意的瞳仁,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几位男子。

    “让他们交保护费,给我们打扫卫生,下毒给他们,让他们听话。”

    ?他们还是有些价值可以利用。

    未久。

    身体发疼的几位男子,打扫着后山卫生。

    哪怕有的都爬不起来,也必须打扫。

    他们第三次让人伺候他们,却被新来小师妹暴揍。

    他们以这样的方法,欺负过无实力的师弟师妹,却如今被‘江渊’反过来欺负。

    鼻青脸肿的几位男子,视线瞥见磨剑的小少年修郁。

    修郁明晃晃浮出杀意的眸,紧紧盯着几位男子。

    晚夜,子时。

    本以为只是被下毒,只要每月吃解药,便不会有事的几位男子,住在同一个房间。

    下一刹。

    屋里点燃烛火。

    身穿黑衣的漂亮小少年,闪烁着鬼戾阴冷之色的狐狸眼,紧紧盯着被他控制住的几位男子。

    清晨。

    流传几位男子变成太监的消息。

    曾经被男子欺负过的弟子们,得知此事,专门编成话本子,写出他们太监之后,娘娘腔兰花指的事,嘲笑这几位男子。

    几位男子因被修郁下毒原因,并不敢告诉任何人,是谁制造的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