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刑夜城-《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修郁微微扭头。

    面具遮住容颜,露出一双漂亮眼睛,看向女孩。

    “我真的不会卖酒。”

    半晌。

    女孩积极卖酒,修郁犹如哑巴。

    目光瞥向修郁吃完糖葫芦,像个小孩,一直眼巴巴的看着卖糖葫芦位置。

    女孩把从祝氏人修尸体身上拿来的灵石,全部塞给修郁。

    “买你的糖葫芦,不要再看了。”

    修郁刻意绷着脸色,忘记自己戴面具,女孩根本看不到他的神情。

    “是你求我买的,不是我想买。”

    女孩摆了摆手。

    啊对对对,他说的都对。

    女孩思及这些,瞥向来买酒的那人,身上佩戴祝氏人修的身份玉牌。

    那人身旁的少年,语气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贱兮兮。

    “听说了吗,修郁现在练失传已久的邪术,而且,还养了一只天赋强的老虎。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杀修郁立功,迎娶青梅师妹。”

    那人听到少年的声音,侧头瞥向少年充满期待之色的眸。

    “祝青梅宣传修郁邪功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那么多人想杀修郁皆未成功,你凭什么?”

    少年:“……”*半晌。

    修郁咬着冰糖葫芦,站在成衣铺子门前。

    想起幼崽虎怕冷。

    走近铺子里面。

    “有没有,适合老虎穿的衣服。”

    本来笑脸相迎的人,瞬间笑容龟裂。

    他没毛病吧,正常人哪里会给老虎买衣服。

    容颜被面具遮住,又咬了一口糖葫芦的少年修郁,注意到刚刚笑脸的人,如今逐渐笑容消失的模样。

    墨黑的眸,盯着眼前的人。

    “我需要一件男款衣袍,女款长裙,还有现场制作给幼崽老虎的衣服。”

    闻言。

    成衣铺的人,立刻笑容满面。

    现场制作虎崽的衣物之后。

    收到修郁递来的灵石。

    这个世界灵石和银两都可以用,且有专门灵石兑换银两的位置。

    已经换衣,褪下粉色衣袍的少年,身穿一袭漆黑长袍。

    抬起面具,遮住精致白皙的容貌。

    轻咬着糖葫芦,殷红唇瓣沾染糖味。

    修郁微微垂着慵懒漂亮的眼睛。

    颇有些困倦的少年修郁,回到卖酒的位置。

    女孩瞥见少年修郁走近这边,唇角微微上扬。

    修郁视线触及女孩眉眼微弯的笑颜,微微一怔。

    片刻。

    修郁坐在女孩身侧的椅子上。

    冷白手指扶着额头,闭上漂亮眼睛,睫毛卷翘微颤。

    未久。

    新来的,买酒的几个祝氏小师弟,注意到女孩眉心印着王印。

    眼睛好奇的看着女孩。

    “我记得祝师姐说,修郁身边有一只会变人的幼崽虎,你会不会是那只幼崽虎。”

    老虎的脑袋上,就有一个王印。

    本在假寐的少年修郁,睁开漆黑狭长的眼眸。

    隐隐闪烁危险与警惕目光的瞳孔,凝视着刚刚出声的某位小师弟。

    女孩琥珀色的猫瞳,哪里像是幼崽虎的眼睛。

    微微弯着漂亮的猫眸,眉眼笑意温温软软的。

    “幼崽虎如果变成人,也应该是一个小孩,怎么会是我。”

    闻言。

    方才发言的白衣小师弟,微微点头。

    “说的也对,对啦,如果以后见到修郁,记得通知我们,他可是个人见人厌的大魔头,会杀人的。”

    女孩眼里闪过一抹暗色。

    颜色犹如琥珀的漂亮瞳孔,浮现几分害怕之色。

    “杀,杀人,我手无缚鸡之力,碰到他,我只想逃跑,又该如何通知你们,何况,我也不知道如何通知。”

    祝青梅的另一位小师弟笑嘻嘻的。

    “去乐来客栈通知即可,这是我们青梅师姐,画修郁的画像,你拿这张图,就能辨认出来。”

    须臾。

    女孩摊开那张画像。

    身姿修长,容颜绝色,眉眼之间透露出仇恨疯狂的少年,像是在画中活了一样。

    没想到祝青梅脑子不好,画功却还不错。

    半晌。

    那些祝氏的人修,笑哈哈的离开。

    偷偷喝酒的人修们,并不知晓他们见到修郁。

    他们是被祝青梅光环影响的人,智商偶尔下线。

    女孩抬起装饰品,佩戴在眉心。

    修郁一只修长的手,抓住女孩数着灵石的手。

    女孩柔软白皙的手指微微一僵。

    侧过脑袋。

    目光对视,戴着面具,露出狭长狐狸眼的少年。

    修郁溢满森冷之色的视线,凝视着女孩满眼含笑的瞳。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现在就走。”

    【第一个支线任务,荔妧宿主已经完成,奖励碎片记忆,延缓发放,宿主莫要急】女孩并未听清修郁的声音,脑海里响起系统的言语。

    夜幕降临之前,粉色的云朵映入天空。

    变回幼崽老虎的荔妧,趴在修郁的怀里。

    由于修郁之前未易.容.去过客栈住宿,如今被祝氏一族的人发现,修郁目前,只能连夜带着幼崽虎,离开这个位置。

    马车里面。

    幼崽虎微微抬头,嗷呜出声。

    听懂幼崽妖兽语言的少年,修长手指抓住酸果子,放进幼崽虎唇边。

    幼崽虎眼睛亮了一下,嗷嗷的出声。

    吃着酸果子,干净漂亮的幼崽虎耳,微微抖了一下。

    下一刻。

    修郁掀开身侧的马车窗帘子。

    黑漆漆的眸,目光瞥向外面的林子。

    “我要去一个地方,最近会很缺钱。”

    所以他打算,等那些自认为实力不错的人来杀他,反杀那些人之后,可以得到那些人的灵石。

    幼崽虎跳到修郁的肩上。

    虎崽奶音嗷嗷一声。

    [你省点花就不会缺钱,你太败家啦,这辆马车就花了好贵的钱,我们其实可以走过去的]修郁手心按住幼崽虎的脑袋。

    眼底显露阴翳仇恨之色,唇角轻勾,颇像阴森森的笑。

    “太慢了,接近那个人时间本就长,路上再耽误时间,我会很烦。”

    幼崽虎并未继续出声,微微低下脑袋。

    片刻。

    跳进修郁怀里,脑袋拱拱修郁的衣物。

    贴贴修郁。

    …次日。

    刑夜城郊外树林。

    幼崽虎趴在树上,听着修郁的声音。

    知晓修郁打算等杀他的人来临,幼崽虎发出虎言,嗷嗷的响起奶音。

    [主人确定有把握对付他们?

    他们知道主人不是废物,定会派有实力的几个人来杀]修郁坐在树上。

    长指拎起趴在树上的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