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幕后主谋-《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幼崽虎晃了下短腿,眼睛看向修郁。

    修郁摘下面具的容貌,浮现森森戾色。

    “虽然他们有实力,但是人会有邪念,只要不是实力比我太强,他们的邪念,都会降弱他们的实力。

    有些正道弟子,低估心中的恶念与邪念,而吸取他们的邪念,我会增长实力。”

    当然,吸取邪念过胜,他也可能会被邪念侵蚀心智,成为没有理智的疯子。

    这条路走了之后,他就没想过会好好活着。

    未久。

    那些其他家族派来的人修,出现此地。

    故意摘下面具,吸引人修注意的少年修郁,眼底透露出冷厉杀意。

    人修们警惕修郁,知道修郁曾经杀了祝氏多位人修。

    没有轻视修郁。

    修郁乌黑眼睛逐渐闪烁血红之色,唇角上扬。

    墨色长发间插着一枚玉簪。

    长指取下玉簪,聚集邪念变成的灵气,投入幼崽虎身上。

    顷刻。

    一袭红衣艳艳,明明是老虎,却变人之后,拥有一双猫眸的漂亮女孩,站在修郁身侧。

    细腰间的金铃叮叮的响起,悦耳动听。

    人修们见到幼崽虎瞬间变人的模样。

    想到传闻幼虎天赋强,会变人的那些话。

    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女孩。

    若是他们得到这个老虎,他们既可以让女孩成为他们的妖兽,又可以肆意欺辱。

    在这些人修心中,妖兽只是玩物与陪伴战斗的畜生而已。

    修郁注意到人修眼里浮现的贪婪恶意,心底没来由染上怒火。

    眼神病态似发疯的少年,狠狠攻击那些人修。

    自信的人修,渐渐发现因为被吸取邪念,而自身实力降弱。

    女孩记得礼貌待人。

    一个个人修全部摔在地上,身体无法行动之后。

    女孩挨个三鞠躬。

    唇角弯着,眼底盛满兴奋之色。

    持着两柄长剑的莹白手指,沾染红色。

    “谢谢你们送死,送钱财,你们真的超级好。”

    下一刹。

    修郁与女孩同时抬起长剑,彻底结束了这些人修的生命。

    女孩半蹲在看起来最有钱的人修身旁。

    白肤指尖,差点触碰着人修腰间的钱袋子。

    修郁抬起女孩之前让他买的手帕,捂住女孩娇白染红的手。

    女孩仰起脑袋,望着渐渐俯身的少年修郁。

    “我来取钱,你去洗脸。”

    女孩反手扣住修郁的手指。

    漂亮的眉眼扬起笑意。

    “主人脸上也有红色,我也帮主人洗脸可好?”

    修郁察觉女孩紧扣着他的手。

    不知为何,感觉脸似乎在发烫。

    立刻抽回手。

    侧过视线,瞥向远处的河边。

    “尸体,钱财,我会处理,我们五五分,你先去洗脸。”

    女孩灵动琥珀色的双眸,眨巴一下。

    站起身。

    倾身靠近,好似可以亲到。

    修郁身体微僵。

    “主人,我去那边洗脸,记得去找我。”

    片刻。

    金铃响起。

    女孩跑向那边的河岸。

    柔软染红的手,落在清澈的河水里面。

    捧着干净的水,扑在脸上。

    【温馨提醒:反派修郁,对宿主信任值上升10】女孩沾染水珠的乌黑羽睫微微颤下。

    白净漂亮的脸,浮现古怪神情。

    她都没有做什么有意义的事,他为何突然上涨信任值。

    【友情提示:反派修郁这一次是想前往合明宗,接近合明宗门里的某一位,曾经参与杀害修明,灭修家一族的长老那位长老行踪不定,只知道每一年都会回到合明宗门,为何回来,做什么,并不知晓修郁只能守株待兔,隐藏邪气,去做合明宗的弟子合明宗二十年一次招生,这一次机会并不容易,修郁会想办法爬上登仙梯登仙梯:是作为参选进入合明宗弟子的一次考试】听见这些信息的女孩,一时有些懵。

    片刻。

    总感觉她以前就知道这些信息的女孩,忽然发出疑问。

    “这次,我是第二次入这个世界,但是我忘了之前记忆,对吗?”

    系统【关于记忆问题,本系统无权过多回答】女孩:“……”半晌。

    修郁处理完那些尸体,前往河边。

    瞥见女孩像个晒太阳的猫咪,躺在清除干净的草地,放着从包袱里拿出的薄被上面,仰起头,看向天边云朵的模样。

    修郁坐下。

    女孩缓缓起身,侧眸看向修郁。

    摊开手心。

    眼睛微亮,笑意环绕眼底。

    “灵石~”修郁五五分,塞给女孩灵石。

    “我这次打算去合明宗报仇。”

    女孩打开酒壶,塞到修郁手里。

    瞳仁仍旧晶亮亮的笑。

    “是不是想说心事,那就喝酒。”

    修郁愣住。

    随后。

    唇瓣染上酒壶滴落的酒水,乌黑眼睛放空状态一般,盯着别处。

    “如果不是兄长,我连修家的仇也不想报,我只想杀了害死兄长的人,兄长说,他在意修家,让我活下去,替他要守护的修家报仇。

    兄长很好,只是可惜,他命短,不是说好人会有好报,为何兄长会死,我却活下去,我明明,不是个好人。”

    逐渐。

    修郁沾酒没几口会醉的属性,彻底暴露在女孩面前。

    女孩抬手,戳下修郁。

    倏地这时。

    修郁长指忽然扔下酒壶。

    狠狠按倒女孩。

    女孩微微皱了下眉。

    修郁漆黑漂亮的瞳,紧紧盯着女孩。

    骨节修长的大手,勾起女孩下巴。

    女孩怔住。

    他不会是把她,当他喜欢的人了吧?

    修郁侧过头。

    挨近女孩的脸颊,声音略哑。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并无清醒意识的少年反派,脑海浮现一段段模糊的画面。

    即便看不清画面,反派修郁,仍觉得眼前的女孩,与他并不是认识很短,而是认识了很久。

    女孩本想出声。

    倏然。

    时间到了。

    女孩变回毛绒绒的雪白.幼崽老虎。

    幼崽虎困意袭来,爬到修郁的怀里。

    夜色阑珊。

    皎洁弯月映照着河边躺下的妖兽与少年。

    良久。

    渐渐醒来,并不记得醉酒记忆的少年反派,微微低眸。

    注视着怀里看似乖巧,趴着入睡的幼崽虎。

    修郁轻轻抱起幼崽虎,脚步声并不大。

    渐渐进入盖好的帐篷里面。

    修郁侧身躺下。

    …翌日。

    又再专心修炼隐藏邪气的修郁,听见帐篷外面,传来幼崽虎奶音嗷嗷声。

    半晌。

    【温馨提示:当年修郁的家族被害,不仅仅只是那些人贪图修家过多的钱财,害修郁家的幕后主谋,不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