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是一个好人-《幼崽老虎被反派带走了》

    小老虎眼底浮出亮晶晶的兴奋目光。

    她就喜欢刺激危险的!片刻。

    修郁放下小老虎。

    幼崽小老虎趴在地上,微微仰起漂亮的毛毛脑袋,琥珀色的瞳孔盯着俯身的少年修郁。

    修郁肤色苍白染血的漂亮手指,拎着小老虎。

    小老虎精致琥珀的眼睛,对视着修郁狭长的狐狸眼。

    修郁那双明显危险阴沉的目光,凝视着嗷嗷叫的小老虎。

    他是不是想现在契约她。

    小老虎思及此处,眼睛更亮。

    修郁略显苍白干涩的唇瓣,微微张开。

    冷嗤一声,语气似乎充满恶意。

    “你若是不讲出,如何凭空变出药丸与避雷针,以及你是如何做到,变成人暴揍祝青梅的这件事,我就把你杀了。”

    幼崽小老虎睁大漂亮琥珀眼瞳,眨巴下眼睛。

    微微歪下软圆圆的虎脑袋,仿佛不懂修郁在说什么。

    他不会杀她,他要收她做契约妖兽,何况,系统说过,她在这个世界可以重启,不会真正死亡。

    思及此处。

    幼崽小老虎注意到,修郁低首垂眸,狠狠掐住小老虎的一只耳朵。

    小老虎耳朵发疼。

    张开虎牙,狠狠的咬向修郁。

    修郁精致如雪色白皙的腕骨,渗出浓郁猩红的血迹。

    一双阴翳黑漆漆,天生似含情的狐狸眼,凝视着凶巴巴的幼崽老虎。

    小老虎嗷嗷两声,虎言虎语。

    修郁听着小老虎的虎崽奶音,眉心微微蹙着。

    “母老虎,不要说我听不懂的话。”

    闻言。

    幼崽老虎眼睛微微睁大。

    这人能听懂她在说什么?

    等等,他说她是母老虎。

    荔妧瞬间嗷嗷的又叫出声。

    你才是母老虎,我姓荔,叫荔妧!幼崽老虎的妖兽声音,响在修郁耳畔。

    修郁白瓷似染血的长指,微微捏着荔妧的老虎耳朵。

    溢出慵懒散漫之色的眸,瞧着气呼呼的小老虎。

    腕骨传来的痛意,似乎影响不到修郁。

    修郁犹如感受不出疼痛。

    唇角轻轻勾起,萦绕笑意。

    “母老虎脾气真大。”

    幼崽老虎眼睛幽幽的对视着低眸的少年。

    修郁察觉幼崽老虎幽怨的目光,又揉揉幼崽老虎的耳朵。

    小老虎闻到修郁身上血衣沾染的血腥味道,抬起幼崽爪子,挠着修郁的衣裳。

    奶音嗷嗷叫,一副嫌弃血衣的模样。

    修郁注视着小老虎堪比活人生动的表情,乌黑的狐狸眼微微怔住。

    下一刹。

    猛的想到邪功里面,包括可以听懂妖兽言语的法术。

    修郁白皙指尖蹿上黑血色的雾气。

    雾气瞬间钻入小老虎的眉心。

    幼崽老虎眉心的王印,隐隐被雾气侵染一般。

    “这回,我可以听懂你在说什么。”

    说到这些。

    修郁眼底浮现几分兴味之色,瞧着愣住的小老虎。

    幼崽小老虎奶软的虎崽声音,像个软糯糯的小猫音。

    [你的衣服好脏,我不想靠近你]修郁黑沉漂亮的瞳仁,视线微呆。

    须臾。

    修郁微皱眉心,阴测测的漂亮眼睛,像是从鬼门出来的恶鬼,含着杀戾之色。

    “信不信再嫌弃我,我杀了你。”

    修郁的尾音刻意压低,仿佛这样,才能显得他更吓人。

    幼崽小老虎冷哼一声,拿出新手大礼包里面的粉色长袍。

    修郁注意到粉色衣裳,目光微沉。

    [穿吧,干净又漂亮,粉色娇嫩,很适合你]幼崽老虎说罢,琥珀眼睛晶亮亮的盯着修郁。

    他穿粉色,一定不娘又好看。

    修郁抬起小老虎怀里的长袍,放下嗷嗷叫的小老虎。

    烛火附近,夜幕极亮。

    映照着树林之间,容颜绝色俊逸的少年,坐在树下,抬起修长的手,抚着粉色长袍。

    眼底显露明显的嫌弃神色。

    语气略显低沉:“质量太差,我不穿,还有,这件衣服又是怎么来的?”

    幼崽小老虎爬到修郁的怀里,脑袋拱拱修郁染血的衣裳。

    [其实,这是我的父母,在我的灵魂里面留下法器和衣服,所以,今天我才能拿出避雷针药丸和衣裳]说到此处。

    幼崽小老虎仰起头,奶呼呼的漂亮老虎脸,落在垂首的少年视线里面。

    修郁放下粉色的衣袍。

    骨节分明的指,拎起小老虎的后脖颈。

    幼崽老虎歪头,耳朵一抖抖的,漂亮的虎尾耷拉着。

    修郁满眼恶劣戏谑之色。

    “原来你还有父母,你父母在哪里?”

    幼崽虎故作哭唧唧的嗷嗷出声[他们死了,我是一个孤儿]修郁暗藏薄凉阴暗之色的眸,染上几分笑意。

    长指触碰着幼崽虎的虎身,微垂眉眼。

    低低的笑出声。

    “我信你。”

    【温馨提示:修郁反派,对宿主信任值下降】幼崽老虎沉默一瞬,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修郁。

    [你信我吗?

    ]修郁微微勾唇,语气温和的有些诡异:“当然信你。

    不过,你可信我,是一个好人?”

    小老虎思索片刻,点下小脑袋。

    [我也信你]闻言。

    修郁轻嗤出声。

    充满讥讽之色的眼睛,俯视着微微竖起虎耳的幼崽虎。

    “母老虎真蠢。”

    听到‘母老虎’三个字,幼崽虎气的狠狠瞪了一眼修郁。

    挥了挥虎爪。

    凶光乍现的琥珀色眼睛,怒视唇角仍含笑的少年。

    [都说了我叫荔妧,荔枝的荔,女元的妧!]修郁微微点头,语气透露着隐隐的笑意。

    “知道,你叫荔枝。”

    修郁像是察觉不到小老虎生气,提着竖着耳朵的小老虎,前往一处位置。

    今晚月亮格外亮。

    修郁缓缓褪下染血的衣裳,落入河水里面。

    幼崽虎被修郁拎到水里。

    修郁捏捏幼崽虎微红的毛茸茸耳朵。

    浮现新奇之色的眸,瞧着闭嘴,并未嗷嗷叫的幼崽虎。

    “我是人,你是妖兽,你怎么还会害羞?”

    紧紧合着眼睛,绷着虎身的小老虎,假装听不到修郁的声音。

    半晌。

    修郁犹如冰肌玉骨的肤,渐渐干净。

    早就被清理干净的小老虎,趴在修郁的包袱上面。

    修郁修长的指,拿起岸边的粉色衣袍。

    未久。

    修郁敞开的衣袍,隐隐显露修郁身上的伤疤。

    那些伤疤,明显陈年旧伤。

    萦绕着伤疤的纹路,丑陋不堪。

    修郁低垂视线,盯着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的小老虎。

    小老虎抬起虎脑,仰视着在她眼里,似巨人的修郁。