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合明宗-《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片刻。

    合明宗要求重新排队,搜查身份。

    修郁抱着幼崽虎,站在第三排。

    前面刺眼的光芒,浮现修郁眼底。

    即便未看清那人的脸,他也确定此人是祝青梅。

    “你们不要为我吵架了,我只是排队而已,无所谓的。”

    两位站在祝青梅一前一后的男人,听到祝青梅这番话,目光看向祝青梅,一副倾慕祝青梅的模样。

    半晌。

    轮到排查修郁的时候。

    突然之间。

    修郁被一位少年狠狠推下。

    本可以稳住身形的修郁,猛的摔倒地面。

    微微抬头。

    修郁清透精致的狐狸眼,茫然无措的看恶声恶气的少年。

    隐藏修郁眼底的恶意与危险,无人察觉。

    “让开,我可是宗门长老的亲戚,我先来。”

    修郁似怔住。

    下一刻。

    站起身。

    紧紧抱着幼崽虎,侧站在其他位置。

    幼崽虎很想咬那个少年。

    修郁按住幼崽虎的爪子,低声响在幼崽虎耳旁。

    “修郁是一个邪魔外道,又怎么会被人欺负,乖乖让位。”

    闻言。

    幼崽虎懂了修郁的心思,那双暗藏微怒的眸,瞥向那个插队的少年。

    果然。

    那排查的人如修郁所想,即便看到与画像上几分相似的小少年修郁,没有过于仔细排查。

    在排查人心里,这世上相似之人并不少,何况修郁不可能变成小少年模样。

    修郁隐匿着身上的邪气。

    从凝聚着白雾色的位置,穿入。

    下一刹。

    映入眼里,是合明宗真正的宗门位置。

    刚刚的地方,只是在入口位置排队。

    修郁微微揉下幼崽虎的头,抬起青色的果子。

    幼崽虎嗷呜一下,咬住酸甜味道的果子。

    方才自称长老亲戚的少年,慢悠悠的跟着引导去住宿位置的人员,走路。

    良久。

    等待第二日,参选考核合明宗弟子的亲戚少年,瞥见和他同住一个房间的,修郁离开的身影。

    幼崽虎趴在床榻上。

    亲戚少年走到幼崽虎身前,眼睛浮出喜爱之色。

    “好乖的小猫。”

    闻言。

    幼崽虎抬起迷蒙漂亮的眸。

    下一刻。

    忽然清醒。

    注意到在她眼里,蹲下身,放大脸版本的少年。

    嗷嗷出声。

    跑向其他位置,一副警惕的模样。

    “小猫,你跑什么,我不是坏人,我只是脾气差了一点,我叫京轩,是合明宗京长老的亲戚。”

    京轩说罢。

    轻手轻脚的,想慢慢抓住,变成小猫形态的幼崽虎。

    倏然。

    刚刚归来的修郁,持着锋利的长剑,抵在京轩的脖颈。

    京轩身子僵住。

    微微扭头,对视着眉眼阴沉的小少年。

    明明之前任他推到,如今,这个人眼神,却是看着像个恶人。

    “不许碰她。”

    修郁阴鸷冷厉的双眸,明晃晃的显露杀意。

    长剑靠近着京轩脖颈位置的血管,与蜘蛛妖伤脖颈不同。

    对准血管划破,会死。

    京轩微微扯起唇角,不自觉的,像是贱兮兮的笑。

    “我知道了,你看着和之前好不一样,你是喜欢装弱弱的,和我一样,喜欢装嚣张,是不是?”

    说到最后。

    京轩胆子瞬间变大,笑的更加贱。

    修郁左手凝聚着血黑色的雾气,进入京轩的体内。

    京轩两眼空洞,状态犹如傀儡。

    修郁放下长剑。

    抱起雪白的幼崽虎,瞥向京轩。

    邪念一遍遍侵蚀着京轩。

    然而。

    与修郁预想的并不一样。

    京轩的邪念,竟然是吃成胖子。

    修郁:“……”片刻。

    明明嚣张插队,又后来贱兮兮的京轩,疯狂吃东西,致力于成为一个胖子。

    因为那时修郁阴沉杀意的眼神,京轩总想和修郁学习眼神。

    修郁并不搭理京轩。

    京轩想偷偷摸幼崽虎。

    幼崽虎跑开,嗷呜出声告状。

    修郁目光看向京轩。

    京轩瞬间缩头,脑海浮现当年的画面。

    “我不是救你,我只是救我自己。”

    “我不管,事实是你救了我,我叫阿轩,我以后就是你的兄弟了。”

    闻言。

    容色精致的小少年,戾色阴鸷的双眸,似含杀意,凝视着矮小的小瘦子。

    小瘦子跟上小少年,语气不知为什么,总有些贱兮兮的:“修郁,念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以后我会救你。”

    小修郁眼底浮现烦躁不耐之色。

    “闭嘴。”

    小瘦子听到小修郁这番话,轻叹一声。

    下一刹。

    过往的画面,从脑海里消失。

    吃着合明宗送来食物的京轩,目光瞥向小少年形态的修郁,抱着似小猫模样的幼崽虎,慢条斯理,一副矜贵小公子模样,吃着膳食的动作。

    修郁即便是邪魔外道,也是在他曾经最苦的时候,救过他的人,他会偷偷帮修郁报仇。

    幼崽虎微微侧过视线。

    视线触及京轩微微垂头的模样。

    她总感觉,他认识修郁。

    须臾。

    京轩放下碗筷,笑嘻嘻的。

    “你叫什么名字,你这么厉害,我以后认你做老大,可以吗?”

    修郁眉心微蹙一下。

    颇为嫌弃之色的目光,落在京轩身上。

    “名字江渊,不可以。”

    何况,这个京轩过于古怪,嚣张怂贱兮兮都是京轩表现的样子。

    思及这些。

    修郁隐隐闪烁着危险之色的眸,注意着京轩的表情。

    京轩略显失望,继续吃着食物。

    晚夜落幕。

    京轩察觉修郁排斥他,一副仗着是长老亲戚的模样,必须换房间。

    良久。

    京轩住在隔壁。

    修郁独自一人,住在房间。

    清洗沐浴。

    半晌。

    身穿薄款长袍,乌黑眼睫长翘,冷白肤色锁骨染上水珠的小少年,身形瞬间变回快要及冠的少年形态。

    锁着门的房间之内。

    幼崽虎跳到修郁身前的高桌上面。

    修郁坐在床榻。

    微微抬眸,目光凝视着幼崽虎。

    “京轩定有问题。”

    幼崽虎微微点下小脑袋。

    修郁瞥见幼崽虎脖颈缠着的白色布料。

    温热修长的手,轻轻抱起幼虎,放到床榻。

    侧过身,坐在幼崽虎身旁。

    “今日,还能再邪气转灵气一次,你变回人,给你处理伤口。”

    她的虎身毛绒绒,遮住脖颈的伤口。

    上次敷伤口的药,差点没涂好。

    思及此处。

    修郁转化的灵气,传入幼崽虎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