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三百岁-《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修郁修长分明的手,抱住变成少女模样的魂体荔妧。

    根本没有仔细看荔妧的容颜,修郁一心只有契约。

    荔妧嫣红漂亮的唇,瞬间被堵。

    渐渐。

    修郁的魂体与荔妧的魂体绑定。

    …下一刹。

    荔妧魂体回归幼崽老虎的身体。

    听到系统讲解的方式,尝试用修郁邪气转化的灵气,聚集体内。

    顷刻之间。

    幼崽虎嗷呜一声。

    身体瞬间爆发出浅红色的光芒。

    修郁施法攻击那些师兄弟,瞥见幼崽虎身上散发的光芒。

    黑如墨色的眸,闪烁几分笑意。

    小幼崽喜欢,他就不全杀了,留给她处理。

    修郁思及此处,侧身,后退多步。

    幼崽虎身形瞬间,变成一位身姿姣好,容颜秾丽漂亮,一双琥珀色瞳孔似猫眸,眉心印着迷你版王印的女孩。

    女孩微微扬起唇角,笑容甜甜的。

    修郁站在女孩身侧。

    乌黑狐狸眼紧紧盯着女孩侧颜。

    不知为何,莫名觉得熟悉。

    女孩转过身,一把抱住修郁。

    修郁微微皱眉。

    “做什么?”

    女孩满眼晶亮亮的注视修郁。

    下一刻。

    女孩抢走修郁手里的长剑。

    修郁看着他的佩剑,被女孩握在手心里面。

    女孩持着长剑,速度快准狠,冲向那些被邪气干扰的师兄弟们。

    骤然。

    祝青梅猛的又出声。

    “我这就去叫其他人来救师兄弟们,这只幼崽虎天赋强容易变成人,师兄弟们如果可以,一定要抓住她。”

    说到这些。

    祝青梅本想逃跑。

    修郁听见祝青梅的这番话,眼底闪烁着暴虐阴鸷的目光。

    迅速靠近祝青梅。

    如玉冷白的长指,狠狠掐住祝青梅脆弱的脖颈。

    一时不知名的怒火冲上心底,暂时忘记祝青梅有好运保护。

    一道天雷出现,劈向修郁。

    修郁使用邪气保护自己,却仍然受了伤。

    祝青梅看见修郁松开她的脖颈,紧皱眉心,侧摔在地面上的模样。

    立刻侧身,以女主光环的速度,逃跑极快。

    修郁咬下泛着血迹的唇瓣。

    听到女孩清软的声音。

    修郁侧过视线,看向长剑抵在其中一位祝氏的人修身上。

    人修的脖颈被长剑划伤,他是这里面带头的存在。

    女孩显露兴奋戾色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人修。

    人修脸色难看,唇齿弥漫血腥味。

    “我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不会直接杀了你~”女孩瞥见其他祝青梅的师兄弟们,并不敢上前,明显因为她手中的人修,才会这样。

    略显猩红的漂亮眼瞳,浮现恶劣饶有兴味的笑意。

    长剑离开人修。

    人修身体瞬间倒在地上。

    女孩抬起长剑,趁着人修想站起来的时候,狠狠刺在人修身旁的地面。

    其他祝青梅的那些师兄弟,看到他们的大师兄这副模样,立刻回到原地,生怕再靠近一步,会害死大师兄。

    大师兄人修微微仰起目光,看向唇角轻勾的女孩。

    女孩脸上溅着大师兄的血迹,雪白漂亮的脸,绽放着乖巧的笑意。

    “谢谢你,今日被我杀了呢,我真有礼貌~”大师兄未来得及出声。

    下一刹。

    女孩长剑刺穿大师兄。

    浓烈殷红的血迹渗出。

    明明容貌不见半分鬼厉,却让人感觉格外残忍恶劣的女孩,瞥见那些师兄弟们冲上来,明显是气急了,红了眼的模样。

    然而。

    早就被邪念影响的师兄弟们,极其容易死亡,哪里会是女孩的对手。

    像极了反派大魔头,眼底明显萦绕着嗜血杀意的女孩,抬起满是血迹的长剑。

    修郁缓缓站起身。

    那双充满恶念戾气的眼睛,视线触及女孩略显疯态兴奋的模样。

    修郁怔住。

    她不是很乖吗,怎么现在,比他都像恶人。

    逐渐。

    女孩走近仅剩两人的祝氏人修。

    两位人修浮现恐慌惧怕的神情,不停的往后退。

    “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来这里,我求求你,放了我们。”

    说罢。

    牵着另一人的人修,与身旁的人跪在地上磕头。

    砰砰的磕头声,并不吸引女孩的注意。

    女孩轻笑一声。

    “我是个有礼貌的妖兽,你们怕我做什么?”

    两位人修抬起脸,磕头磕破。

    目光看向女孩。

    女孩鞠躬。

    人修本觉得女孩突然脑子有病,本想跑路。

    下一刹。

    女孩抬起从人修手里抢来的另一把长剑。

    雪白肤色的双手持着两柄长剑,狠狠刺在人修身上。

    “鞠躬是对逝者的礼貌,我很懂的~”两位人修睁大眼睛,身上被刺穿。

    他们体内疼痛蔓延,浑身血迹像被抽干。

    女孩扔掉手里的长剑。

    微微蹙眉。

    眼底嫌弃之色明显。

    “为何都如此废物,没意思。”

    【警告警告,宿主恶念值过高】闻言。

    女孩微微弯唇。

    走近其他人修尸体身旁,夺走他们身上的灵石与法器。

    修郁身上邪气转化灵气过于困难,只能让她维持人类模样一个时辰。

    这些提供灵气的法器,可以给她再提供,变成人类的两个时辰。

    修郁走向身穿嫣红古风长裙,细腰缠着金铃的女孩。

    女孩微微转身,仰起头,看向渐渐俯身的少年修郁。

    修郁语气危险,眼底暗藏隐隐的杀意与兴味。

    “你是一个幼崽,为何会变成少女,而非小孩模样。”

    女孩抬起包裹好的那些法器与灵石,抱在怀里。

    漂亮瞳仁眨巴一下,盯着修郁墨色的眸。

    “主人,我们妖兽九百岁才算成年,即便我们变成少女模样,依旧还是幼崽。

    我现在才三百岁,没有到嫁人的年纪,成年的意思,就是可以到嫁人的年龄。”

    女孩举着三根葱白细嫩的指,眼睛微亮,唇角微微上扬的笑道。

    修郁伸出精致透白的手,戳下女孩眉心的王印。

    轻嗤出声,语气恶劣。

    “一只妖,哪里有资格嫁人。”

    说罢。

    修郁后背隐隐散发的血腥味,蔓延到女孩的鼻尖。

    女孩闻到味道。

    立刻把装法器灵石的包袱,塞到修郁怀里。

    站起身,跑到修郁身后。

    “主人,你受伤了。”

    修郁微微嗯了一声,黑沉沉的狐狸眼,瞥向那些人修的尸体。

    此地不宜久留,按照祝青梅那张嘴,定然会大肆宣传,他不再是被废了的废物,而是会邪魔外道的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